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48 戚巷长我来了

148 戚巷长我来了

“你他妈再说一次?”

“我不卖你了。够明白不?”

旁边的油腻胖子眼睛透亮,越看金铎越有趣。

戚大爷怒不可遏,眯眯眼乍然撑大刚要痛骂,金铎却是轻声说道:“一千八也行,但你要让我割这鬼屋的钢筋。”

戚大爷一口气憋回胸膛怒指金铎:“老子去你大爷。这钢筋不是你说能割就割的。”

“你是巷长,你点头谁敢不同意。”

戚大爷脑门鼓起三根青筋,咬牙切齿叫道:“这他妈是国家的房子。再他妈说钢筋,老子……”

金铎轻声说道:“国家的房子还不是要被拆。”

戚大爷顿时怔住。

“你不让我割钢筋,是不是你自己要割了卖钱?”

戚大爷愣在原地,眼睛直愣愣定在眼眶里。

金铎却是又继续说道:“你当个巷长。连这点钢筋都做不了主?”

这话再出来,戚大爷傻了眼。

旁边的油腻胖子背过头去肩膀不停耸动笑得直抽冷气。

“老子说了,这钢筋不准割。”

戚大爷突然爆发对着金铎爆骂:“老子不稀罕这些钢筋。老子戚笑鸣清清白白一辈子……”

动了真怒的戚大爷一口气不来,揪着胸口咳嗽不止,皮包骨的老脸难看得不像样。

半响过后勉强缓过气,恶狠狠将钱塞给金铎没好气叫道:“明天这个点,开个大车过来。老子让你吃饱喝足。”

“快滚!”

金铎哦了一声,却是赖着不走。笨拙拆开蛇皮口袋,从一大堆书里掏出几本书递了过去:“你老晚上守夜,看这个可以长精神。”

戚大爷一把夺过书来,随手翻开一页定眼一看,再看……

顿时间戚大爷老脸通红,手就如触电那般将所有书全部扔在地上。

“小兔崽子明天不准来。敢来老子明天打死你。”

对面油腻男子瞥瞥地上开车开得飞起的几本书,满脸的不忍卒读,捂着嘴跑进家属区笑得惊天动地。

下午时候,天色慢慢变暗,灰蒙蒙的配上又热又闷又潮湿的空气,整个城市压抑得不行。

没一会,阔别多天的雨水开始降落。短短几分钟后倾盆暴雨骤然而至。电闪雷鸣加乌云盖顶,犹如末日。

回到废品站已是整整四个小时以后。饶是有花油布遮挡,收来的五百本废书也被雨水淋湿。

来不及清理书籍,快步走向猪圈,顿时心头一凉。

今天的特大暴雨来得相当突然,暴雨淹没了小水潭汇集在猪圈周围。

栽种在猪圈边角阴凉处的兰花兰草尽数被淹。

暴雨太大,猪圈也进了水,滴答忙着在墙角疏通阴沟,右手包裹的石膏早已湿透。

飞快将兰花兰草从阴沟里捞出来,却是不见那三株蛟龙寒兰。

蛟龙寒兰是珍稀品种,就连金铎自己都不知道能培育出什么样的兰花出来。

这三株寒兰的损失,让金铎有些心痛。

“铎哥。你在干嘛?”

“没事。”

汤静雅站在猪圈门口轻声柔语:“是不是在找寒兰?”

金铎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比清晨玉兰花更纯真的笑靥。

“在,我,这!”

汤静雅弯着柳腰,双手撑着膝盖歪着螓首痴痴凝望金铎,润润眼瞳里情意蒙蒙,还有些病态的红唇带着七分娇嗔三分玩笑。明眸善睐顾盼生姿,说不出的秀丽。

但是看这张脸的话,足以让这世间任何男子疯狂。

进了猪圈,看见放在工作台上的三株蛟龙寒兰,金铎轻声说了句谢谢。

药香扑鼻,浸满温馨的猪圈。

金铎擦干滴答头发,牵着滴答的手平放在桌上,用钢锯切断石膏。

整整一个月时间,滴答的断手已经愈合。

先用针灸针为滴答疏通经络,又将熬制好的中药敷盖上去用纱布紧紧包裹。

汤静雅就站在金铎旁边,默默的拾摞,俨然一个最称职的南丁格尔护士。

农村出身的汤静雅不仅心灵手巧,也继承了老鱼头的勤劳质朴。

这些年的遭遇让汤静雅早看清了人情冷暖,更把金铎和滴答当做是最亲的人。

“从今天开始,改用右手划刀。两万刀不准少。”

冷冷交代滴答,金铎将早已熬制好的另外一盆膏药加热。先蘸了五克膏药涂在汤静雅右脸静静观察,确认无误再涂满全脸。

跟着,又在汤静雅脸上做了面针治疗。

雨雾蒙蒙将废品站变成江南的水乡,雨滴点点落在破旧的瓦房,一颗一颗悄然流淌。

无论是扎针还是敷药,汤静雅就端端正正的坐着又一眼不眨的看着一本正经的金铎。

金铎有过交代不能说话,于是汤静雅就将所有的情意汇集在眼中,含情脉脉又娇羞怯怯。

看着金铎一如既往的冷漠,汤静雅终于忍不住噗哧笑了。

饶是涂满了褐色的药膏,也盖不住汤静雅那明眸皓齿的一笑倾城。

然而这一笑却是让汤静雅又被金铎重新扎了一次面针。

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也还未停歇。

路上各种车辆被泡在水中,多条正在兴建的道路全部中断。

费尽周折才到了城门洞,金铎见到老宅的那一刻,心头揪紧的痛。

被查封多年无人照料,钢筋铁网下老宅的下水道早已堵死,一下雨就是水漫金山,只能靠着自然阴干。

老宅原先的药房被雨水倒灌,小妹的玩具洋娃娃孤零零飘在水里,几条耗子撒欢的在雨水中畅游上岸飞快冲进正房。

正房上方一大片老椽子已经塌陷,雨水灌满客厅,满是狼藉一片凄零。

大门飞檐又掉落了好几块,完好的那尊石狮子双眼空洞看着曾经的主人,眼泪止不住的肆意流淌。

这一天的金铎已经能肆无忌惮抵近老宅门口近距离观察。手里拿着的钢锯还不时举起放下,满满的惦记觊觎之心。

老宅门口今天多了两个人。身着黑衣打着雨伞就跟两个门神一般站在门口左右,眨眼一看着实赫人。

对着钢筋指指点点半响,金铎这才慢吞吞走向对面。

地质队家属区除去保安室的保安之外看不到一个人,巨大的黄葛树笼罩半个灰色的天,阴森又阴冷。

径直到了鬼场坝隔壁进出口家属区门口,无视保安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跟着金铎来的老鱼头和董麻子却被保安拦住。

金铎立刻回头冷怼保安。

那保安慢慢站起来,脑袋径自抵到了头顶天花板。

保安板着比金铎更要冷酷的僵尸脸冷冷叫道:“戚大爷只准你一个人进去。”

金铎冷冷回:“我一个人搬得动?”

那保安却是不再看金铎,更不和金铎搭话。

金铎冷哼出声,叫了句等着,箭步流星冲进家属区扯开嗓门大吼起来。

“戚大爷。我来了。”

沙哑的嘶鸣声顿时惊起落叶横飞,整个小区却是死寂沉沉的一片肃杀。

“戚笑鸣。戚巷长!”

金铎用尽全力再次嘶吼,带着脖子青筋暴起,僵尸脸也在这一刻露出拿到狰狞的裂纹。

“咋呼啥。”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