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19 金箔丸

119 金箔丸

香囊男子举起两根手指,轻声细语,气度超然。

立刻的就有人送来一个登机箱,当着柳大娃的面打开。

“八万。自己点。”

看着柳大娃舔着口水数着钱的恶心样,香囊男子抬手拿起香囊凑到鼻前,轻轻摆手。

当下两个板寸头就将柳大娃客气的请到一边。

随后,有人取出白色的生化服,由专人喷洒消毒水之后又由专人服侍香囊男子穿上。

在穿上防护服之前,又有人拿出高防护口罩为香囊男子戴上。

接着又是护目镜,防护鞋,手套足足套了三层。

八个身着最高等级防护服的男女将香囊男子护在其中快步走进老屋。

九个人最先去的地方就是飞檐主梁。

“还在!”

“上去!”

“快!”

主梁上残存的一束乌黑草药取下来立刻送到香囊男子手中。

香囊男子凑到眼前一看,唰的下摘掉护目镜,扯掉防护服面罩。

小心翼翼夹了米粒大的一块野草送入口中,顿时间沉稳的俊脸上现出一抹激动的异色红。

“就是她!”

“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

“通知机场,我们一到马上起飞。”

“去给爷爷报告,五叶黄连,我找到了。”

“五叶黄连一送到,即刻给老总配药。”

随后,两个男子打开一个超大银白色的特制箱子,慎重将这一束乌黑草药放入其中。

当下九个人即刻出门,踏上从未歇火的陆巡即刻离开!

突然的,中间那辆V12陆巡车窗下滑,传出香囊男子沉稳刚健的命令。

“那块青石板是文物,叫凯城文保过来接收。”

“房子推了。”

一群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留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柳大娃沉浸在自己的金钱梦中。

没一会功夫,柳大娃数完了钱拎着箱子踩然摩托,猛轰油门,压碎自己至亲照片相框毫无留恋绝尘而去。

“劳总。是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你要去挖死人坟……以后你叫我干啥子,我鲶鱼汤绝不二话。”

“你说什么?”

“那个药碾子值十万以上?”

回城的路上,老鱼头听到金铎这话,顿时吓了一大跳。

“你是说,那两个男的一直都是在给那个药碾子打掩护?”

金铎木然点头。

“我RTMD,GRD的这些人太不要脸了。连这种死人钱都好意思赚。”

“唉,崽卖爷田不心痛。柳大娃也不是人,见到个漂亮姑娘就连自己爷爷都忘了。尸骨未寒啊他爷爷。”

“劳总,那个药碾子那么值钱,你咋不和他们抢?那几个人都是外地的,我们抢了也不用怕他们。”

金铎闭着眼轻声说道。

“我捡的漏,是他们的一万倍。”

正在大力轰油的老鱼头没听到金铎这话,大声叫道:“劳总。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好心的好心人。”

“可惜就是柳大娃太不懂事。要是我,我父亲母亲照片到死都留到。”

金铎漠然说道:“那个相框里有东西。是柳大娃爷爷留给他的。”

“啥子东西?”

金铎望着天,轻漠冷冷说道:“存折。定期。十五万。”

突然的一下子,板车一头撞向路面!

这话叫老鱼头呆滞了足足一分钟,立马就要转弯。

“别去了。”

“他没那命拿!我们,没资格拿!”

老鱼头双手僵硬紧紧握着方向盘,沉默半响重重点头加档踩油,嘴里痛骂:“龟儿子……报应他。”

跟着,老鱼头用尽全力仰天大吼:“龟儿子!”

“该死的龟儿子!”

“报应你!”

回到废品站,胡乱刨了两碗菜汤泡饭,金铎拎着大铁桶和两个蛇皮口袋进了猪圈。

密封的大铁桶打开,桔皮倒在木板上。

顿时间,清香扑鼻,奇香四溢。

深深闻嗅着这满空的奇香,金铎脸上那条裂纹隐隐作现。

眼前一百块桔皮外表色如檀香木。表皮上就像是涂抹了一层干涸的蜡油一般!

捡起一块桔皮尝了尝,金铎的嘴角上翘,鼻孔里径自嘿了声。

这乌漆墨黑的桔皮,是陈皮!

天粤新会原产!

四十年年份!

四十年年份的陈皮,已经是和野山参齐名的绝世名药!

铲地皮的那三人只认识海马、三七、黑枸杞、天麻这些大众化的精品。却将价值千金的四十年陈皮弃之如履,最后白白便宜了金铎。

饶是过了这么多年,这一百多块陈皮没有一块腐烂,更没一块发霉,没有一块虫蛀。

像这样品质的陈皮在现在的市面上,一片就能卖五百。

只多不少!

陈皮当属陈李济的最好。

陈李济药堂,那是和同仁堂九芝堂齐名的神州老字号。

自明朝万历二十七年陈李济创业以来,岁岁收储陈皮,推陈入新,代代相传,沿袭至今。

他们只用储藏百年之久老陈皮入药,在同业中独此一家。

民国乙卯年大水成灾,陈李济义卖百年老陈皮,价同黄金。

而百年陈皮,则是稀世重宝,金铎只在水电站见过。

承载陈皮的铁桶部分地方已经腐蚀锈穿,金铎找来陶罐临时替代铁桶。

陈皮放置在猪圈门口通风处,转身出门割开一个蛇皮口袋。

这里面装的是金铎从柳老中医屋顶上拔下的谷草。

谷草中心,赫然放着一竖稀烂的药草。

手指轻轻一碰,药草的叶片便自变成了绿色的稀泥。

金铎微微有些失望。

这束专治口眼歪斜小儿惊风的精谷草,可惜了。

精谷草必须要藏在谷草中,经受足够的风吹日晒雨淋直到谷草发酵才能成药。

虽然可惜,但金铎还是将其小心收拢装进玻璃瓶留为备用。

相对于精谷草,另外一个蛇皮口袋里的东西就非常非常完美。

越是高等级的中草药,处理的方式也是最为简单。

这一挂在主梁上自然风干的的黑色药草不仅保存完好,品质也达到了最高的等级。

掐断一截筷子粗的药茎种子塞进嘴里嚼碎,瞬时间一股巨苦的味道便自传遍全身。

那股苦味直接让金铎的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但金铎的眼瞳中,却闪烁着最狂热的炙念和悸动!

五爪黄连!

终于找到你了!

放下五爪黄连,金铎又拿起了那两个纸盒。

纸盒材质非常坚硬,密封也极其严实。

盒子开启,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四枚蜡丸。蜡丸上有几个阳文。

安宫牛黄丸!

绝世好药!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生产!

出品方天晋省中药厂!

那些年,犀角还没列入保护名录,牛黄也不没有人工合成,麝香同样是纯天然无污染。珍珠、朱砂、雄黄、黄连、黄芩、栀子、郁金、冰片等等等等,同样都是最好最纯的药材。

就连包裹牛黄丸的都是正儿八经的金箔。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