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56 作个香香的鱼饵

156 作个香香的鱼饵

夕阳夕照,大地酷热不消。

晚霞渐起,在青白的天空画出一条昏黄的实线。

金马河水温顺得就像是一只小猫,安静的向南流淌。

路灯在将夜未夜的夜幕中点亮,照耀归家人的路。

清香淡雅的金银花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盛开,伴着茉莉的芬芳,相互纠缠相互依恋静静飘向远方。

突然一阵怪诞的臭味将两股清香无情驱散,继而占据整个废品站的院落。

大铁锅旁,老鱼头将一大把令北方人谈之色变的鱼腥草砸进锅里伙着臭豆腐混炒。

蹲在铁锅旁的滴答大口大口吞咽着口水,清澈灵动的眼睛深处尽是对臭豆腐的贪婪。

忽然,蒜苗独有的香味让滴答耸动鼻尖食欲大动。

扭头望去,董麻子手里端着两大海碗回锅肉漫步走到桌前重重放下,飞快舔着拇指间滚烫的红油。

悄悄的滴答移动脚步到了桌前,出手如电。

裁纸刀杀进一块巴掌大小指厚的回锅肉片中,挑起塞进口中。

那一瞬间满嘴飙油的感觉让滴答飘飘欲仙忘乎所以。

突然,滴答鼓大眼睛看着裁纸刀上的一抹血迹。下意识的伸出舌头顿时痛苦的叫出声,立刻就往猪圈跑。

“哥。我舌头被划出血了。”

“哥……”

猛地间,眼泪婆娑的滴答愣在原地。

只见着汤静雅背对着自己,高高的昂着脑袋。金铎就坐在汤静雅身前不足一尺距离的位置,双手就搭在汤静雅胸前……

看到了自己不该看到的一幕,滴答张大嘴不知所措突然大叫一句为什么都没看见,扭头就往外跑。

“大不?”

“没以前大了。”

“硬吗?”

“很硬!”

“是不是只要他软了就行了。”

“对!”

“什么时候才能软?”

“看你的体质。”

“我能捏他不?”

“不能!”

“我好希望他能早点软下来……”

“换了药,应该很快就会软。饮食方面要注意。”

昏黄的白炽灯下,汤静雅深情款款柔柔切切凝望金铎,润润眼眸中情意浓浓,肆无忌惮无拘无束冲向金铎。

“铎哥……谢谢你。”

玉音曼妙,云净天空,情意缠绵,撩动心弦。

“医家本分。”

“呀。铎哥。你有根白头发,我给你拔了。”

金铎为汤静雅的瘿瘤涂满药膏,避开汤静雅探来的葱嫩五指轻声说道:“吃饭。”

汤静雅扭转天鹅般白皙的玉脖凝望金铎背影,轻轻咬唇叫了声好。

那一瞬的妩媚,纯情满满,勾魂摄魄。

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

金铎,就是汤静雅心中那一道最亮最炫的彩虹!

吃过晚饭,金铎立刻回屋从挎包里拿出另外一本只有数页的搜地灵断穴孤本。

这本书金铎收来的是全本,送去地质队家属区之前故意撕成两半。

巴蜀和神州大西南经济调查两本书被戚笑鸣和油腻肥男争抢让金铎无意中找到了探查两方人马的窍门。

而金川志与搜地灵断穴残本则让金铎证实了自己推测。

这两方神秘人马都是在守老宅。

但是金铎无法推断这两个单位的来历出处。还有戚笑鸣与那肺痨鬼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唯一确定的,就是这两方人马都是来自天都城,都是公家人。

不是公家人,谁敢挂那两个白底黑字的大招牌。

不是公家人,又怎么可能在当年建得起那两幢家属区。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在老宅子两边守卫老宅子十年之久?

这跟当年灭门案又有什么联系?

太多谜团让金铎困惑,任凭金铎如何联想都无法推断。

这一晚金铎几乎没有合眼。

进出口公司那边戚老头已经不在,突破口只能想法子从地质队那里打开。

油腻肥男看样子像是地质队的副队长,但这个人没啥本事,不值得花心思。

地质队那些男女老少完全不用考虑。那个肺痨残疾队长实力不容小觑,可以钓他的鱼。

要钓鱼,就需要鱼饵。

最香的鱼饵,最好的鱼饵!

最贵的鱼饵!

找到最贵的鱼饵,就能让这群穷得打滚的地质队乖乖就范。

希望,就在不远的前方。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小妹,很快,我就能打开四鹏居的大门了!

天刚亮,天空又下起了小雨。

就在即将出村路口的时候,一台奥迪从辅道上斜里插过来迎面跟金铎撞了个正着。

奥迪车急速刹停,车里下来两个人惶急询问金铎。

“有没有事?”

“咝……”

“小劳。怎么是你?”

“劳大师你起这么早?你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你没事吧?”

金铎抬头望去,眉头轻皱:“伍所,白院长。你们来干什么?”

来的人是巴蜀考古所头子伍洪顺和蜀大考古系白世红。那天在老街金铎为十老爷出头摔了他儿媳妇,就是伍洪顺和白世红为金铎出头才让金铎免去牢狱之灾。

当天要是没他们,金铎一旦进去,所引发的后果无法想象!

“你都流血了,劳大师?赶紧上医院。”

“没事!你们有什么事?”

伍洪顺递给金铎一支烟急声叫道:“出大事了!”

“我们没你住址,问了问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你住这……”

“你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帮我们一个忙。”、

“我和老白两个……唉……”

金铎木然点上烟:“电话里能不能解决?”

伍洪顺和白世红齐齐摇头,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金铎没有二话回头跟老鱼头董麻子打了招呼,立刻上车。

从猪儿市场出发就遇上修路堵了大半个钟头,上了高架碰到车祸再堵了半钟头。到了地方恰好早高峰时段,直接堵死在路上。

又急又慌的伍洪顺不管不顾在中间车道直接开了车门,带着金铎翻过栏杆抄近路狂奔不止。

维持交通的特勤一看那还了得猛吹口哨也跟着狂追不舍。

“别管我。快去。”

“在……在A区……”

“迟了,迟了……”

跑得快断气的伍洪顺催促金铎,转身拦住特勤抖抖索索摸出证件。

金铎健步如飞直奔目的地。

飞快跑到伍洪顺所说的地方,几个保安冲了上来就要来抓金铎。关键时刻唐宋元助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来赶紧叫停。

“你总算露面了。劳大师啊劳大师,你还是要配个手机呀。快快快……”

助理拉着金铎疾穿过专用通道疾步往里走,一张嘴噼里啪啦一口气说完上百个字:“听明白了吗?”

“噪音太大,再说一次!”

助理顿时傻了眼。

说话间,摆渡车已然停下。

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一架硕大无匹的波音747飞机擦着两个人的头顶飞过,带着嘲弄和傲慢冲上云霄。

又是一连串发动机的爆响,伴着剧烈的刹车声,一架大货机就在隔壁跑道降落。

在两人身后,一架波音客机缓缓滑来,长长的机翼犹如二十米长的大刀,似乎要将两个人割成两截。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