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魔法少女德比> 第二卷 2 梦中少女与振翼蝴蝶

第二卷 2 梦中少女与振翼蝴蝶

红色在地板上蔓延开来。

椎名跌倒在地,他试图起身,扶在墙上的手留下粘稠的血迹。

“我,我还不想死……”

随后再度瘫倒在地。

“好了,卡。”

身穿水手服的一之濑静打响了场记板。

“完全没有真实感。”

“能拿出那种感觉的机会一辈子只有一次啊。”

椎名失望地站起身后叹了口气。这里是电影研究会的活动室。话虽如此,加上一之濑静和双胞胎哥哥一之濑凪后也仅有三名成员,是濒临废部的社团。

“唉,演员太无能了。台词也老套的不行。”

“没有剧本也不知道在拍什么,就别挑三拣四的了。”

椎名擦拭着粘在手上的血浆摇了摇头。

现在正在讨论下周举行的地区交流会要拿出什么作品。问题是关于那个“什么”完全没有头绪。而且活动室的异物也令人在意。

乱糟糟的活动室椅子上坐着一名穿着罩衫和百褶裙的少女。那是对椎名全力演出冷眼旁观的萌花。

“萌花酱你觉得怎么样?”

“稍微有点惹人烦呢。”

萌花以椎名亲戚的身份获得了进入学校的许可。椎名在二手商店给萌花凑了一套规规矩矩的初中生打扮,因为萌花长相标致,意外地很适合她。

“你的哥哥要是没干劲的话什么都演不好呢。”

“不是妹妹也不是侄女而是女儿。最近才有的。”

“哦,是租借女儿吗?真是方便又潮流呢。”

椎名真不想当着女儿的面做这种傻事。

“说起来,”静转向这边。“你演戏要认真点啊。要给我表现出相当于女儿死去程度的绝望感。”

“但是啊,连剧本都没有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是一种从高潮开始拍摄的手法。故事的结局是固定的,演员们要向着结局自然地发展哦。”

“那种事情绝对做不到啊。”

“那就按照顺序拍吧,最后一幕你能够从桥上跳下去吗?既能够表现出真实感,而且反正已经杀青了受伤也无所谓。”

“如果真实到出现死人的话,影研本身就杀青了。”

“唉—,难得向魔术俱乐部借来道具,演员竟然不服从管理。”

静手里摆弄着像是弹力球一样的东西。它捏碎之后就能当作血浆使用,而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还不会留下印记是其卖点。

“既然都这么说那静你来示范一下。”

“没问题哦。但我可是兼任着导演和摄像的任务所以不会实际出演。”

静拿起滚落在地板的铁管,突然刺向自己的腹部。

鲜血四溅。把铁管刺入腹部的静跪倒在地,嘴里呕出鲜血。

“呜哇,啊,诶,诶?”

“噫,呀,啊……”

椎名和萌花吓傻了。因为事发突然,两个人的大脑完全宕机。

“不,不用管我,快逃……骗你的。”

静若无其事地站起身,咧开沾着鲜血的嘴角笑了起来。

“你看,这个铁管是魔术道具。里面有机关,就算被捅到也不痛不痒哦。”

“没必要这么追求真实吧……”

“这个血浆是天然成分,就算放进嘴里也没关系。这就是环保呢。”

先不提这家伙到底多信赖天然成分。最近的骗术道具实在过于真实,椎名到现在还有些脚软。

“血浆是买过来的,所以有效地用光这些就是本期的目标。”

“用仅有的社团经费?”

红色小球的数量不少。用活动经费就买了这种东西?想要把这些在不浪费的前提下用光需要相当缜密的剧本。

“我反对。这种吓人方式是B级片的做法。巨大的声响虽然会吓到人,但仅仅是用音量吓人完全不会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但是,不做点什么的话下次社团会议时我们社团就要被解散了。本来就不符合社团的规定……你有什么提案吗?萌花酱。”

拿着魔术铁管跃跃欲试的萌花指向了摆在活动室里的能量饮料。

“……不用拍摄那个能量饮料的宣传广告了吗?”

“那种难喝到除了我没人会买的能量饮料该怎么宣传啊?”

“比如说,嗯,这种感觉。……energycharge之类的?”

萌花拿着易拉罐摆出奇怪的姿势。一言以蔽之就是超现实主义。

“……呃,你,挺有想法嘛。那个可能在未来会流行哦。”

“我都说了这是在打比方!”

萌花气愤地瞪向拼命憋笑的椎名。

“啊,对呢,要说有什么赞助商就好了。但是,那种好事也不会说来就来。不过,呵呵,咳,咳。”

静也被逗笑,一边口吐血浆一边咳嗽。

说起来萌花经历过一周目,她应该知道影研到底拍了什么。但是,打听那种事情总有种犯规的感觉。无论是人生还是比赛椎名都希望能够公平地对待。

“对了,只要模仿前辈不就好了,区域交流是大约七年前就有了吧?”

“对哦对哦。只要抄……不对参考一下前辈们拍过的作品就行了。”

“太近的话有暴露的风险,参考些更久远的资料吧。”

尽管有了建设性的意见,但两人却迟迟没有行动。

“我想大概保存在DVD里吧。”

“为什么要选择这种物理的保存方法啊。”

椎名环顾活动室叹了口气。本就狭窄的活动室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除了小道具和演出服,就是成堆的DVD,最后甚至还用绳子吊着。

“萌花酱,那个DVD还能驱赶乌鸦呢。”

“不光是乌鸦,我想人类也会讨厌。”

不过,椎名还是能理解部员们的心情。拍摄过的影像不仅是用数据,还希望能用光盘来物理性地保存起来。但再怎么说连VHS磁带录像机都用上未免也太过头了吧。

椎名和静开始慢吞吞地寻找区域交流会的影像资料。

“不过,看来影研也认真进行过活动呢。”

萌花嘟囔着,和椎名一起确认着光盘的标签。

“一周目不是这样吗?”椎名轻声询问后,“只是误差的程度而已”萌花回答道。

萌花不愿多言。记忆丧失虽然是一部分理由,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失败的记忆过于痛苦。而且她害怕让椎名知晓之后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是这个吗?上面贴着区域交流会A的标签。”

萌花找到的是一盘磁带。为什么会想到把数据保存在这种平成时代前期的老古董里啊?说到底这里有播放这磁带的设备吗?

“要小心对待它哦。”

静移开堆积如山的杂志,露出来的是带有播放装置的电视机。

“这台电视出现故障的瞬间,这个活动室里的所有磁带都会变成垃圾。”

“难道不已经是垃圾了吗?”

“萌花,说话要注意措词。”

椎名忍不住提醒萌花。这姑且也算是影研的历史。

椎名打开电视,把饭盒大小的磁带插进播放器里。

以咣一声的暴力冲击为信号,VHS影像开始播放。

椎名急忙遮住萌花的眼睛。映出的是赤身裸体的成人女性。也就是所谓的黄色录像。大概是随便贴了个标签用来掩人耳目,他粗暴地关掉电源。

“这帮混账毕业生!”

“说话要注意措词。” 萌花深深叹了口气。

“不过,我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静一屁股坐在刚刚自己说要小心对待的电视机上。

“在这堆垃圾里面再怎么找都是没用的。虽然像萌花酱说的那样要是有赞助商就好了但也没有。所以果然还是热情,以此为基础考虑之后的题材吧。”

“静有什么想要拍摄的题材吗?”

“我只要能拍视频就足够了哦,不管是什么题材。就算在这间活动室里设置定点摄像机,拍摄电影研究会三天活动的纪录片也行。”

“以热情来说热量也太低了吧?”

“那椎名君有什么好主意吗?”

椎名陷入思考。既然要做,还是积极一点的比较好。说到自己的兴趣和最近关心的事物的话……

“钻石之眼。”

“唔,那个可爱的女孩子乘的那匹快马?”

“下周日就是宝冢纪念了吧。”

宝冢纪念是赛马界的人气投票全明星竞赛。是在兵库阪神赛马场举行的G1级赛事。

“预测获胜的马匹,调查赛马的人气,做成部纪录片怎么样?”

“喂,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的话?”

萌花凑到椎名耳边。

“但是我不相信。所以想要亲眼见证比赛的结果。”

椎名不认为那匹马会输。不过心中也的确总有一片厚厚的乌云笼罩。就像下雨就要带伞一样,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如果会有不好的结果那我想要去救它。有试一试的价值。哪怕只是小小的煽动翅膀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