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43 不用点评了吧

143 不用点评了吧

都是做古玩这一行的,文人审美这点最基本的素质还是具备的。看着这模拟的造型,人们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块石头摆在暗光处,一股瀑布水从灵璧石上流淌下来汇入小潭,一轮明月斜着打在圆洞处,水泛银光。

那种情景就一句诗。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这块烂石头,是这几年最火爆的奇石!

“方寸之间尽显格调。”

“这东西不错。”

洪老板背着手频频点头:“两边再挂上对明代名人的楹联,那就更应景。”

少妇轻声说道:“刚收了一套清初小叶紫檀老家具,可以放在那个展厅。”

洪老板叫了声好,冲着金铎笑说:“小伙子。这石头我买了。”

“一口价。五万。”

听到这话,许掌柜和坐柜人脸色那叫一个黑一个白,就差没钻地缝。

这个脸打得那叫一个耳光响亮!

自己看不上的东西旁人却豪掷五万大洋收购,浣花溪的老碧莲都丢尽了。

可笑的是,收购人竟然还是浣花溪的贵宾。

耳光太重,都快要赶上熊掌了。

金铎并没有应许只是说道:“章子怎么说?”

“章子……”

洪老板弥勒佛般的圆脸上尽笑容深深,手里玩着那三色章子曼声说道:“昌化刘关张嘛。那么好的底子,无非就是鸡血少了点。”

“我出八万。”

轰!

此话落音,许掌柜和坐柜人脑袋都懵了。

八万!?

这是昌化鸡血石?

什么是刘关张?

金铎点点头轻声说道:“洪老板识货。”

“八万。我卖。”

洪老板慢慢探出手去笑咪咪说道:“谢谢。”

“还没请教小兄弟尊姓?”

“姓劳。”

“劳兄弟是做什么的?”

金铎回头:“闲时收破烂,没事摆地摊。”

洪老板嗬了声随口说道:“自力更生,大有前途。你今天这个漏应该是捡得不小。有机会我也跟你去收破烂摆地摊,顺便再捡捡漏。”

这当口,一个清朗浑厚的声音大叫起来:“谁的自行车?赶紧挪走。劳大师马上就来了。”

说话间,老袍哥蒋昌林便自迈步进来,嘴里大声嚷嚷。

乍见洪老板,蒋昌林面色一整蹑步上来抱拳作揖与之见礼。

而洪老板同样也抱拳还礼,颇有旧时江湖味道。

从两个人的话语来看应该是老相识。洪老板的地位明显的要高出蒋昌林一大截,言语中尽是谦卑和客气。

“蒋老大实在不好意思啊,今天喧宾夺主在你店里买了别人两件东西,你别介意。”

蒋昌林忙说不敢,笑着说道:“我看看是哪两件东西?”

“喏。就是这位收破烂摆地摊的小伙子卖给我的。”

蒋昌林这才回过头来曼声说道:“哪个收破烂的有这么好的……”

一下子的,蒋昌林呆立当场。

金铎就站在那里轻声说道:“给蒋大会长添麻烦了。”

蒋昌林浑身一抖,一张老脸要多难看多难看,要多可笑多可笑。直直盯着金铎,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待在原地手足无措。

“蒋老大。劳大师呢?还有多久来?”

“我刚收了这两件东西,待会就请劳大师给点评点评。”

蒋昌林慢慢偏头,露出哭笑不得的面容,轻轻颤颤说道:“不用点评了吧。洪大哥……”

洪老板奇道:“为什么?”

蒋昌林摇摇脑袋,手捂额头眉毛胡子全挤在一块,颤悠悠叫道:“你都收了劳大师的东西了,还点评什么嘛。”

说完,蒋昌林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痛得自己直抽冷气。

洪老板笑容顿时凝结,呆呆看着蒋昌林,慢慢转头望向金铎,嗓子发干呐呐问道:“你就是劳大师老人家?”

金铎面不改色轻声说道:“老人家不敢当。”

瞬时间,整个浣花溪清风雅静。所有人石化当场。

当天下午,蒋昌林在锦城数一数二的巴蜀老字号带江草堂宴请金铎和洪喆洪老板。

洪喆原籍大佛故里,现在混魔都,专门做房地产,早在十年前就已身家过亿。

原先的洪喆就是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烂滚龙街溜子,当袍哥没人收,背井离乡又没那胆子,只得窝在又穷又贫的家里种红薯,三五月也见不到一顿肉。

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突然有一天几台桑塔纳和切诺基开到了他那只有一间半的烂茅草屋。

没错。八十年代中期,洪喆都还在住着茅草屋。

车里下来一个老头看到洪喆颤颤抖抖叫了声儿,完了就晕了过去。

那老头就是洪喆的父亲,宝岛省人。

宝岛省的富豪。

当天洪喆就被接去了锦城,第二天去了魔都。有了海外关系,洪喆摇身一变成为了富二代。

没几年功夫,洪喆衣锦还乡的时候坐的已经是奔驰了。

九十年代宝岛省已经有相当多的企业回内地投资,洪喆的老父亲就是第一批中的叫佼佼者。

凭着身份的关系和各种便宜,洪喆老父亲在后面兴起的一线城市不停的投投投买买买,到了九十年代末,洪喆已经成为赫赫有名的亿万富豪。

在天都魔都五色羊城和特区,都有数不清的四合院老洋房和别墅。

洪喆虽然没有文化,但却非常精明。

西部大开发让他把目光投向锦城,斥巨资过来就为了搞房地产。

城门洞这片区的拆迁和开发,就是洪喆的公司在做!

饭桌上的洪喆相当的低调。言语之间对金铎也是相当客气。

这个人比起蒋昌林来,更圆滑世故。

蒋昌林身上有一股子的江湖味,说话给人的感觉就是仗义耿直加暴发户的感觉。

而洪喆,无论是举手投足亦或是言语中,透出来的都是儒商的气质。

期间,洪喆向金铎打听了奇石和昌化鸡血石的来历。听说这两物件竟然是主人送给金铎的时候,洪喆只是眨眨眼叫了句恭喜,随即端起酒主动敬了金铎。

“我不捡漏。要捡漏,我也会给人说在明处。”

乍然这话出来,在场几个人无不惊愕诧异。

“每件古董古玩传承到现在,都有灵性。今天我捡了这个漏,明天就要承受这个漏的因果。”

“有多大的命,吃多少的饭。”

听了金铎这话,蒋昌林困惑不解不敢接嘴,洪喆陷入沉思。

“有人逼我捡漏,我也接着。”

洪喆哈了声,又举起酒杯:“这才是生存之道。”

“我敬劳大师的理想,也敬劳大师的现实。”

晚宴期间,蒋昌林也履行了他的承诺。把川剧团的名角和大佛舞蹈团的佳丽们都请了过来助兴。

变脸和川剧先上,到了中途酒兴正酣之际,大佛舞蹈团的佳丽们鱼贯进来,一个个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的佳丽们身着拉丁舞服和国标舞服,那叫一个性感辣眼吸睛。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