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从靖康开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险太大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险太大了

比起勤王的收获,济南府和山东厢军的损失忽略不计。

有朱琏坐镇山东,招募兵马变得很简单。

跟山东顺风顺水不一样的是,岳飞,张伯奋,赵不试到了京西两路遇到的阻力极大。

张叔夜几乎带走了大部分京西南路的厢军。

也拉光了南道都的钱粮。

几万大军大半在汴梁城下被金狗围杀。

听到消息的京西南路百姓一片哀嚎声。

士气极为萎靡。

北宋州府执行的是类似双长官制度。

宗泽人在黄河。

赵不试,岳飞, 张伯奋等人带兵到了各州府,不管是募兵,还是募粮,也遭遇富裕地主的抵触,都认为京西南路已经为大宋尽忠了,不看好接下来的勤王。

几个人口舌都费劲了,讲了很多唇亡齿寒的道理,也讲了很多河北百姓在遭遇金兵时候的惨状。

这些人更不愿意支持勤王了。

组织义军保卫家乡可以, 去勤王就算了。

都有些孤掌难鸣的感觉。

哪怕是没有筹集到足够钱粮, 也没有募集太多的兵员。

被封赏到京西两路的岳飞,赵不试,张伯奋等人还是在新年的时候。

约定在洛阳西南方向的宜阳汇合了。

“赵侍郎,可有汴梁的消息?”

岳飞差不多比张伯奋玩半个时辰抵达,跟他们三路人马会师。

赵不试统领京西兵马的探马汇总,岳飞他们在各地忙着征兵,弄钱,都没时间关注这些事。

第一件事就是问汴梁的消息。

“金狗如畜生,从来不止何为礼义廉耻,完颜宗望在汴梁城头给关胜,李敬的许诺犹如放屁!”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个,赵不试就是一肚子气。

金狗对汴梁的官职虽然严格,但是仅限于城门,活不下去的百姓,有偷偷夜晚偷偷从水门或者撬开冻住的排水口离开的。

很多人都被散落在封丘的宗泽军伺候寻到,并且打探清楚汴梁城里的情况。

宗泽甚至扣押了很多惨状, 没有往山东方向送。

勤王军离开以后, 金人继续扣押赵恒,声言金银布帛数一日不齐,便一日不放还皇帝。

金人亲自负责受刮赵氏皇族,公主,王侯府邸都成了他们蹂躏的场所。

年满十四岁以上的帝姬,几乎都惨遭金狗将领瓜分,连王府,太上皇妃,女官,也成了金狗赏赐有功将领的物件。

每日金营之外,都会拉出数十具凌辱过后的女尸,其中还包括太上皇的两个女儿,保福帝姬赵仙郎,仁福帝姬赵香云。

赵佶实在受不了了,亲自干预廷议,朝廷官员开始加紧搜刮。

开封府派官吏直接闯入居民家中搜括,横行无忌, 如捕叛逆。

百姓5家为保, 互相监督,如有隐匿,即可告发。

就连福田院的贫民、僧道、工伎、倡优等各种人,也在搜刮之列。

到腊月月底,开封府才搜集到金16万两、银200万两、衣缎100万匹,但距离金人索要的数目还相差甚远。

宋朝官吏到金营交割金银时,金人傲慢无礼,百般羞辱。

自勤王军离开汴梁后,汴梁风雪不止,汴京百姓无以为食,将城中树叶、猫犬吃尽后,就割饿殍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饿死、病死者不计其数。

绝非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随着金人的不满,汴梁惨剧再度升级。

改掠他物以抵金银,凡祭天礼器、天子法驾、各种图书典籍、大成乐器以至百戏所用服装道具,均在搜求之列。

诸科医生、教坊乐工、各种工匠也被劫掠。

只要稍有姿色,即被开封府捕捉,以供金人玩乐。

当时吏部尚书王时雍掠夺妇女最卖力,被汴梁百姓称“金人外公”。

开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后,为讨好金人,他将本已蓬头垢面,已显羸病之状的女子涂脂抹粉,乔装打扮,整车整车地送入金营,汴梁城恍若人间地狱,民不聊生。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张伯奋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拳砸向了旁边木柱,鲜血顺着手就往下流淌。

岳飞望着天,强忍这泪水不要流出来。

几个被官家在汴京城头叙功的武将,看了汴梁城外传来的消息。

满脑子都是羞愤。

提剑就想自杀,连忙被赵不试,岳飞,张伯奋拦阻。

岳飞激愤的怒吼。

“总有一日,我要杀上白山黑水,踏破上京,把完颜家强加我宋人的屈辱统统还给他们!”

岳飞的吼声,让这些武将如梦初醒,纷纷跟着一起吼起来。

“我宋将跟金国势不两立,有你无我!”

“完颜家,老子要灭你的满门!”

“金狗,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粮草不足,没钱封赏,没没有招募到足够的兵员,缺乏军械。

这一些在赵不试等人的军中已经不是问题了。

各将领都在扩散着汴梁官家和百姓的惨烈遭遇。

作为皇室远亲的赵不试愤怒的对将校们发话。

日后谁要是对金狗说一个和字,就是他一辈子的死敌。

赵不试一直等着三路将领和士兵把心中的郁闷发泄完毕。

才把将领们重新召集起来。

“鹏举,伯奋,李敬大军出发之前,让人从山东给我们带了一封密信,用密语写的,指名让鹏举亲启,我偷偷拆开了看不懂!”

赵不试拿出密信,有些不好意思。

岳飞却摆了摆手。

“三弟怕被金狗或者宋奸叛徒截了信,肯定不是防赵侍郎的!”

其实李敬给岳飞的密信很简单,也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几个字跳着读,然后七六五四三二一间隔跳回来读。

密信内容也简单。

岳飞把文中的字提炼出来,也交给赵不试看。

李敬怀疑金狗会故布疑阵,大张旗鼓的用假的二帝,诱骗他们上当。

只提醒岳飞要叮嘱张伯奋和赵不试,自己选择战场,派出兵马不仅要盯着洛阳,郑州的金兵,也要盯着潼关和潼关方向的金军。

同时提醒他们,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极可能给他们下套,必要时候放金狗打头大部队进入河东两路。

阻击金狗第二,或者第三批次的押送人员,物资。

“你们看怎么办吧?”

赵不试看着几个将领一一传阅李敬的密信译文,开始发问。

“我不赞成李二郎所言,金狗野蛮,狂妄,说不定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万一第一批就把官家和我父送到太原府,我们岂不是坐失良机?再说,我们没有粮食跟金狗熬。”

说话的是张伯奋弟弟张仲熊,他们两兄弟都跟随张叔夜苦战勤王。

大儿子继承了邓州知州。

张叔夜给二儿子的功劳只是从一营指挥使提拔到了一军统制。

听闻张仲熊的话,赵不试不感觉意外。

毕竟他们兄弟的父亲张叔夜也陪在官家身边。

万一有了闪失,错过救出父亲和官家的良机,他们肯定受不了。

义愤归义愤,年轻的岳飞还是颇为理智的。

“带兵打仗不能光靠匹夫之勇,关键在于谋略。智谋,是一场战争胜负的紧要之机。所以,对一个带兵打仗的将领而言,不怕他没有勇力,就怕他没有谋略......”

“岳将军什么意思?讥讽我兄弟有勇无谋,只有你们三个结义兄弟才有打仗的谋略?”

本是一团和气的会师,然后约定彼此联络照应。

赵不试还真是没想到,张叔夜二儿子这么沉不住气!

岳飞只是表明一个支持李敬说法的态度,他都毫不意外的给岳飞怼了回去。

“二弟,鹏举和李敬都是出自善意,不要冲动,我们敌人是金狗!”

张伯奋连忙站起来,先给自己弟弟递上一个让他不要再说的眼神。

又跟岳飞解释。

“父亲身陷金营,母亲忧思成疾,弟弟征召新兵和钱粮又遇阻,难免急躁,鹏举不要在意,我替他给你道歉了!”

“两位张家哥哥,从平定宋江起义开始,你们都是仗打老的将领,三弟跟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不怕金狗,也敢跟金狗以命相博,但是不要低估金狗狡猾,潼关的金狗,你们一定要派人盯紧,我们得到洛阳方向金狗出发的消息,也会立刻派人通知你!”

岳飞很欣赏张伯奋父子的忠勇,知道张家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