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问鼎十国> 第二十一章 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第二十一章 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汴京。

相对不太安分的洛阳,汴京反而更加稳定。

潘美、高怀德的坐镇,就算有异心的,也不敢乱来。

加上罗幼度在开封府累积下来的名望,百姓对于新朝还是有一定的期待。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能够影响军方的两位大佬正在江陵比赛钓鱼。

这见过晋阳城那六城相连的规模,罗幼度回到汴京,就觉得浑身不是滋味。

汴京实在是太小了……

只是罗幼度并没有迁都的打算,至少未来十年,没有这个念头。

汴京再小,也是这个时代意义上的中原之一。

五代诸侯入主中原,大多攻入汴京之后,就开始传檄天下,邀四方来归,并非没有原因的。

这是一个象征,中原天子,若不在中原,还叫什么中原天子?

迁都,得天下一统以后,四方安定,才能做的选择。

当然关键一点,还是没钱。

汴京再小,漕运上的优势是任何地方都无法取代的。

汴水横亘中国,首承大河,漕引江湖,利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

国都在汴京,仅转进的节省下来的钱,都是天文数字。

现在的中原经不起折腾,有迁都的钱,还不如南北征战,尽快一统。

毕竟当皇帝,不是为了享乐。

罗幼度搂着符清儿,胡思乱想着。

符清儿在一旁跟他商议着将周娥皇进宫的事情,碎碎念念。

罗幼度跟郭荣有着相同的问题:后嗣太少。

符清儿在罗幼度出征的时候,跟着姐姐前符后学了不少当皇后的心得,对于子嗣这方面更是耳提面命。

罗幼度说道:“一切都听皇后的。”

与符清儿温存了会儿,罗幼度前往延和殿处理政务。

看着议事厅一份一份的奏章,罗幼度一个头两个大。

此次出征北汉是不得已之举,为的就是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效果是显著的,但对于国家的经济压力却也可以预见。

此番出征动兵近乎十万,后勤役夫二十万人次。

闪电战为什么出人意料,那是因为违背常理。

这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并非是一句空话。

在粮食没有准备到位的情况下,想要发动大战。

结果就是需要成倍地调动人力物力财力以支持。

别看这一仗只打了二十七天,大军来来回回不过一个月余,可朝廷所花费的财力物力,甚至超过了北伐幽州之战。

北伐幽州之战朝廷准备了一年余,很多事情都是顺理成章。

但这次奇袭北汉,朝廷需要中止很多已经筹备的工作,一切事物都为军事调度让步,影响极大。

罗幼度这里打是打爽了,政治战略目的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这一坐下来,看着面前这“冲动后的结果”,罗幼度有一种想要撞墙的感觉。

这就是有准备与无准备的区别。

“还真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罗幼度看着议事厅的大佬们那无声的反抗,拍了拍脸颊,自语道:“得让南唐、定难出点血才行。他们最是跳脱,不出点血,太亏了。”

“去议事厅,将三位相公请来议事。”

罗幼度招呼了一声。

三位相公分别是王溥、魏仁浦、宋琪。

罗幼度以王溥为首相,魏仁浦为次相,宋琪以参知政事的身份入议政厅。

三相中论及能力,魏仁浦为首,但以名望来说王溥最高,宋琪居于两者之间。

为了庙堂的稳定,罗幼度短期内不准备换相,但会以参知政事的名义一步步将窦仪、赵普安排入议政厅,用自己的心腹掌控庙堂的行政大权。

对于王溥、魏仁浦的未来,罗幼度都想好了。

前者重名,罗幼度未来会给他一个体面的方式离开,赚足名望。

这是他站对位子的褒奖。

魏仁浦,他的才华能力太让罗幼度喜欢了。

但这样的人首相是不能给他的,授予三公职位,留在庙堂出谋划策,动脑子就好,事情就交给宋琪、窦仪、赵普这些人去干。

这个时间段,王溥、魏仁浦、宋琪都在议政厅理事。

得到召见,三人一并步入大殿。

“我刚刚看了奏章,确实……新朝财政有些吃紧。我得负主要责任……只是向我要钱,这就不要想了,我比你们更穷,北汉的国库还比不上我查抄萧思温家的所得。不过朕想到一个法子,可以回回本。这登基大典得寻个时间办了,稍微弄得大一点,邀周边诸侯派人参加。参加登基大典,总不至于空手来吧。收些礼品,扩充一些国库,应对眼前之急。”

王溥、魏仁浦、宋琪面面相觑。

道理是这个道理,说得如此直白,只怕也就罗幼度一人了。

王溥咳了咳,缓解尴尬,说道:“确实定了几个日子,由陛下决择。来年大年初一,二月二,三月三,还有三月十六,皆是好日子。”

罗幼度想了想道:“那就订二月二,大年初一,太赶,得给他们准备礼物的时间。三月以后,又太晚。二月二,龙抬头,也算是一个吉利。”

王溥、魏仁浦、宋琪自无异议。

“此外……”罗幼度说着望向殿下众人,说道:“鉴于赵匡胤谋逆,宫中上下竟无任何应对之法,可见皇宫制度有着巨大的漏洞。朕欲开武德司,诸公可有异议?”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严厉。

摆明了不是商量的态度。

王溥、魏仁浦、宋琪三人都不太乐意,却也明白有了赵匡胤、范质这两个的前车之鉴,这皇宫政策制度不加以改变,任谁来当这个皇帝都睡不好觉。

也没有在这个当头触犯罗幼度的眉头。

武德司改不改名,以后再论,但是当前之要,先要将机构弄出来。

这皇帝必须要有眼线,也必须要有杀人的刀。

接下来一段时间,新朝就围着建宗庙,举办登基大典这两件大事筹备。

罗幼度也开始一步步调动官员的职位,让有能力有与自己走得近的人升迁,有能力不跟自己走得近的继续熬一熬,这叫历练。

因前朝关系网爬上来的,自然要清算一波。

想治民,得先治吏。

罗幼度治吏之心,并不是说说的。

罗幼度老上司崔衍已经因年纪致仕,罗幼度准许他加转一官致仕,还许他领半数薪俸,安享晚年。

他这一退,开封府待制的位置就空缺了。

罗幼度没有继续安排人接替,而是让开封府判官薛居正调入吏部担任侍郎,将寇湘提拔上来,授予他权开封府事。

这命令一下。

京畿上下的所有达官贵胄都有一种脚底发凉的感觉。

寇湘已经继阎王罗之后,正式给人称呼为判官寇。

有这一白脸判官在,任谁犯事都得悠着点。

曲阜孔家。

孔尧看着门口的衙役,怒道:“安县尉,你这是要做什么?”

安康顺苦笑道:“县令让我来征收粮税,孔先生乃当代大贤,莫要为难在下了。”

孔尧看着凶神恶煞的衙役,气急败坏地道:“又不是不上缴,哪有强行征收的道理!”

安康顺心底冷笑,暗忖:要不是生得好,老子真就来抢了,跟你逼逼赖赖。

要说世家,这天下不管是什么王谢五姓,跟孔家相比,都是过眼云烟。

一直以来,孔家都因出了孔子这一个圣人,而受到了各朝各代的优待,甚至于还授予公爵、王爵。

但五代时期,军阀林立,武夫当政,孔家的噩梦因此到来。

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武夫,他们只认得自己手中的刀,不是你姓不姓孔。

向来受到优待的孔家,在这段时间里几近灭族。

亏得出现了一个孔仁玉续上了孔家血脉,孔家的地位于五代这数十年间,毫无疑问处于封建时代的低谷。

直到郭威立国建周,到曲阜祭祀孔子,同时召见孔仁玉,赏五品官服及银器、杂彩,甚至特许孔家子孙无须缴纳田税,方才让孔家的情况有所好转。

不过到了郭荣这里,孔家的好日子又到头了。

郭荣直接取消曲阜孔氏受优待免纳租税的特权,照平民缴纳租赋。

这一下可击中了孔家的软肋,圣人之后,岂能与平民百姓一样?

不过面对强势的郭荣,孔家不敢说什么。

在郭荣病重时,孔家曾上书符皇后,免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