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过河卒> 第四十章 总坛

第四十章 总坛

齐玄素又与老人聊了些有关白莲教的事情。

当年那个几百人的香堂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最少也有万余人。

可能还不止,因为白莲教之人来到此处洞天时被分散传送到各个地方,经过上百年才逐渐恢复联系,谁也不能掌握全部信息,万余人只是一个粗略估计,与实际存在很大的偏差,仔细一算,几万人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这里的人不会老死,人口数量只会不断增加,而不会减少,至于一去山中不复返的修为有成之人,终究是极少数而已。

根据老人所说,白莲教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香堂的规模。大约在二百年前,在老掌教之子的提议下,举行了一次大会。

老掌教就是他们未曾进入洞天时的香堂掌教,后来大家分散各地,各自组建香堂,这位掌教也就成了老掌教。至于为什么是老掌教之子出面,而不是老掌教本人,自然是因为老掌教本人已经受了“云神”的点化,一去不复返了。

这位老掌教之子倡议大伙干脆另立教主,因为在外面的时候,白莲教的确是有教主的,不仅有教主,而且还有圣女。

白莲教当然比不得道门这般组织严密,其教主更无法与道门大掌教相提并论,甚至还不如六代大掌教。可不管怎么说,终究有个名义上的话事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莲教的教主更像是所谓的武林盟主,除了能召开武林大会之外,基本没什么作用。

所以白莲教本质上还是各个香堂自行其是,历次起事也是一个香堂拉起一路人马,每次都是十八路诸侯的局面,没有统一指挥,故而总被逐个击破。

直到徐祖整合白莲教为青阳教,兼任教主,麾下三大将军,教主才有了实权,不过也是昙花一现。再后来就是“天廷”了,金公祖师的确掌握实权,可是距离白莲教时代已经过去了近五百年之久。

正因为教主的弱势,各香堂也不反对推举教主,甚至几个大香堂的掌教还摩拳擦掌,想要争夺教主之位。最终的结果是老掌教之子成了教主,老掌教到底是余威犹在,荫庇子孙。教主又立了新的教规,毕竟大伙已经改信云神了,不再是无生老母,这规矩自然也要改一改了。

还有圣女,虽然没有教主这么重要,但也要选一下,因为只局限于女子,竞争相对没有那么激烈,还要拉人凑数,比较好选。

齐玄素听了一下,觉得这个与

世隔绝的白莲教竟然与道门有几分相似,教主就是弱势版的简化大掌教,圣女起到了类似大掌教夫人和三位副掌教大真人的作用,不过同样是弱化版的,剩下的一众香堂掌教就是强化版的参知真人了,掌握真正实权并负责推举教主。

如今教主坐镇总坛,虽然不掌握绝对权力,但好似春秋时期的天子,诸侯们名义上还要尊崇天子,不时朝拜天子,天子也会调解诸侯之间的各种矛盾。

总坛就在“云神”所居大山的入口位置,好似守门人,齐玄素要前往核心区域,必然要经过这里。

齐玄素知悉此事之后,心中有了定数,作别此老,继续踏上路程。

齐玄素并不打算干涉这些人的生活,与洞天合道之人,已经无法离开洞天,还是顺其自然为好。若是有朝一日,洞天倾塌覆灭,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命运。大势浩浩汤汤,不因尧存,不因纣亡。

普通教徒前往总坛,可能要走上个一年半载,齐玄素乘风而行,只要一两日的工夫就够了。

齐玄素很快便看到了那座“云神”居住的大山,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其实仍旧隔着相当距离,不过已经能看得比较分明,果然是云雾缭绕,远远只能看到一座山峰探出,其余皆是白雾茫茫,好似云海中的一座孤岛。

云海上空似乎还有禁制阵法。

如果贸然进入其中,很可能迷失在滚滚云海之中。

唯有正面方向有一条隐约可见的进山道路,刚好被一座城寨堵住,想来那就是白莲教的总坛了。

齐玄素当然可以强闯过去,不过他没这么做,而是降下身形,打算先探一探虚实。

就算他的猜测没错,“云神”并非云中君,达不到二劫仙人的高度,但万一是第二个何罗神呢?现在龙小白不知去了哪里,也没有五娘这种随身助力,甚至就连最后一张“希瑞经”书页都用掉了,仅凭他一个人是没办法跟仙人掰手腕的,还是要小心为好。

对于齐玄素而言,前途一片光明,就没必要太过冒险。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拼上性命也要博取一个机会的时候了,多少讲究点千金之子戒垂堂。

这个

城寨不算大,也就千余口人,不过比齐玄素先前去的那个聚落大了不少,而且其中之人的修为明显整体高出一个层次,看来总坛还是颇有威慑力的。

齐玄素降下身形,直接来到城寨之中。

如此行为,很快便吸引了城寨护卫的注意力。

一群人立刻围了过来,虽然没有甲胄在身,但都不是庸手,皆是先天之人,领头之人更是有归真阶段。

虽然这里没有成体系的教学,但那些被“云神”点化之人应该留下了一些自创的功法。发展也要讲究体量,道门的体量决定了道门的二百年奇迹,从四分五裂到半壁世界。这里最开始的时候只有几百人,能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

齐玄素一挥袖,掀起一阵清风,将这些人向后推出数丈距离,说道:“我此来并无恶意。”

这些人也是识货之人,见齐玄素先是从天而降,又露了这么一手,立时变了口风,为首之人道:“不知尊驾从何处来?”

齐玄素很想说“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不过还是忍住了,说道:“从昆仑玉京而来。”

为首之人立时吸了一口凉气,昆仑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怕他们生在这与世隔绝之地,也从长辈们的口中知晓了昆仑神山的存在,乃是万山之祖、道门祖庭、神人混居的仙境所在、太上道祖的讲道炼丹之地。

便在此时,又有一人问道:“可是那‘天上白玉京’的玉京?”

齐玄素循声望去,竟是个女子。看上去与齐玄素年纪相差不多,相貌姣好,气态端庄,一身素衣,倒是看不出身材如何。

再看周围其他人的反应,不仅给那女子让开一条道路,而且面露恭敬之色。

按照老人的说法,总坛主要人物有两个,一个是教主,一个是圣女。然后就是一些长老之流,未必掌握多大的权势,但是道高望重,颇有威望。

这个女子年纪不大,肯定不是长老,又是一身白衣,在众人中显得鹤立鸡群,白莲教名中有个“白”字,本就崇尚白色,“云神”也是白色,多半就是圣女了。

齐玄素解释道:“昆仑洞天落地之后,玉京已经不在天上。”

女子脸色一肃:“阁下是道门之人。”

齐玄素回答道:“中原天下,上至皇

帝诸王,下至江湖草莽,无不是道门之人。”

女子想了想,又问道:“尊驾认识苏真人吗?”

这倒是印证了齐玄素的猜测,苏元载明显不是第一次来到此地,都跟这些白莲教之人混熟了,俨然把这里当作是自家花园。

至于朝廷之人是怎么知晓这件事的,原因也不复杂,只要在中原大地的范围内,每个地方都是两套体系,一套是道府体系,一套是朝廷的地方三司体系。云梦泽神异,湘州道府这边被苏元载压下了,朝廷那边不归苏元载管,自然是上报朝廷,于是朝廷派了“客栈”处理此事。

齐玄素问道:“是苏公辅苏真人吗?”

“公辅”便是苏元载的表字。

女子点头道:“正是。”

齐玄素道:“实不相瞒,苏真人之姐便是我道侣之师。”

女子明显怔了一下,有一个明显的思考过程,毕竟这个亲戚关系多少有点绕。

严格来说,苏元载算是张月鹿的半个舅舅,张月鹿也可以叫师叔,大概就是这么个关系。

齐玄素道:“进来的时候,苏真人还在我的前头,你们见过苏真人吗?”

女子摇了摇头:“还未见到苏真人。”

齐玄素沉吟起来。

难道苏元载等人被传送到了更远的地方?他是第一个赶到此地的?

那么他是先在这里盘桓几日,看一看再说?还是先一步进入这座云雾缭绕的大山?

怕就怕,没等到龙小白或者苏元载,先把周梦遥等来了。

齐玄素孤身一人对上周梦遥,哪怕周梦遥遭受重创,齐玄素也不敢说自己能全身而退,毕竟周梦遥的仙人底子摆在那里,齐玄素还是有点虚。

上次不虚,是因为身处玉京,相当于天子脚下,齐玄素自然硬气得很,现在相当于荒郊野外,最适合杀人灭口。

铅笔小说 23qb.net

<=21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