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76 我想给某些人机会

176 我想给某些人机会

金铎轻声说道:“如果错了,手和眼睛都拿去。严大师,今天还早,你介不介意我的手和眼睛多陪我半个小时。”

“用不了半个小时,十分钟就好。”

当下严嵩明就让严子黄拿那枚银币去检测。唐宋元自然不会让严子黄一个人去。

一挥手,伍洪顺立刻跟着严子黄快速走向街对面的临时办公室。

随着大西南片区奥运国宝海选临近,原先的临时办公室已经捯饬完毕改为组委会正式办公室。

办公室里各种设备一应俱全。其中就有金属分析仪。

现场一片肃静。

无数人望向金铎,神色千变万化百味杂陈,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铎就坐在那椅子上沉默如一尊雕像,似乎忘记了刚才经历的生死大战,他的样子云淡风轻,落在人们眼中,却是深不可测。

这当口,一个浓郁粤语腔调的普通话传来:“劳大师。我可以找你鉴定吗?”

“可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着一身材瘦高皮肤黝黑的中年人迈出人群走向金铎。

乍见这男子,唐宋元立刻沉下脸来,白世红马绅皓等人更是恨意滔天。

这人赫然是港岛木家老大木琛。

前几天木家兄弟走私的明代织金缂丝床单已经找到了出处。

一年之前,天鲁省和中州省交界处有一处古墓被盗。天鲁省文保赶去的时候古墓已经被洗劫一空。

盗墓人作案技术粗糙,人力开挖大墓之后采用暴力手段砸开两具棺椁,将棺椁内所有一切拿得干干净净。

文保部位随后展开清理发掘,查明这是一座明代古墓。墓主人是万历十六年进士李若讷的夫妻合葬墓。

根据现场留下的证据,很快就将其中一个盗墓贼抓获。但这人口风很紧拒不交代。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木家两兄弟的罪名也定不下来。这两个港岛人也一口咬死咬着不知道唐卡里有禁品得以逃过一劫。

唐宋元还以为木家两兄弟一定逃回港岛避风头,却怎么也没想到木琛还在锦城。更令唐宋元没料到的是,木琛竟然还打上门来了。

看木琛样子似乎不认识严嵩明。应该不是蓝家派来的人。

要真是蓝家派来的,唐宋元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木琛。

以唐宋元现在的地位和权势,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叫木琛吃不了兜着走。

木琛上来也不墨迹多话,拿出一件东西放在白毯上,冷漠叫道:“劳大师请掌眼。”

唐宋元垂目一看,顿时嗤了声。暗骂一句送人头。

木琛让金铎鉴定是一个帽筒。

所谓的帽筒就是原先官宦人家用来放置官帽的器物。

清代大人们都相当有钱,无论做什么都讲究一个逼格和文雅。

比如放置翎管有专门的盘子或者翎盂,放置朝珠的有专门的朝盒,放置帽子的有帽筒……

帽筒最先是在咸丰时候出现的,就是那个八国联军一来就跑到避暑山庄的咸丰。

帽筒的尺寸不高,清代的官帽放上去刚好合适。

“后挂彩!”

东西一拿出来,金铎的鉴定就结束。

后加彩这东西也就是针对晚清民国那些素面的老瓷器。蒋昌林第一次来见金铎被打脸,就是带的那后加彩的钧窑碗。

不过那只钧窑碗还是三次复烧,而这一件就是纯粹的后加彩之后完了再往炉子里过一遍就拿出来当老货卖了。

这种后加彩釉面很薄,就像是贴上去的一般。虽有点老味,但瞒不过明眼人。

“谢谢劳大师金口玉牙。”

木琛不反对不争执,从善如流含笑致谢,表现可圈可点让唐宋元相当意外,暗里揣测木琛的目的。

一个红包双手呈放在桌上,木琛拿着帽筒告辞离开。

唐宋元皱起眉头。

这红包都够买个咸丰时期官窑帽筒了,木琛想干什么?

“木先生,红包拿走。”

“啊。这是……”

“前三单免费。你是第三单。”

木琛愣了愣,立刻道谢向金铎鞠躬行礼收回红包,再彬彬有礼向唐宋元和严嵩明致礼,转身退回人群。

这一幕出来,唐宋元越发不解。不过唐宋元的心思压根不在木琛身上,摸出烟上前递给金铎一支:“那银币全世界就只有三枚全的?”

“要是全的,能值多少?”

金铎平静回应:“少说三百万。”

唐宋元呵呵一笑,目光却是瞥着严嵩明。眼睛里嘲弄满满,调侃味十足:“严大师,你这个漏放的可真不小。”

严嵩明淡定自若露出一抹不屑:“如果是真的,我就亏三百万而已。”

金铎这时候轻声开口:“严大师买这枚银币花了二十刀郎?”

“没错!”

金铎静静说道:“我说的单位也是刀郎。”

噌的下,严嵩明眼角狠狠跳动,咬着牙嘶声叫道:“是不是真的还两说。劳大师,别那么得意。你的手和眼睛,我要定了。”

唐宋元嘴角上翘,虎目间精光闪烁,拖长音调淡淡说道:“既然小劳说这世界上有三枚飘逸银币,那小劳至少见过一枚。”

“要不然,他也认不出来。”

严嵩明眼睛顿时定住,突然腾的下反应过来望向金铎,嘴巴发苦喉咙发干。

就在这时候,唐宋元接听电话。三秒后挂断,深深吸了一口烟,手里抓起一个恐龙蛋化石怅然叹息;“小劳。你刚说前三单免费。后面是不是要收费了。”

金铎随意嗯了声。

“为什么今天要前三单免费?”

“不为什么。我想,给某些人三次机会。”

唐宋元抿嘴一乐轻声说道:“事不过三。还行。”

唐宋元面容慢慢收紧,漠然说道:“那就开始收费鉴定吧。”

此话一出,严嵩明眨眨眼突然心头咯噔一下,扭身望向街对面。

突然间,一个高亢激昂的声音传来:“赢了!”

只见着办公室门口,中原摊位拿着扩音器用尽全力历史爆吼。

“劳大师赢了!”

“劳大师赢了!!”

轰!

现场摊贩们在呆滞几秒后突然爆出震天价响的呐喊和欢呼。

远远的,马绅皓高高举起手中银币疯一般冲了过来。

远远的,严子黄六神无主呆呆站在门口,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冲着自己老父亲黯然摇头。

霎那间严嵩明犹如五雷轰顶,三魂七魄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人群中,两个魁梧保安护送着伍洪顺到了摊位跟前。

马绅皓抖抖索索将金属分析仪鉴定单子砸在桌上。抽出紧紧揣在裤包里的手将那枚沾满汗水泪水仇恨的银币捧在手里声嘶力竭叫道。

“劳大师。你赢了!”

金铎没有去接银币,长然起身,修长的身体化作出鞘神兵,杀气漫卷摧枯拉朽,直杀天外。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