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61 国宝,自己会说话

161 国宝,自己会说话

王老总沉着脸开口:“爸。你少说两句。”

“查!”

“随便查。”

木家老大逮着坤包,毫不在乎:“配合你们的检查是我们的责任。”

木老二手夹香烟遥遥指着金铎厉声叫道:“死扑街。你给我查。查出来我认栽。查不出来,我木家的损失全算在你头上。”

“劳大师。”

“小劳……”

马绅皓和伍洪顺飞快到了金铎跟前低低询问,语音发颤神色慌乱。

几个人在机库里找了一圈,愣是没发现有任何违禁品。

“小劳。该你了。哪件东西是违禁品,请你找出来。”

王老总轻声开口,所有人目光一瞬间齐齐投射在金铎身上。

金铎却是没有动手,只是轻声说了句话。

“什么?”

“蜀绣?唐卡?”

“啊!”

“不是吧。”

马绅皓身子大震,转身过去东张西望突然飞一般冲到十米外的一个箱子旁,抬手抓起两件货物:“是不是这个?”

“是不是?”

金铎平静点头。

伍洪顺白世红几个专家教授齐齐上来,乍眼一看,却是怔立当场。

两件货物中其中一件编织品是六牙白象的法毯。面料是绸缎,绣工是巴蜀最顶尖的蜀绣。法毯上全是佛教吉祥图案。宝幢、莲花、曼陀罗、菩提、吉祥结、法螺、宝瓶应有尽有。

另外一件东西则是雪域明珠的唐卡!

这幅唐卡是绿度母,也就是观音菩萨。全身绿色,一面二臂,头戴五佛宝冠,璎珞天衣,下身重裙。坐莲花月轮,左手乌巴拉花,右手作施愿印。

当看到这两件编织品的时候,木家老大的脸色早已变得异常难看和惊恐,木家老脸上杀机毕露。

“小劳。这是蜀绣啊。”

巴蜀本地通的伍洪顺对蜀绣和唐卡最为了解不过,眼里尽是迷惘。

这幅唐卡虽然珍稀,但还不至于达到违禁品的标准。

而且雪域明珠那边的唐卡和法物并不在禁止出境和交易名单,就连佛舍利都能出境,唐卡自然也不在话下。

其他人上来左看右看也是相当不解。

“哈哈。劳改犯,你找的就是这两件东西?”

徐银德逮着法衣哈哈大笑,讥笑嘲讽:“你是眼睛瞎了还是想出风头想疯了。”

“这两件是违禁品,我给他吃了。”

金铎轻漠冷冷:“不用你吃。你也不配。”

徐银德怒火燃起,对着金铎破口大骂。

这当口,木家老大慢步过来笑呵呵说道:“劳生。你说的禁品就是这个?”

“没错!”

木家老大哑然大笑:“劳生你认错了。这是我在锦城绣馆定制的蜀绣法毯。有发票可以证明。我在报关单上也写得很清楚。”

金铎神色淡然平静说道:“有发票只能证明他是你买的。不能证明他就是禁品。”

木家老二冲上来指着金铎叫道:“你说禁品就禁品?你他妈有种再说一次。冤枉老子,老子废了你全家。”

金铎抬眼望向木家老二。

顿时间,木老二只感觉就像是被一头毒蛇盯上,后脑勺传来丝丝凉意。

金铎那灰暮眼睛中透出的寒光让纵横江湖的木老二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滋的声音传遍机库!

金铎冷冷看着木家老二,那唐卡便自沿着缝隙分开!

唰的下。

金铎再往下撕。

须臾间,一件价值不菲的唐卡就被撕成数片。

突然,伍洪顺只感觉眼前金光一闪,灼刺双目,忍不住眯起双眼。

只见着在那唐卡中,赫然出现了一样东西!

金铎扔掉唐卡,右手轻轻一抖,一件金光闪闪的被单赫然摆在法毯之上。

那被单是一件丝质绸缎长袍,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但整件长袍却是鲜亮如新,给人一种极大的震撼。

被单非常薄,上面绣着大量花卉,有明有暗。各种花卉又绣金丝银线,即便是在光线黯淡的机库中,那被单上的金丝银线依旧耀眼夺魄。

绝不可能的一幕活生生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直叫现场所有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缂丝!”

“织金缂丝!”

“这怎么可能?”

伍洪顺直愣愣盯着这床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双手探在半空径自不敢去触碰这精美到极致的艺术品。

突然,伍洪顺倒吸一口冷气颤颤抖抖叫道:“明朝的。这是明朝的织金缂丝?”

这话出来,无异于深水炸弹,直把现场所有人炸得汗毛倒竖。

“天水冰山录。织金缂丝妆花绢。这就是实物。”

金铎嘴里冒出这话,伍洪顺马绅皓两个人身不由己打了个冷颤,白世红倒吸一口冷气,僵立当场。

天水冰山录对于其他人来说几乎就没人听过,就算在古玩圈和文博圈里这本书也是无聊至极。

但就是这本书,却是开创了一个时代先河。

他记载了严嵩父子被抄家的起因和详细账单。除去前面那短短百来十个字的开场白之外,剩下的六万多字,都是记载严嵩父子被抄没的家产。

这份抄家清单可以说比后来的嘉庆四年正月丁卯抄检和相府物品清单不知道要详细了多少倍。

“这是真的?”

“这,真是明朝的吗。小劳。”

“哈哈哈哈哈……”

“这是明朝的织金缂丝妆花绢?你在说笑话。我这个这是普通的床单而已。”

木家老大大笑辩解:“小劳先生,你这个玩笑一点也好笑。”

金铎木然说道:“她确实是床单。可他是四百年前的床单。说来也巧……”

“这张床单,定陵也有。”

“织金纱做底,和这床单一模一样。”

冷冷沉沉的话从金铎嘴里冒出来,现场人全都被吓着了。木家老大笑容凝结,直直死死看着金铎,眼睛里充满了不信和惊恐。

“哼。你说是明朝的就是明朝的。你说定陵有就定陵有了?”

金铎平静回应:“无论你们怎么伪装。你们忘了一点。”

“国宝,自己会说话。”

这话不仅让木家兄弟怔住,更叫其他人觉得无比新奇。

木家老二指着金铎鼻子厉声叫道:“死扑街痴线佬,我吊你老母全家。谁派你来坑我的。”

金铎冷眼盯了木家老二一眼,对方立刻被金铎那凄厉冰冷的眼神恫吓来往后退了一步。

金铎的眼神太过恐怖骇人。就像是濒死之人的死亡凝视。

那死灰般的眼神杀气凌冽,冷血中带着无尽残暴。令人胆寒。

木家老大这时候对着王老总说道:“王老总。我想请问这个人是哪个部门的人。他的上级是谁?”

“他说的话代表哪个部门?”

“哪个部门为他说的话负责?”

这话的杀伤力足够大,现场几方人马都不敢应声。

突然一个清朗威穆的声音传来:“小劳是我的人。”

“我负责。”

机库门口,一条黑影大步流星而来。

等到阳光敛去,那人已然到了众人面前。

“你是谁?”

木家老二对着来人厉声叫道。

对方那人长身挺立背着手大声回应:“唐宋元。”

这话出来,木家老二面色瞬变。木家老大却是笑容堆满小碎步到了唐宋元面前,双手齐出恭恭敬敬欠身弯腰:“您好唐总。久仰大名。”

“小弟木琛。去年唐总驾临港岛,我还和唐总喝过酒。”

“唐总您来得正好,这件事情,还请唐总为我们主持公道。”

唐宋元和木家老大握了握手轻声说道:“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说完,唐宋元到了金铎跟前,当先看了那织金缂丝床单,再用力一嗅抬头望向金铎:“天鲁省出的?”

金铎眼皮下垂,算是给了回应。

“马上联系总部。我要半年之内天鲁省所有被盗明代古墓的资料。传真给我。”

金铎轻声说道:“至少有十一个月。”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