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25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125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在铁栅栏的中间,是一道民国时期的院门。

院门不过五尺,门口左右杵着两尊立柱石狮。中间是寓意步步生莲的三步台阶。

只是这三步台阶已被厚厚的渣土枯叶和垃圾淹没,就连那两尊立柱石狮子也只有两个狮子头冒出来。

各种垃圾淹没了木质的大门,连日的暴雨将垃圾冲散又压实。大门底部腐蚀严重,两寸厚的木门已经被锈穿,露出碗口大的大洞。

岁月磨砺,砂岩做的石狮子已经严重变形,几乎看不到本相。有一尊石狮子破损严重,半个脑袋都没了。

在木门的上方是巴蜀地区最常见的房檐,房檐两边还有两段上翘的飞檐。

现在,左边的那飞檐也垮了!

紧闭的大门也遮挡住了视线,让人看不到大门内部的情景。

看得到的,也只有院落里那棵巨大从钢筋天网中探出的香樟树。

紧闭的大门,生锈的铁栅栏,还有看不见的内里房屋,一切的一切,冷清而凋败。

还有,死寂般的阴森!

院外黄葛树最大的树干平平探进那未知的院落,如张开的伞盖遮住大半个古宅,也给阴森的故宅增添了三倍的阴寒气息。

隔壁的麻将喧嚣,街旁绚烂的人间烟火,树上知鸟撕裂的惨嚎,这些最鲜活的温暖也无法驱散院落的阴森和阴寒。

还有那围满院落的冰冷铁栅栏,更叫这处神秘的院落倍显森怖!

一股风从厚实的门缝中吹出,站在门口的滴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一个抖索,想到金铎的话立刻快步向前。

等到滴答过去了好久,金铎才从街角转出,踏着最稳健的步伐摆着最不经意的漠然从远处走来。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永世无法磨灭的印记。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这是自己的祖宅,这是自己生长十五年的家!

自己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也在这里画上人生的句号。

压制住排山倒海毁天灭地的所有的情绪,金铎从争吵的出租车司机旁边穿过,一脸冷漠的往前走。

家,只是变老了,变丑了,但家就像是永远不变的母亲最慈祥的笑脸!

一百多年的那堵青砖墙没变!

当年脚盆轰炸锦城长达六年之久,四鹏居奇迹般夺过三十一次大轰炸完好无损。

街坊邻居家破人亡,不过才十八岁的爷爷腾出院落安置死伤,死者买薄棺安葬伤者尽心救治。

再后,爷爷大手一挥拆掉了老宅的三面墙让街坊自行搬去砌房。

那时候的四鹏居,有整整的五进院落,堪比当时大军阀刘湘的豪宅。

那三面墙,让几十家街坊有了新的居所。

就是因为爷爷的这一善举,解放后,所有的街坊邻居力保四鹏居。但爷爷却大手一挥,将十分之九的院落都送了出去,只留了三间原先的药房。

送出去的房子,就包括对面地质队老家属楼,包括隔壁那块古怪的空地……

但这堵老墙,却是划在了爷爷的名下。后来无论在任何变故中,老墙作为四鹏居的地界,从未有过改变。

看到老墙的那一刻,金铎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

老宅没变,就是自己最大的欣慰。

钢筋天网将老宅包裹让金铎感到不解和疑惑,心里升起阵阵寒意。

慕然间,金铎的视线定在某个地方。

轰!

往事如爆炸的核弹,铺天盖地涌上脑海,将金铎拉回到那最惨烈最撕心最不愿意回忆的夜!

“爸爸,妈……”

“小妹,小妹……”

“快跑!”

“小铎跑,快跑……”

爸爸的尸体连同轮椅被挂在树上,奶奶横尸在抓药房门口,至死手里都还还紧紧握着药刀!

血泊中的妹妹手里拿着最爱的洋娃娃玩具艰难蠕动。

“哥哥,有坏人,你快点……跑……”

“小铎,快跑。”

平日里杀鸡都不敢看的母亲牙齿紧紧咬着黑衣人的手,爷爷拼死拖着自己往大门逃!

“小铎,不要忘,不要忘……”

“记住,一定要记住……”

轰!

一声枪响,石狮子半个脑袋被打爆。

山一样雄壮的爷爷脖子飙出一串最烫的血,抖了两下,倒了下去。

金铎无力躺在台阶上,脑袋靠着石狮子,爷爷就趴在自己身上牢牢死死的护着自己。

啪啪啪枪声骤响,爷爷身子连着抖着。血淌满自己全身,身体慢慢变冷。

“GR的小畜生……打死我们这么多人!”

“有人来了!”

“杀人啦!”

“杀人啰!”

“忤逆不孝的金天棒发疯了。把他们全家都杀了!”

逼!!!

清脆的喇叭声将金铎从噩梦中拉回现实。

瞪着三轮垃圾车的环卫工破口大骂:“瘟神。你把车子往后挪点嘛。真的是。”

对面的黑三轮车擦着金铎的身子毫不客气反骂了回去。

清醒过来的金铎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两步靠着铁栅栏。借着码满货物的黑三轮遮挡住自己。

那石狮子就在自己的触手可及地方。

那夜,就是这尊石狮子救了自己!

那夜,爷爷就死在这尊石狮子旁边。

至死,爷爷都紧紧护着自己。

两辆三轮堵死了窄窄的小巷,趁着这个机会,金铎不经意一瞥,也看清楚了故宅!

轰隆隆!

金铎脑袋炸开,魂飞魄散!

大门上,法院的封条只剩下带着弧形章子的一角。

透过门缝,金铎在时隔十一年多后,又一次看到了做梦都不敢梦见的院子!

这是自己一生的噩梦!

也是自己一生的最痛!

更是,自己一生的目标!

院子里的一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只是多年没人清理打扫早已堆满了垃圾。

老药房房顶露出个大大的空洞,十多片椽子断裂,碎瓦满地。

斜着那间大房子,是客厅!

房门半掩,还能看到几件散落在地的东西。

金铎的心一下子揪紧。

有一件东西,是妹妹的玩具!

再往最左,视线受阻。只能看到院子的边角。

“表挡路!”

“快点走!”

“再不走,往后不准来这。”

街道办大妈手里拿着竹条啪啪啪打着挡路的黑三轮,满脸凶狠的咆哮。

货物的主人赶到冲着大妈赔笑赔礼,招呼三轮让路。

交通刚刚恢复畅通,大妈就拿起扩音器高声喊了起来:“拆迁办的来量房子咯。都准备好!”

叫喊声起处,整条小巷顿时躁动起来,各种污言秽语满空乱飞。

喝茶的老头们拍案而起,打毛衣的太婆惊慌失措打起电话,狂吹锦城都是自己的超哥们吓得装起来缩头乌龟。

“只是量房子。你们激动啥子嘛。”

“拆不拆另外说。先把房子量了再说其他的。”

“有啥子条件都提出来!”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