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福地

促膝长谈。

讲述了一路走来,那坎坷似乎都已成为了话中的笑淡,却依旧让人热血沸腾,为之惊叹。惊叹于曾经的天才蛰伏八百年,一飞冲天,终于获得了安身立命的本事,拥有了不俗的地位。

蓦回首,过尽山帆已千年。

再相见时,一句道兄,尽在其中。

涂山君也由衷感到高兴。

原本还担心陨炎无法从天阳神宗的樊笼之中破开局面,如今看来他是多虑。以陨炎的天赋才情,没有踏入元婴只是在等,等待进入阳城的地下道宫获得大能的传承。

当然,这也离不开天阳神宗另一批修士的支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帮派。

哪怕伪装的再怎么高尚,帮派依旧是帮派。

宗门是,王朝是,帮社更是。

话终有尽时。

哪怕还想这样的时间持续下去,却也不能耽误了正事。

紫少晴此时终于返回洞府。

正看到熔座上的魁梧老人走来,笑着说道:“些许事情我会让你大哥去办,少晴你安排三娘住下。”

紫少晴哪怕一肚子疑问,还是没有问出,只能拱手称喏,让三娘随她去。

越过洞府熔地天池,穿行浓郁的灵气。

踏上长廊。

紫少晴打量着身旁的许三娘。

虽然都是大真人,实际上三娘早就臻至假婴。

只不过因为一路逃亡没有个安稳的时候,这才压制了自身的灵机气息,因此,她在修为上是逊色于三娘的。

“涂山君……”

“涂山大哥……”

两人似乎都怀揣着心思,竟一时没有注意在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紫少晴颔首。

许三娘笑了笑,问道:“涂山大哥有孩子了?”

“你是说惊鸿啊。”

“惊鸿?”

“涂山惊鸿。”

“早年被他送入万法宗修行,如今早已成为东荒万法风头正劲的年轻一辈,这孩子也念旧,时常来看望我们。”

紫少晴像是找到了外援似的,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坚定了不少。

三娘诧异的看着身旁身着紫袍的修士,陷入沉思。

既然涂山大哥是主魂器灵,那怎么可能会拥有后人,也许是收养来的。毕竟像涂山君这样的人,他会为了一个人还暂留在一地许久。

这也就不奇怪了。

“你呢,如何与他相识?”

紫少晴看出许三娘和涂山君的关系深厚。

如果关系不够深厚,也不会奔波至天阳神宗。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如果说是挚友的话,多少有些欺骗自己。

哪怕如何的粉饰装点,异性之间的纯洁友谊也是不存在的

那其中复杂就需要深究了。

“也算机缘巧合。”三娘回忆与涂山君的相遇,确实颇有奇异之处。

至于之后的繁杂则不足道也。

“你是他徒弟?”

“不是。”

三娘果断的摇头。

她显然不能透露太多事情。

现在大器宗裴氏一定在搜捕他们,其次,说的太多也会暴露涂山君的身份。道兵器灵,足以在修行界引起轩然大波。

紫少晴沉默了许久。

当年登上灵舟时候的场景历历在目。

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复杂。

她也没有再问,这一切斗不过是她个人的猜测和骤听消息,惊诧之余的心神动荡,倒也没有需要说的,哪怕真是道侣也没什么错的,只是心中仍有些许的不从容,无法释怀罢了。

……

陨炎尊者没有离开熔座道场,而是走出了洞府直奔熔座之下。

他肯定不能返回天阳神宗,纵然以他的身份不会被查,但宗内多有圣人、老祖,万一被看出跟脚,他不好与人解释,也就只能深入地下。

地下是一方五阶灵脉。

灵气上佳。

伴生自天阳神宗。

而且,这里还是火凤延伸之地,火气充足。

既然不管是灵气还是火气都算是是煞气的一种,他也就不用担心需要单独为涂山君寻找煞气充足之地,离的远了,总归是不放心的。

此一熔岩国度。

潜于池的荒兽在察觉到陨炎尊者的气息之后迅速跑开。

那些跳跃的宛若巴掌大花生人的‘精灵’也迅速躲到了岩石裂隙、巨石的背后,小心翼翼的歪出脑袋看着那道身着九阳炎神法袍的魁梧身影。

陨炎尊者继续下潜,直到抵达空旷溶洞,一轮明珠般的圆月在此当小天地悬挂。

“这里是?”

变成赤发小鬼的涂山君惊讶的看着这一方小天地。

那轮明月在陨炎尊者抵达之后迸发炽热的光芒,好似化作元日。

而原本在此地奔走的精灵也迅速躲起来。

陨炎解答道:“福地。”

“与洞天不同,福地不仅拥有充裕的灵气,还有强大的宝物维持,不然我也不会选择在此地演化道场,就是因为这‘凤眸’福地。”说着,陨炎尊者看向了小天地上空的那轮元日。

“那是一只火凤眼。”

“若是售卖出去,尊者都要抢破头。”陨炎笑着说道。

涂山君惊叹不已的望向那一眉火凤眼。

一般的尊者都拥有自己的道场,而道场多是五阶灵脉。

没有灵脉就无法维系修为,甚至会导致自身的修为倒退,这也是为什么越繁华的地方拥有的高修越多的原因。

一旦远走他方,没有充足的灵脉,尊者定然无法发挥出自身的实力,甚至会导致消耗的法力无法补充。

龙趴在小水洼是活不下来的。

但是,哪怕是尊者也不见得能拥有福地。

坐在陨炎肩膀上的赤发小鬼不由感叹当年的穷兄弟阔了。

这应该还是只是冰山一角。陨炎拥有火凤血脉,其纯度更是比当年的年轻一辈更强大,如今怕是地位不会低于道子,甚至他本身就是道子。

大宗道子到底拥有多少好东西,涂山君想象不出。

管中窥豹,道子定然拥有配套自身的顶级资源。

在这样的资源冲击下,再加上自身修行的天赋,自然就能走到别人的前面,甚至在同阶之中也是无敌的存在。

这还是道子。

那已成道的圣主呢?

当年他们可也都是道子啊。

‘差距。’

涂山君不免沉吟起来。

在这样的加持下,强者只会更强,弱者只会越弱。

越往后的境界,带来的差距甚至比曾经弱小时候还要大。

他总被对手评为同阶无敌,实际上他知道自己的本事。

不说法力的问题,他最大的底牌就是幡中的阴神,但要说能和大宗的底蕴媲美,应该也是不能的,更不用说和那些脱颖而出的道子相比了。

真有同阶无敌吗?

当然没有。

从没有什么同阶无敌,只有更强且天赋更恐怖的年轻人出现。

每个同阶无敌的修士在自己故事里,都是传奇,只不过,他还没有碰到更强大的修士而已。

陨炎并不知道涂山君的感触,他操控术法将福地和灵脉的灵气聚拢。

紧接着起一方高台,示意涂山君走上去。

涂山君回头看了看陨炎,张口却没有多言,而是跳上高台。

他现在这个状况,也只能吸一波老兄弟的血了,不然,没有主魂身,他就像是个植物人。

等赤发小鬼落在高台上,身形也随之变成了丈许模样的青铁幡,黑金玉主杆上挑着一面如铁券的长幡。

青幡以金线封装起来,绘制万千恶鬼踏雾狰狞,栩栩如生。

最上头。

半身骷髅恶鬼咬紧了魂幡,枯骨双手各死死的抓着两条副幡仙絮,犹如烛火飘动,亦如恶鬼凝视,骷髅恶鬼平静的望向前方。

陨炎尊者此时终于看清了此时魂幡模样。

朗声道:“好!”

他也说不上这件道兵哪里好,就是觉得好!

更回忆起当年并肩作战,那时候涂山君跟他说,只要宰一个修士让他吞魂炼魄就能进阶修为,他还半信半疑,现在终于明白是因为什么。

既然是尊魂幡的主魂,收纳了阴神自然就会稳固自身实力。

“血煞宗死的不冤。”

陨炎尊者笑着说道。

整个小荒域,能炼制

铅笔小说 23qb.net

<=16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