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病名不朽> 第六十七章 变态的黑炮

第六十七章 变态的黑炮

蝴蝶效应无处不在。

也许你无意间在路上踢一个易拉罐,导致某人摔了一跤,摔跤的时候某人眼镜跌落,高度近视的他找起眼镜,恍惚间就来到了马路边上,于是他出了车祸事故。

这一变故或许会导致他今后几十年都过得异常艰难。

追溯起因,可以是他眼镜没带稳, 也可以是你无心的踢了一脚易拉罐。

姜病树并没有意识到蝴蝶效应。

读档会改变很多事情。

比如他此时坚持要去来生酒吧,这引起了包子的注意。

而当二人靠近酒吧时,包子更高等级的病衍波动,以及包子强大的病魔都注意到了那个结酒钱的女孩。

“不要说话,控制呼吸,眼睛不要乱瞄,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包子的声音很细微,脸上还带着习惯性的笑容。

让他看起来像是个来酒吧里猎艳的痞子。

姜病树也注意到了那个女孩,隔得远的时候, 他无从感觉到,但靠近之后,才发现女孩散发着一种略弱于车姐的压迫感。

这是病衍波动高等级所散发的气势,可以自主控制住。

可女孩显然是有意的,不让周围人靠近。

于是周围的人,就莫名有一种女孩很危险的气息。

但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只有修炼果病衍波动的人,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这是第一次相遇。

姜病树因为过于紧张,那种如临大敌的气氛,反而让他内心里奇怪的直觉消失。

从孩童迈向成年人的过程,外貌变化是巨大的。

成绩的小个子可能会变得很胖,曾经的小胖子瘦下来后可能会让人眼前一亮。

除非经过极为特殊的训练,很少有人可以做到“三岁观老”。

姜病树做不到。

少女也做不到。

当姜病树和包子感受到了少女的病衍波动气息时,少女却早已比他们更先一步注意到二人。

但她可以嗅到二人的紧张与恐惧,不屑的朝二人看了一眼后。

少女转身离开了。

离开之后, 姜病树大口的呼吸着。包子呼吸稍微轻缓一些,但节奏也比以前快不少。

“妈的, 妈的!那是月亮蔷薇的家伙吧?艹……月亮蔷薇的人为什么会大早上跑来喝酒?”

包子认出了一些细节,少女的手链纹饰,暴露了少女的身份。

月亮蔷薇明面上的最强部队是泪眼蔷薇。

但泪眼蔷薇里绝对没有这么强大压迫感的人。

仿佛有了徐曼羽几年前的水准。

当然,徐曼羽总是压抑着自己的病衍波动,不让其爆发出来。

尤其这几年,她对病衍波动的掌握越发的融会贯通。

已然到了一呼一吸间,几乎不会被他人察觉到的程度。

黑棋组也好,四大集团也罢,至今没有摸到徐曼羽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但包子有一种感觉,刚才的那个少女,很危险,危险到月亮蔷薇稍加培育……也许数年后会成为一个非常可怕的敌人。

他忽然想要联系徐曼羽,隐隐觉察到,这个少女或许就是徐曼羽要去摸底的人。

姜病树不知道包子心里这么多想法,他已经渐渐调整过来心态。

开始环顾酒吧。

但很奇怪,他发现那种玄妙的感觉……彻底消失了。

另一边。

少女走出酒吧后,很快便去了别处。

可她忽然间感觉心跳有些快。

这感觉没有由来。

她努力去抓住一瞬即逝的心绪,竟然回忆起了某个人的脸。

来生酒吧内,那个紧张的年轻人的脸。

那张脸确实很好看, 但月亮蔷薇的女性,尤其是高层,见过的男色不少。

她虽然对纵欲不感兴趣,也不愿意让那些病恹恹的娘炮风男人碰自己。

但总归,在美感这件事上,她的品鉴上限也被拉高了很多。好看的脸见过了许多。

可回忆起来,似乎来生酒吧里的那张脸……带着某种熟悉的感觉。

她很快找到了那种感觉的由来——气色。

少女皱起眉头。

在病城这个地方,这样气色的人很少见。

孩童里可以见到,但不生病健健康康到成年的,她从未见过。

觉察到这一点,少女忽然很想回去看看。

来生酒吧内,姜病树确信,那种奇怪的直觉已经消失。

但他没有认为这是自己的某种古怪“bug”。

过于健康的身体,出现任何异于平常的反应,都是不正常的。

都说明自己能够感应到的范围里,存在着足以引起自己重视的东西。

哪怕是直觉也一样。

包子一直在催促,姜病树则一直在思考。

他看起来像是丢了魂一样,包子皱起眉头:

“你小子啥情况啊……是见了哪个美女被勾了魂?”

这话一说出来包子又觉得不对,现在的姜病树在他眼里就叫包病树了,能跟自己聊女人聊的那么投机的,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失魂落魄的。

姜病树倒不是真的失魂落魄。

只是莫名的,顺着那种直觉去想,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他忽然想到了很多年前的小女孩。

在接触到棋组织以前,小女孩与老和尚,是自己最亲的人。

他一直记得那一天,小女孩被一个女人领走。

领走之前,女孩央求着女人带着他一起离开。

但自己没有生病,而且女人病不需要一个男孩。

孤儿院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所有的小孩都等着被人领养,一旦有人来领养,院方的人,也都急着将孩子送走。

一方面减少养孩子的开支,一方面还能拿一大笔钱。

“姜病树,我还会回来找你的!我一定还会回来找你的!”

被拉上吉普车时,女孩大声哭喊着。

姜病树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对某个人如此重要,一旦那个人失去自己,竟然会难过到哭出声来。

但他没有等到小女孩回来找自己。

此后的生活,孤儿院里唯一的朋友竟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只剩下老和尚。

许多年后,老和尚得到了弟弟的消息,要远赴病城外,于是老和尚也走了。

人并非无时无刻孤独着的。

姜病树遇到棋组织后,也感觉到了存在感,以及被他人需要的感觉。

但一旦落入回忆里,那种思念与孤独,还是会如海潮一样涌现。

“没什么,包哥,你有很要好……很重要的童年伙伴吗?”

话题忽然转到这里,包子略微意外,但包子并不想聊这个话题。

因为他的病魔,就是他早些年的伙伴:

“走吧,去案发现场了,别聊这么矫情的话题。”

“嗯。”

姜病树点点头,情绪很快调整过来。

明天再来一次。他打定主意。

刚才进入酒吧后,被那个少女散发的气息震慑住,之后那种直觉就没有了。

明天再来一次酒吧,毕竟已经感知过一次压迫感,明天应该可以适应的更好。

无论多么强大的压迫感,对于姜病树来说,都是一回生二回熟。

仔细想想,既然自己可以回到同一天,那么就没理由怕那个少女。

甚至打个招呼也无妨,当然,可得让包哥淡定点。

……

……

下午,早早结束了调查的姜病树,带着包子去吃饭。

并且完美的记下了包子点的菜与口味,还如同老回头客一样,要了一些小料。

包子越发喜欢姜病树,怎么看这个新人怎么顺眼。

包子的好感度虽然蹭蹭上涨,但寻找病域病因的进度却毫无变化。

好在,关于黑炮,姜病树在深夜的胃区贴吧里,刷到了一条帖子。

“我隔壁家的人有点奇怪,往常他们家到点了,都是女的嗷嗷叫,这次变成了男的嗷嗷叫。”

“那女人跟变了个人一样,我昨天甚至看到了她买了黑色的胶布和铁榔头。”

要在浩瀚的信息里,找到这么一条信息,委实不容易。

从一开始姜病树就知道,这次得用最笨的办法来找到目标。

笨办法也是办法,区别在于它需要运气和时间。

姜病树的运气确实很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