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21 劳总我找到你要的东西了

121 劳总我找到你要的东西了

滴答朝着扇子不停驱赶苍蝇,心里那句话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

铎哥是在给静雅姐姐治病!

治疗静雅姐姐的药,铎哥昨天配齐了。

铎哥说,午后三天阳气最重,正好治静雅姐。

铎哥还说,今天的黄历是冲属煞北,最是克静雅姐。

铎哥还说了,那些知鸟叫蝉蜕。是药引子。

这一切,静雅姐根本不知道。

汤静雅躺在钢板上如同靠着火炭痛如骨髓,但她却抓着钢板两侧咬着牙一声不吭。体内传来阵阵热量,如潮水般一浪一浪从内到外席卷自己全身,烫得自己只感觉像是慢慢融化的巧克力。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全身毛孔里冒出,不过十分钟汤静雅就变成了一个水人。

汗水渗在钢板上须臾间被烘干,又浸湿又烘干。

大量的脓液从腐烂的脖子瘤子和右脸冒出,汤静雅咬紧半边牙关痛得死去活来。

“呀!”

一声凄厉的惨叫撕裂长空,汤静雅直直痛晕了过去。

滴答慌了神正要上前却是被金铎拦住,老实本分的做好驱赶苍蝇的本分工作。

痛晕过去,证明药力已经上来。接下来,就要看汤静雅自己的精神力能挺多久。

挺的时间越久,金铎越有把握治好她。

日头落下,彩霞慢慢汇集在西天边际不停堆积变成一朵大大的金莲。最后一抹阳光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异芒,将整朵金莲照耀得璀璨绝伦。

这一刻,那占据亿万里长空的金莲陡然盛开,散发出最炽盛的光华,美不胜收。

没一会,蛙声渐起,演绎出永听不厌的农村夜曲。

清风徐徐,带来主城区钢筋混凝土没来得及吸收完的热浪,无声侵蚀着大地。

当蛙声交响曲达到最高潮的时候,汤静雅也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锦城夜晚难得看见的那颗启明星。

启明星很亮,就好像在眼前。

汤静雅深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这一口气径自比起原先要顺畅了不少。自己的身体软得不像话,就像是儿时躺在母亲的怀里一模一样。

本能的,汤静雅又吸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吸进身体,汤静雅的感觉完全就像是躺在白云之中。软得都不想再动一下。

再吸一口气的时候,汤静雅只感觉自己的呼吸比以往顺畅了好多。

下意识的,汤静雅抬手摸了摸自己鼻子,忍不住咦了一声。

自己的鼻子好像变小了!

以为是在梦中的汤静雅眨眨眼,下意识的想要坐起来,却生不出一点的力气,又躺了下去。

突然,一股淡淡的香味窜入自己的鼻孔。

好香。

是金银花!

前几天移栽过来的金银花开了好些朵。这些花可以掩盖自己身上的臭味,还有那些茉莉和玫瑰。

这都是为了金铎做的。

我,我怎么会闻得到金银花的香味?

不可能!

我在做梦吗?

汤静雅心里如是想着,缓缓闭眼安静的躺着,任由那记忆中清幽的金银花香水充斥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感官,侵蚀自己的全身。

“静雅姐的鼻子好像是小了一点。”

“对。”

“我感觉幺女的脸也小了一点。”

“嗯。”

“你都没感觉到静雅姐姐身上不那么臭了吗?”

“对对对对……滴答说得对。是没那么臭了。”

恍恍惚惚中,汤静雅听到父亲和滴答的对话。汤静雅有些惊讶,慢慢偏头轻轻叫了声爸爸。

“幺女。”

老鱼头扑上来一把抱起汤静雅,激动万状的叫吼:“幺女。你醒了呀。”

“你快看。你快看看……”

说着,老鱼头将镜子递给汤静雅,照亮了电筒。

见到镜子的那一刻,汤静雅如见鬼魅抬手就将镜子打落,嘴里发出凄厉尖叫。

“拿开!”

“拿开啊爸爸。我怕。”

老鱼头恍然大悟,重重扇了自己一巴掌,抱着汤静雅哭着叫道:“消肿了,消肿了,肿消了……”

“女儿,你的病要治好了。劳总说你的病再吃两副药就能全好了!”

激动的老鱼头哭得忘乎所以,眼泪鼻涕糊满了脸,却又笑得全身颤栗痉挛。

汤静雅任由老鱼头抱着,依旧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她呆呆看着一个地方。

猪圈门口,一条黑黑的身影慢慢变短。金铎的背影只在汤静雅眼中出现了三秒便自没了。

这一夜,汤静雅彻夜未眠。

消失多年的嗅觉重回让汤静雅感觉自己依旧还在那个美妙的梦中。直到半夜,汤静雅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终于,汤静雅从床下拉出一个尘封多年的行李箱。

那个箱子里,装藏着的,是自己前十九年最美的人生记忆。

精致的化妆镜握在汤静雅手里捂热变烫,终于开启!

突然间,汤静雅愣住了!

那镜子就在自己前方,镜子中那厉鬼般的自己,正正的也在看着自己。

只是,镜中人的脸,不再是曾经那吓死厉鬼的巨丑脸。

而是,已经有了人样!

抬起右手,轻轻触碰凸起的右脸。指间传来柔柔的弹性,再用劲挤压,一股痛感传遍全身。

镜子跌落,汤静雅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自己不仅嗅觉恢复,就连神经也恢复了过来。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当汤静雅再次起来的时候,更大的惊喜也随之降临。

她那张厉鬼见了都要吓人的右脸又消肿了三分。现在的她嘴巴已经合拢,不再张着那血盆大口。

早上八点,金铎准时出门,直奔中药材市场。

汤静雅的病初见成效,接下来金铎还要依据汤静雅病情变化针对性配药。

金铎有把握再用两副药就能治好汤静雅的脸。

脸一旦治好,剩下的瘿瘤不在话下。

治好汤静雅以后,金铎就能腾出手来去状元街摆摊。

算起来,时间差不多刚刚好。

天都魔都天堂之城一帮子人怕是等不及要收拾自己了。

路过猪儿市场的时候,猪儿市场的搬迁已经开动,

隔壁曾经的报亭也改成了治安岗亭,原先乱哄哄的十字街头不仅装上了临时信号灯,旁边还有交通特勤值守。

刚刚骑行到路口,金铎就被人高声拦下。

“哥老倌。劳总。那么巧的说。”

“我还说去老鱼头家找你。”

董麻子在对面大声叫唤,骑着电三轮风风火火冲过马路,大声给金铎报喜。

“劳总。我找到你要的东西了。”

金铎眼神轻动露出一抹期冀,视线投向板车。

板车上坐着董麻子的疯老婆,大口大口的啃着煮玉米,怀里抱着个黑漆漆的洋娃娃。

“嫂子接回来了?”

“接回来了。接回来了。”

董麻子摘掉帽子露出黄黑相加的烂牙,爱怜的看着自己疯老婆,眼睛里尽是幸福的笑。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