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80 这只碗,这只碗

180 这只碗,这只碗

好歹也给顾家大小姐留点面子。这叫人家怎么下得来台。

腾的下,顾颜冰顿时炸了毛,指着金铎厉声大叫:“你有什么了不起。”

“我就是比你了不起。”

金铎直视顾颜冰,苍暮的眼瞳中无情又绝情:“我就是比你顾颜冰有本事。”

顾颜冰错愕当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突然顾颜冰尖声怪叫:“你再说一次。”

“再说十次,你也没本事。”

金铎的声音加重,化作珠峰峰顶罡风:“你不服,只管来战。”

顾颜冰气得面无血色,姣好的玉脸上写满愤怒,眼睛里就跟火山喷发一般,岩浆冲霄遮天蔽日!

隔着老远,唐宋元一帮人都能清楚感受到顾颜冰心底的那股羞怒!

“劳改犯!”

顾颜冰一字一句叫道:“我顾颜冰这辈子跟你不死不休!”

“你给我记着。这辈子,我跟你没完!”

金铎苍暮灰败的眼瞳里流淌出一抹轻蔑:“还是那句话。没猜到这幅楹联答案之前,别来找虐。”

顾颜冰气得娇躯颤抖,突然嘶声尖叫:“别以为你横空出世有什么了不起。我顾颜冰,我顾颜冰——”

“在这里发誓,我这辈子会超过你!”

“我这辈子一定会超过你!”

金铎直视顾颜冰,苍暮蔼蔼的眼睛冷寂发誓,沙哑的声音沉凝冷漠得发指。

冰龙冰凤在这一块激烈碰撞,掀起滔天巨浪!

“再送你一句话。”

“没有什么毫无道理的横空出世。你认为的极限只是我的起点。你认为的绝不可能只是我的日常。”

“集齐你们顾家前世今生后代三辈子的努力凝萃在你身上,都赶不上我一根手指!”

这话从金铎嘴里冒出来,不仅顾颜冰被吓着,就连蓝家门徒也震撼当场。

这话不仅骂了顾颜冰,也骂了陈不负,更把顾家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三辈子的人都骂了进去。

金铎这话太狂了!

狂到极致,狂到没谱,狂到极端,狂得惊天动地!

足足过了好久好久,顾颜冰才从金铎的话中走出来。

此时此刻的顾颜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双眸死死盯着金铎,像是最毒的美杜莎。

“说答案。”

“哪个答案?”

金铎比顾颜冰更冷:“楹联还是这个碗?”

“碗!”

顾颜冰用尽最后一口气奋声嘶喊出声。

突然间,顾颜冰怔了下,吃惊看着金铎:“你怎么知道他是碗?”

这话出口,顾颜冰又后悔了。

顷刻间现场一帮人回过神来,面露惊悚。

唐宋元等人却是惊喜交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金铎说这个碎瓷是碗,那说明什么?

他解出来了?

“滴答!”

垮啦声响,滴答将破烂推车推到金铎跟前,又芾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默默坐下。

金铎抬手拎起一个木箱子,不疾不徐慢慢打开。

一瞬间的霎那,无数道惊诧茫然的目光齐刷刷打在木箱子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金铎的突然的开箱让很多人不解,就连唐宋元也摸不着脑门。

很快,金铎就打开了箱子。

厚厚的海绵中现出一只碗的轮廓。

唐宋元只是看了一眼便自再也挪不开眼睛。

这碗……

好醇厚的蛤蜊光!

这是……

金铎拇指食指探进海面,轻轻上扬,嘴里漠然叫道。

“顾颜冰。不怕你把这行诗剔来只剩下两个残字也别想考到我。”

“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

一只白碗从茫茫金海中慢慢浮出水面,印入所有人眼帘。

一片粉红霎时间盖住唐宋元瞪大的眼目,将唐宋元的眼睛染成烟花三月桃花岛漫天的红。

突然间,一团光陡然闪现,刺瞎唐宋元眼睛!

白光中,两只春燕振翅高飞!

唐宋元立刻转过头去,却又在千分之一秒睁开眼,本能的去看天空寻找那飞走的双飞燕。

猛地下,唐宋元心一抖,即刻调整视距,精利的目光直照那只白碗。

那两只双飞的春燕就在自己眼前,就在那桃花边上紧紧偎依呢喃细语。

“嗯?”

“咝!”

“这……”

忽然之间,唐宋元愣住了。

那一片粉红桃花并不是桃花,而是杏花!

杏花、双飞燕!

这是杏林春燕图碗!

一刹那的当口,唐宋元认出了这只碗的图形。

杏林春燕图碗……

杏林春燕……

难道,是那一只?

不会吧。

小劳怎么有得起这种盖世无双的东西?

“不负大师。您看看,您碎片全器是不是这只碗?”

一只碗轻轻摆在那雪白的白毯上。

雪白对雪白,互相映衬让那只碗变得更加的炫白。

这只碗尺寸不大,就跟家里吃饭的碗尺寸差不离。浑身留白处众多。

在碗的正面,是一枝盛开的粉色杏花。杏花后又是几枝绿色的柳条。

在娇艳的杏花旁边,有一对双飞燕相互偎依展翅飞翔。

杏花娇艳开、弱风扶柳柳枝飘,微风双燕斜。

一静一动,就像是一幅最美的画,又像是一张最美的抓拍照片。

一股最灵动最清丽最明丽最优雅最富韵诗的神州古典画扑面而来,继而将所有人的目光吸纳。

让每个人都深深陷入这自然的画卷中,迷醉痴狂无法自拔。

在碗的背面,有两句竖行行书诗词。

“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

在诗词的两边,还有三个红色的篆书款印。

所有人都被这只碗震撼到了。

这样画工超群结构严谨的图案一看就是出自官窑。

而且还是官窑的精品。

精品的极品。

极品中的极品。

无论是杏花柳条双飞燕,亦或是书写的笔锋笔法,还有那红色的篆书款印,都是一等一的高绝。

更绝的是,是这只碗的胎质。

太阳光照射下,碗内壁呈现出一种乳白玉光。晶莹剔透。

在碗的外壁,又呈现出另外的一层宝光。

不仅如此,那外壁上的杏花柳条和双飞燕都能在内壁清隐隐可见。

这是一个美到了极致的碗!

完美无瑕!

“这是,乾隆杏林春燕图碗?”

唐宋元呐呐叫出这碗的名字,呼出来的气滚烫得都能烤熟鸡蛋。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金铎轻声说道:“我只知道,她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现在在大日不落博物馆九十五号大维德展厅。”

“具体的,还要问不负大师。”

唐宋元没有说话,两只足以烧开冰水的热眸直直打在杏林春燕图碗上,心情激动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只碗,这只碗呀。

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当年这对乾隆年制的图碗存放在圆明园,后来流散海外。有一只落在了日不落大维德爵士手里。

大维德因为疾病缠身将这只碗连同其他多件一等一的国宝全部捐赠给了日不落博物馆。

其中,就包括了败家子溥仪抵押给天都盐业银行的多件稀世珍宝。

大维德是谁?

在所有老外收藏家里,他是收藏神州瓷器最牛逼的人,没有之一。

哪怕后面名动天下被神州两岸三地众多顶级大咖奉为偶像的安思远出来之后,他也比不过大维德。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