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74 一只手一只眼睛

174 一只手一只眼睛

我可去尼玛的吧。

连你查资料都没查到的东西让小劳鉴定。

这他妈就差没把要挖小劳眼睛的报复行为明说出来了。

众人心里操着巴蜀最恶毒的言语把严嵩明全家前后九代人都问候了遍,犀利恶毒的眼神更是将严嵩明凌迟了千百万遍。

“我念书少。初中没毕业。日不落语字母都认不全。”

“严大师这枚硬币考到我了。”

此话一出,全场动容。

伍洪顺等人已经闭上了眼睛。

这话,相当于认输了。

眼睛没了!

“是吗?”

“原来劳大师不懂外语?真是抱歉。”

严嵩明给金铎道歉,但脸上却是不见任何愧疚:“早知道这样,我就拿我们神州古钱币过来了。”

“嗬嗬。是我的错。”

严嵩明皮笑肉不笑盯着金铎,眼睛深处杀意漫溢:“要不,我改天带五十大珍过来再向劳大师讨教?”

金铎的僵尸脸上不见任何情绪流露,淡淡说道:“单都接了,说什么也晚了。”

“人无信不立。规矩就是规矩。规矩坏了,人这个字,就立不起来了。”

这话出来,众人心头狂跳,对金铎生起最深的敬佩。

“这么说起来,劳大师是要把规矩坚持到底了。”

严嵩明还没说完,严子黄就抢先叫道:“那就请劳大师履行承诺吧。”

伍洪顺等人顿时气往泥丸冲,眼眶血丝浸染,悲愤万状。

“不急。”

金铎木然说道:“愿赌服输。在挖掉这只眼睛前,我想再看看这枚硬币。也让我长长记性。”

“严子黄大师,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您请。”

“时间很多。足够劳大师您大把挥霍。”

“小劳……”

唐宋元声音悲呛,上前一步到了金铎跟前。

金铎却是不理睬唐宋元,双眼凝望近在咫尺的硬币,突然做了一个所有人从未料到想到过的动作。

“我好好看看。”

说着,金铎抬手抓起钱币盒!

“完了!”

“小劳上手了。”

“小劳大师上手了!”

伍洪顺如遭雷亟大声叫喊:“劳大师。不要!”

唐宋元身子一抖抬眼望去犹如五雷轰顶,正要叫喊却又在下一秒痛苦闭上眼睛。

金铎,上手那枚银币了!

这措不及防的上手让严子黄初始一怔,继而头发竖起,眼球暴凸,双拳攥紧身子绷紧,痉挛颤抖。

上手了!

劳改犯上手了!

哪知眼睛看了挖哪只眼睛。

哪只手摸了砍哪只手下来。

这是劳改犯自己定的规矩!

这回他完了。

完了他。

死定了。

一只手一支眼睛,给老子拿过来。

从今往后,你就是独眼龙单手猫,一辈子残废,残废一辈子!

严嵩明冷冷看了自己不成器的儿子一眼,面不改色笃定自若,嘴角轻轻上扬,眼睛深处闪过大仇得报的无上快意。

上手?

上手了更好。更省事。

当着这么多的面,也不怕劳改犯敢赖账。

让他看就是。看多久都可以。

看够了,也该剁手挖眼了。

金铎拿起钱币盒的瞬间,唐宋元和伍洪顺便自抢上来要阻止,却是为时已晚。

这当口,两个人也看到了硬币的正面。

硬币正面是一个侧脸人头像。单从人像看不出他的性别。

人像高鼻大眼,炯炯有神,人头高昂,脖子粗硕有力。面部表情刚健中有透出几分的飒爽,让人清楚的感受到人像所显现出来的朝气与活力。

最特别的是人像的头发。

他披着一头飘逸长发,长发一绺一绺披洒在脑后,弯弯曲曲又栩栩如生。

在头像上方为LIBERTY字样,周围环绕十五颗五角小星。正下方有1794四个数字。

“自由?”

唐宋元死死盯着那LIBERTY单词,暗里念出声。

“这是自由女神?!”

“自由女神银币?”

“1794年?”

“怎么会没有面值?”

“难道是假的?”

唐宋元绞尽脑汁猜测这枚硬币来历出处,但却以失败告终。心头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焚天怒火。

没有面值的硬币拿给小劳认。小劳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杜家和蓝家穿一条裤子,杜洛老东西派严家来打头阵,真是好算计!

以唐宋元的学识,也只是能看懂那LIBERTY单词。其他的,唐宋元一无所知。

隔行如隔山,就就是最残酷的现实。

别说是外国银币,即便是神州古钱币,唐宋元也只认得历朝历代最具代表性的钱币。其他各种版本的,同样抓瞎。

即便如此,唐宋元在行里也是宗师级的人物。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全才。

古玩行里更是如此。

没有人敢说他懂得了全部的古玩,即便是老祖宗也不敢这么说。

小劳输了!

即便是唐宋元认得这枚硬币,但唐宋元也不敢也不会对金铎讲。

今天,是生死杀局。

即有文斗,也有武斗。

文斗是鉴定,武斗是赌命!

唐宋元要是对金铎讲了,那金铎一样的输,唐宋元以后也不用混了。

这时候,金铎已经放下了钱币。

金铎看钱币的时间很短,从拿起到放下不多三四秒。仿佛金铎就只是为了看那钱币正面的内容。

放下钱币的金铎面色沉定,无悲无喜。

唐宋元紧紧闭上眼睛,这时候的他是多么想听见金铎说出那句懂一点的话。

可惜,金铎没说。

没说,就是输了。

一只眼睛一只手,没了!

白白浪费一只手。

一只手都没了,好歹你也多看些时候啊!

唉。

“劳大师看完了。”

“看完了。”

“您怎么说?”

“这枚硬币让我长见识了。”

严嵩明一眼不眨瞄着金铎。金铎也在这时候抬起头。

两个人眼神在这一刻无声对撞在一起。

严嵩明眼瞳里迸发出你死我亡的滔天杀意,而这杀意落进金铎的灰暮的眼瞳里,竟是无声无息波澜不起。

严嵩明声音平静得叫人害怕:“我想亲耳听到劳大师的鉴定结果。如果劳大师给不出,也请您确认结果。”

金铎不说话,僵硬的脸看不到任何表情。

严子黄咬着牙,看金铎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狰狞而森怖。从牙缝里崩出来的凄厉声音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三度。

“劳大师。你还在等什么?”

“你该不会赖账反悔吧。”

金铎淡淡说道:“我字典里没有反悔赖账四个字……”

“明哥。”

唐宋元在这时候打断金铎的话,叫了严嵩明一声明哥。

严嵩明抬头正视唐宋元。目光阴鸷低声说道:“唐总那天放了子黄,我记你这个情。”

“以后唐总有什么交代,我这条命都是唐总的。”

这话唐宋元自然听得懂。下一秒唐宋元肃容肃声说道:“老祖宗的鬼手,只有小劳会。”

严嵩明还没接口,严子黄就凄声叫道:“唐总这是抬老祖宗来压人?”

唐宋元静静说道:“不看僧面看佛面。”

严嵩明轻声说道:“规矩是劳大师自己立的。刚才劳大师也确认了。

“劳大师既然是老祖宗的门徒,那就更应该守规矩。”

“如果老祖宗来了,他老人家也会支持。想当年,老祖宗砍的手还少了吗?”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