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24 铁笼

124 铁笼

无论是在药材市场和还是在路上,金铎几乎都不说话。哪怕是在药材市场买药,金铎也是惜字如金。

熟悉金铎性子的滴答知道,铎哥一定遇见难事了。

这个难事,比BP机更难!

认识铎哥这么久,滴答从未见过铎哥的脸这么难看过。

城门洞是老锦城唯一尚存的古城墙,曾是黄埔军校第三分校所在。

从十四期开始这里变成黄埔总校总部,走出无数显赫一时的名将直至现在只剩下一块石碑。

刚刚过了城门洞,金铎就让滴答下车。

这一刻,滴答能清楚感觉到铎哥的焦虑和不安。

在那条老街街口来来回回转悠了整整九次,金铎才推着自行车进入老街!

眼前熟悉的一切在瞬时间就将金铎的记忆勾了起来。

这是自己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的老街。

这是自己出生成长的老街!

从儿时的蹒跚学步到少时的飞奔狂跑再到少年时人人喊打的顽劣天棒。

这里,承载了自己整整十五年的记忆。

最美好的记忆。

这是自己的家,即使过去了整整的十一年多,金铎也能清楚闻到街区上空飘荡着的家的气息。

金铎做梦都想回来!

几乎死透的自己从刑场上拖下来到无间地狱的水电站,无数个日日夜夜承受着无数非人变态折磨,回家是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但,金铎最是害怕回来!

那一夜的变故到现在都是自己挥之不去的梦魇!

但在今天,金铎又必须回到这里!

自己必须要查清楚当年灭门案的真相!

回家的路总是难在最后的几步。

回家的路总是在最后一段路程尤为艰难。令人忐忑又充满期待。

当踏上那条路的时候,滴答注意到金铎的表现又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金铎对这条老街上的每一个地方都非常在意。

走路从来目不斜视的金铎去摸了贴满小广告的电杆,在小卖部买水出来又折返回去喝了碗冰粉。

再往前走,金铎还买了叶儿耙。吃了叶儿耙,金铎又买了兔头。

一路往前金铎的嘴里就没停过。

但凡是有小吃的地方,金铎统统一家都不放过。

混糖锅盔、豌豆饼、方油糕、五香油茶……

每一种小吃,都是双份!

到了最后滴答已经涨得走不动路,可金铎又买了双份糖油果大口吞咽。

在滴答眼里,铎哥就像是在吃最后一顿上路饭似的。

滴答生起无尽的担忧和害怕。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铎哥再出事,自己一定最先跳出来为铎哥扛下所有。

就在滴答以为金铎已经吃饱喝足准备干大事了,突然金铎又走进了家苍蝇馆子,嘴里麻溜报出一串菜名。

这顿饭从中午一点一直吃到三点,足足两个小时。

滴答捂着几乎快要涨爆的肚皮无力看着小方桌上重着摞着的盘子,再看着依旧细嚼满咽吃着的金铎,心里的担忧恐惧上升到最顶点。

又过了十多分钟,金铎不慌不忙付账出门,背着大包向巷子深处继续行进。

在各条不足四米的巷子里来回穿行直至三点直把滴答转得头晕脑胀,突然金铎停住脚步对着滴答说了句话。

“别说话。别乱看。一直走。”

话语中带着前所未有的严厉,滴答身子一震正要回应,却被金铎猛回头一道精力无匹的眼神打在心窝,叫滴答神魂颤栗。

转过巷口,眼前豁然开朗。

这地方不同于刚才走过的所有小巷。

眼前,是一块空地!

面积超过三百个平米的空地!

在寸土寸金的老街区,这地块价值万金。

奇怪的是,这块空地真的是一块空地。

上面没有停放任何一辆车,没有任何锻炼设备,更没有任何人!

这叫滴答百思不得其解!

像这样人满为患遍地都是电瓶车自行车各种车辆扎堆的老街区,竟然存在着这么一块没有任何人和车辆霸占的空地。

完全不敢想象!

在空地对面,是一家名叫地质队的老家属楼!

家属楼的门口,也有一块空地!

在这块空地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麻将桌,麻将哗啦叫骂大笑声不绝于耳。

小小的花台周边坐满了打毛衣带孙子摆着家长里短的老太婆,隔壁就是一排排坐在黄葛树下悠闲自得喝茶的老头。

在地质队的隔壁,就是一排矮矮的平房。

身着时髦的街溜子超哥们正在茶馆门口肆无忌惮的吹着牛笔。

长长的老巷子,一排排的电瓶车摩托车自行车胡乱放着,一直延伸到巷子尽头。

看着近在咫尺因为一个车位大吵大闹互相吐着口水的的士司机,再看看那空空如也的空地,眼前的一切都颠覆了滴答的认知。

这些最平凡最底层也是最爱占小便宜的人,宁可为了一个车位争得面红耳赤,都不把车子停到空地上来。

太奇怪了!

太不可思议了!

吵架司机距离旁边的大空地,不过也就十米!

这一切的一切,都叫滴答难以置信。

大空地也不知道在那里存在了多久。

地面很脏,脏得来已经起了厚厚的青苔,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清理。

大空地的西北处,有一栋同样是六层的家属楼。门口的牌匾上标注着商贸进出口公司七个字。

空地南边有一颗硕大的黄葛树。树干目测要七八个成年人才能合抱。树龄不下两百年。

黄葛树长了三支大大的分叉。最长的一支从空中探出横插过街道,末梢都伸到了地质队家属六楼。

另外一支,则斜斜的探进一堵墙内!

那是一堵青砖老墙,现在已经很少看见了。

青砖墙足有四米多高,在它下面是厚厚的三层石条。

这是晚清时期锦城最典型的老砖墙。

下层石条打底,上面再砌大青砖!

在当年,也只有衙门寺院道观或者乡绅富豪才打得起这样的豪横青砖墙。

只是可惜这堵石条青砖老墙只有区区的五米多长,在转过角后,青砖墙就变成了最普通的红砖墙。

而当滴答看到红砖墙的时刻,忍不住收紧了眼瞳。

那红砖墙前,赫然是一排排长长的铁栅栏!

暗里惊讶的滴答猛地又是一惊。

他发现,在那堵青砖老墙外,竟然也有一排铁栅栏!

这赫然是一座被铁栅栏包围起来的宅子!

滴答忍不住抬头,却在下一秒倒吸一口冷气!

那铁栅栏已经严重褪色,变得和青砖老墙几乎同一颜色,若不自信看的话,完全无法分辨。

再往前走,黑黑的锈迹斑斑的铁栅栏一直延伸过去直至转弯将整个古宅包围其中!

这,还不算什么!

当滴答抬头望去的那一刻,他看到的是一幕将苍白天空分割成几千块豆腐块的铁幕!

古宅的上方,一大片钢筋焊的天网老老实实封死住了整个古宅!

直到这时候,滴答才明白过来,这座古宅竟然是被钢筋包裹焊死围在其中!

看着那一根根堪比自己手臂粗的钢筋,滴答心里泛起排山倒海的巨浪,手都在颤抖。

心里牢记着金铎的话,滴答继续往前走。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