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万千星火> 第六章 杜桑德主义

第六章 杜桑德主义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认知到“这么做是正确的”的人数量并不算少。但会因为“这么做是正确的”而去执行认知的人却少的可怜。

知行合一这种事情如果容易做,那也不至于让阳明先生专门提出来,作为对人的道德要求——毕竟正确的事情往往都不容易去做,而人总是愿意向着阻力更小的方向去“偷懒”的。

知行合一对于纽萨尔地区的神学士以及教士们而言,同样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偷懒,而是单纯的……被迫区分。

新生的纽萨尔正在逐渐摆脱混乱和惊恐, 杜桑德的统治在一个月之内为整个纽萨尔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工厂的生产产品数量需要得到工业厅的指标才能生产,以此确保整个纽萨尔对于战略物资的消耗不会超出控制。

原本能够开足马力生产物资的工厂逐渐排不满生产任务之后,工人们开始获得了足够的休息时间和业余时间。而这些业余时间,则被内政局的高级哥布林们利用了起来——所有工人都需要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学习。

学习的内容主要包括扫盲类的识字和基础数学,同时也会加入一些有关社会公德、交通法规、劳动保护之类的相关知识。

负责给工人们进行扫盲教育的,基本都是还在学校里就读的学生。内政局会为这些学生们支付一笔额外津贴, 作为奖励他们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授课的奖赏。而为了这笔额外津贴,各个学校里的竞争都很激烈——不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肯定是抢不到这种好工作的。

而为了让这些年轻学生们有个外快, 让工人们能够尽快扫盲,让纽萨尔的财政状况稍微健康一点……杜桑德连续签署了四个法案,才让这套“腾笼换鸟”的招数成为了可能。

总之,在纽萨尔现在的这套行政体系之下,所有的“变化”,首先都需要得到杜桑德的许可批准之后才能执行。往好了说,这是纽萨尔大权系于杜桑德一身的体现。而往坏了说……这就意味着现在整个纽萨尔的行政机构和管理组织仍然处于一个非常“被动”的状态。

他们能够接收命令并且完成任务,但却不能自行发现问题,并且予以解决。

杜桑德感觉自己可能已经快累死了。为了不成为第一个被累死在岗位上的造反者,杜桑德决心提拔一批人来分担一些其他职责。

内政方面的唯一人选就是埃斯科瓦尔,毕竟他现在已经被彻底绑定在了纽萨尔的战车上。

其他候选人要么是经验不足,要么是不够可靠。尤其是那位侯爵夫人——在杜桑德开始寻找内政领域负责人之后,侯爵夫人竟然专门遣人给杜桑德送来了一封信。内容大概是摆事实讲道理,宣称自己在杜桑德被剥夺了一切权利的时候,在内政领域干得很不错。她的工作刚刚展开,如果能够让她重新负责内政这一摊子事务,之后的效果一定会很好云云。

看到这封自荐信的杜桑德冷笑两声, 然后下令加强了对侯爵夫人的看管力度。

这倒不是因为杜桑德对拉法耶特侯爵本人有什么意见,恰恰相反,他对侯爵先生的印象相当不错。

杜桑德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那些搞不清楚情况,而且还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蠢货。好吧,他不光是不喜欢——他憎恨这样的蠢货。

侯爵夫人,毫无疑问就是一个这样的蠢货。

从某个角度来说,她的行动和举措几乎可以称之为帝国女性的最先进代表——一个寡妇,不甘心在家中一天到晚围着儿子转,反而想要出来就业并且为自己谋取到更好的未来……侯爵夫人的行为从根本上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是杜桑德一直在试图鼓励和引导的“多元就业”的表现。

但你盯着内政负责人的位置,而且还把之前那点破事儿拿出来说……这就很可恶了。

要不是担心杜尚的情感不好接受,杜桑德现在是真想让这位侯爵夫人死于非命算了。但……有些事情不能开头,杜桑德非常确信,如果自己用这种手段来解决一切自己看不顺眼的人,那以后整个纽萨尔就得成为建立在“艾卡”之上的国家了。

是的,艾卡改名了。杜桑德非常没有新意的,对纽萨尔纹章管理处进行了重组。然后将原来的“纹章管理处”更名为“全纽萨尔肃清反动派和怠工非常人民委员会”。

缩写发音仍然是“艾卡”,但杜桑德却对这个名字非常满意。

尤其是“非常人民委员会”的部分。准确的说,“人民委员会”这个词汇让杜桑德非常满意和开心。

他感觉自己所熟知的那个世界, 好像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

·

·

“我觉得,你的小未婚夫起名的本事实在是不怎么样。”奥林的印刷工厂里, 外交官舒尔茨先生对洛琳抱怨道,“他就算不知道怎么给情报机构起名字,至少也可以参考一下‘暗卫’或者‘热心党’这种现成的样板吧?”

“如果您希望自己的领导者是一个循规蹈矩,会参照肯定已经失败了的组织来规划自己的行动……那您大可去奥林的艾卡谋求一份职位。”洛琳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我不认为‘中央特科’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

洛琳维护杜桑德,倒不光是因为维护自己的未婚夫,她确实认为这个名字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还透着一股自信。

她能够从中读出杜桑德对于自己成立的这个组织的期许。所谓中央特科,那就是要作为未来整个纽萨尔情报系统的核心。毫无疑问,奥林将会是未来情报作战的“中央”。这样的位置上,让纽萨尔人民中央特别行动科来处理相关事项,倒是挺合适的。

她维护杜桑德的更重要的一点,则是杜桑德根据她的要求所发来的政治纲领和行动目标。凭借着这份政治纲领,洛琳在半个月内已经吸纳了超过20名各行各业的特科成员。

杜桑德送来的政治纲领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名字,它叫“杜桑德主义”。

杜桑德主义一共有四个核心主张,摆在最前面的,最“开门见山”的主张也是最直截了当的一条——【应当用暴力手段,推翻吸附在全人类身上、不断汲取血肉的皇室、执政官和贵族,彻底终结他们的】

第二条则是第一条的延续,【应当利用一切手段彻底消灭特权阶级,无论性别、宗教信仰或职业,人生而平等。】

第三条则是对未来的期许和展望,【应当建立一个来自于人民,依托于人民,服务于人民的政府。这个政府必须能够代表人民,并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第四条……和“全纽萨尔肃清反动派和怠工非常人民委员会”以及“中央特科”这两个名字一样,都是杜桑德的个人“爱好”的体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全人类的幸福,一切都靠我们自己!】

四个核心主张层层递进,几乎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能够马上明白这个“杜桑德主义”的目的是什么。虽然缺乏足够丰厚的理论基础作为支撑,但杜桑德主义却已经领先了帝国其他政治主张不知道多少。

在这个主张诞生之前,帝国其他贵族政党的纲领都很简单。用四个字就能完美概括他们的核心目的——党同伐异。

没有人在乎贫民,没有人在意自由民。贵族们团结在一起,目的是从其他贵族手里争夺权利和权益。偶尔诞生的平民政党,也只是试图保护自由民,让贵族们把收割对象转换成贫民罢了。

从来没有人敢直接把矛头指向贵族,更不必说皇室。

但杜桑德敢,他不光敢这么做,甚至还非常直白的,把这个主张放在了最开头的位置上。

能够看到这些理论的人,都还是洛琳觉得“靠得住”的。但在她吸纳了一批成员之后不久,这些成员们就开始主动的发展起了“下线”。

从帝国大学教授到街边商贩,从联合矿业工作人员到帝国皇家海军,下线们的身份多种多样,但他们却都表现出了高度相似的特征。

同情。

无论什么出身,无论日常生活过的有多么舒心,这些主动加入到洛琳组织中的人,都具有些对于自己同胞的同情甚至怜悯。他们并不会看着一个苦苦挣扎在生活中的人,然后轻飘飘的来一句“这都是因为他们以前不够努力”,或者“吃苦是他们的福报”。他们拥有正常的人类情感,在看到自己的同类受苦时,会为这些同类感到难过。

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很不容易,但仍然会想要为其他同胞做些什么。在这种时候,杜桑德主义就成为了一条“从未设想过的道路”。在贵族和皇室的层层“剥削”下,每一个人都过的困苦无比。他们要么死于贫困,要么死于战争。要么死于贵族的贪婪,要么死于皇室的阴谋。

想要拯救他们就只有一个方法——推翻皇室,消灭贵族。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