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57 宁杀错勿放过

157 宁杀错勿放过

眼前的地方,赫然是巴蜀机场!

“快走。来不及了。”

跳下摆渡车,助理马绅皓带着金铎就往机库里跑。

机库里正正停放着一架波音757货机,半个长脑袋都已经滑出了机库,似乎已经获准了起飞。

在机库中间铁桌上,一群人正围着一堆器物仔细研究考证。

这群人有的是身穿制服的高级特勤,有的是海关大佬,个个脸色凝重,面容不怒自威。

在这群人周围摆放着不少的拆房木雕。罩楼、雕花窗户、门扇、花枋板、撑拱、挂瓶、屏风、椅子、案几大大小小不下百件器物。

物件涵盖的木材也是五花八门。金丝楠、乌木、红椿、楠木和普通的松木。

这些物件里边大号的诸如案几佛龛撑拱佛像都被大卸八块,零件散落一地。

在这群人中间,赫然躺着一尊楠木普贤菩萨骑象佛像。

普贤菩萨头顶花冠,身披璎珞,手持如意,容貌圆满宝相庄严,身下大象六根象牙侧出,看上去异常威猛。

佛像连同白象足有三米多高,雕工非常精美,尤其是菩萨面部表情刻画细致入微,给人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与崇拜。

普贤菩萨的道场就在峨眉山,因此在巴蜀在锦城,普贤菩萨的佛像非常常见。

“徐教授,怎么样?”

人堆中间,一个架着眼镜的花甲老人拿着放大镜细细端详骑象普贤,手指反扣重重敲击白象侧身。

跟着花甲老人转到另外一侧又依样画葫芦敲听半响过后缓缓褪去手套:“错不了!”

“如果犯罪嫌疑人要藏东西的话,只有装在白象肚子里。”

“就在这里面!”

听到这话,众人喜形于色!

“现在要用什么法子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徐教授轻声说道:“除了拆之外,没有更好的方法。”

听到这话,几个高层神色严峻,立刻开始商议对策。

奇怪的是,海关特勤两方人马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将伍洪顺一帮人晾到了一边。

那徐姓教授神态倨傲独来独断,压根没理会巴蜀文保人。

这当口,马绅皓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金铎。

今天凌晨,巴蜀特勤接到可靠线报,说是有一批重要文物要通过空运的方式送出锦城。

接到消息,巴蜀特勤立刻联系海关立刻找了个理由截停货机。随后通知巴蜀文保对物品进行全方位排查甄别。

唐宋元去天都考高级鉴定师不在锦城,这事就交给伍洪顺全权负责。

接到消息的伍洪顺火速点将火急火燎赶到机场,却是发现协查没自己的份了。

按理说,但凡是涉及到文物走私,文保系统那是必不可少的重中之重顶梁柱的存在。可偏偏的,伍洪顺一行人过来却成了打下手的小工。

没错。

现场协查负责人变成了那个徐教授。

当伍洪顺看到徐教授以后,心里虽然有气,但也不敢放肆。因为这个徐教授,来头很大。伍洪顺一帮人拍马也追不上。

徐银德教授并不是巴蜀人,而是江南佛像研究的大专家,也是全国赫赫有名的佛像研究权威。他女儿在锦城海关上班,时逢他在这里休假,巴蜀海关就把他请了过来。

姓徐的一来就统管大局,轻描淡写一句话就让巴蜀文保靠边站。

伍洪顺一干人年纪大了倒是想得开,抱着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的心思老老实实待旁边看热闹。不过马绅皓却是想不过向唐宋元汇报了这事。

唐宋元一听不干了,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轮不到别人做主。

当下唐宋元就叫马绅皓把控制权夺回来,临了再叫伍洪顺去把金铎给找来撑台面加救场子。

“唐老总找我来,是让我当替罪羊?”

助手赶紧矢口否认:“你这是哪儿话。唐总说你可是全国第一个高级鉴定师。为国护宝那可是写在你的鉴定书背后的第一守则不是。”

马绅皓。东北人。说话自带二人转风格,诙谐幽默。

“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不法分子会走锦城海关出境?”

马绅皓摸出好烟给金铎点上,故作神秘说道:“说起来这事,跟你有很大关系。”

“你知不知道,奥运国宝海选锦城提前十天开锣?”

马绅皓一本正经看着金铎,声音压到最低:“就是因为你!”

这话金铎早就听那古怪灵精的千年仙男说过,眼神并没有任何异样。

自打奥运国宝海选锦城提前十天开锣的消息传出,这段时间全国各地难以计数的藏家玩友古董商闻风而至。

捡漏的,卖货的,交流的,争名气博出位出风头的,搞诈骗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整个锦城各个宾馆人满为患。

这种盛会必然少不了盗墓贼的参与!

北边的倒斗挖红薯支锅土耗子灰八爷,中原地区的坐地虎走地仙掘,南边的土夫子掘地虫坟蝎子地老鼠水鬼更是拿着自己的战利品打着各种旗号大举杀入锦城。

越是盛会,越是这类人活跃的舞台。

百年奥运,盛世降临。2008个前往鸟巢见证开幕盛典的名额分配到十四亿神州血脉,每七十万人中才能去一个。

这种机会,逮到就是赚到。光宗耀祖传唱三代绝不是虚妄。

想要去鸟巢,就得找最稀罕的文物,最珍贵的古董,最具代表性的精品,最具划时代意义的国宝。

持宝人可不管他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也不管他是偷的抢的,只要能拿斩落那2008个名额其中一个,那就万事大吉。

还有更深次的原因,那就是上过鸟巢的古董,必然身价倍增。

而盗墓贼们也趁着这个机会大肆出货。

贼赃鬼黑货交易过后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第一时间送出去。而最快最快的法子,自然非飞机莫属。

“我说的是真的。”

看着金铎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马绅皓又重复了一次。

金铎却是不回应。

“徐教授,你确定握东西就藏在白象肚子里?”

徐教授用力点头:“宁杀错勿放过。所有责任我来承担!”

特勤高层有了决断,说了一声好:“还有最后十五分钟。抓紧时间!”

当下临时聘请来的木匠抄起錾子斧子就要将六牙白象开膛破肚。

“别拆。”

冷不丁的一个声音传来,众人纷纷循声望去。

金铎站在那金丝楠门扇前轻声说道:“拆掉容易,装回去难。”

“东西不在里面。”

金铎今天穿的就是个劳保套装,光头的他看起来就跟山上的劳改犯没有任何区别。

“你是谁?谁叫你来的?”

徐教授冲着金铎怒斥:“无关人员都给我出去。”

马绅皓赶紧上来给众人介绍。

徐教授根本听不进去嗤之以鼻:“小唐搬来的救兵?玩瓷器的看得懂木器?”

“这不开玩笑呢。”

马绅皓还想要说话,金铎却说了一句:“你喜欢就拆!”

说完,金铎背手转身就往外走。

马绅皓有些着急,一把拉住金铎,冲着徐教授客客气气讲起金铎的来历。

旁边海关和特勤大脑袋们很是惊奇,不过徐教授却是怒不可遏拍案而起。

“原来害死我师兄的就是你!”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