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上门女婿在荒岛> 第159章 东北女人

第159章 东北女人

女人被这一推,几乎是扑在了我的身上,我赶紧伸手去扶着她。

很快,我看到外面又扔进来一团用树叶包起来的东西。

我一看就是红薯泥!

我赶紧轻轻推开女人,快速去捡起了红薯泥,抱在自己手里。

热乎乎的红薯泥,抱在手里还有些烫手。

铁栅栏再一次被人关上,我冲着外面的人大喊:“你们到底能不能听懂我的话?我说我告诉你们的马少阳,我知道韩路在什么地方,能不能把我放了?”

外面做事的应该是土著人,估计也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无论我怎么喊叫,都没人理会我。

我听到脚步声再次远去,心都沉了下去。

难道马少阳这个混蛋真的要把我困死在这里么?

我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这时我注意到,不远处的野人此时也是用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手里的红薯泥。

只不过这个野人应该是被我打服了,他这一次没有直接扑上来,也没有凶光毕露,而是舔着舌头,十分祈求地看着我手里的红薯泥。

我沉声说了一句:“只要你老实点,有你的一份!”

我也感慨这世事无常,猪食一样的红薯泥现在成了咱们的抢手货,还不得不依靠它生存下去。

我这才注意到那个女人,从她身上的穿着来看,蓝色的牛仔裤搭配一件白色的T恤,应该是都市里的幸存者,金黄色的头发把她的脸掩盖了起来。

她看到我们两个都有些害怕,抱着双腿就蹲在角落里,有些惊恐地望着咱们。

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到两只水灵灵的带着恐惧的大眼睛。

“咱们都是同病相怜的,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你怕也没什么用……”

说着,我起身,把手里热乎乎的红薯泥分成了三份,我递给野人一份,沉声说道:“老子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我先跟你说好了,你只有这一份,要是你吃完了还想抢的话,这一次我直接弄死你,听到了么?”

野人没说话,估计真是听不懂,我给了他一个凶狠的眼神,他吓得朝后面退了一下,我这才把红薯泥扔到了他面前,他捡起红薯泥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女人不敢靠近咱们,我又分了一份出来,慢慢地走到她身边,递给了她。

可是女人见我一靠近,直接尖叫起来,抬手就直接把我手里的红薯泥给打飞了!

红薯泥溅了我一脸,一股难闻的味道瞬间扑鼻而来。

我一动不动,狠狠地瞪着女人,用手擦拭着脸上的红薯泥:“你就继续作吧,在这里没人同情你,忘了告诉你,他们每天只给咱们这一顿饭,这一点点红薯泥还要三个人平均分,怎么都不够吃的……你就挨饿吧!”

如果是按照优胜劣汰的生存规则,像这个野人一样想把红薯泥据为己有,那我可以说这个女人从进入这个山洞起就可以准备饿死了。

可她居然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这不禁让我有些气恼。

我坐到了一旁,端详着手里的红薯泥,透着山洞口照射下来的微光,我怎么看怎么恶心。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沦落到这个小洞穴里吃猪食,还是用拳头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这对我来说不仅是生存上的考验,更是人格上的侮辱。

马少阳真特么不是个东西……我心中再次暗下决心,要是不亲手宰了这个王八蛋,我绝对不会离开这个荒岛!

深吸了一口气,抱着红薯泥开始吃了起来,每一口都让人有些难以下咽,可是在饥饿的驱使下,红薯泥还是被我很快吃完了。

吃完了红薯泥,我就靠在一旁的洞壁休息。

女人一直抱着膝盖,离我们远远的,生怕咱们靠近她。

不过……

自从这个女人进来之后,野人的行为让我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个女人,时不时还舔着舌头,就像是一头饿狼一样随时要对女人扑上去一般。

不过他还会时不时朝我看来,似乎是担心我会把他怎么样。

这不禁让我有些疑惑了,该不会是这个野人吃饱了肚子,开始饱暖思淫欲了吧?

难道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想法?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野人朝着女人慢慢地靠近了。

女人也是很快察觉到了,她一抬头,就看到野人那张恐怖的脸,尖叫起来:“滚开!”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面退,还用脚去踢地上的稻草。

我见情况不对,直接起身,一把从后面揪住野人的头发。

野人叫了一声,我用力一拉,在他的后背上踹了一脚。

可能是跟我的一战让野人身上到处都伤得比较严重,我这一脚下去感觉他的身体软绵绵的,都没怎么用力就被我一脚踹翻在地。

野人有些恐惧地盯着我,我快速走到女人身边,一把搂住女人的肩膀。

女人开始抗拒地叫了起来,我低声对女人说道:“你别动,你觉得我可怕,还是这个野人可怕?”

女人愣了一下,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我又沉声道:“我不会伤害你,只希望你安静一点……”

说着,我对着野人喝了几句,然后比划了一下手势,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女人,把女人往我的怀里一搂。

野人虽然听不懂我的语言,可这个动作他貌似明白了,对着我有些害怕地点点头,然后退到了一边去了。

见野人收敛,我才松开女人的肩膀,对女人道:“他听不懂咱们说什么,但是他很怕我,你要是不想被他侵犯或者什么的……最好别离我太远,你说,我也不像个坏人是吧?”

女人抬起头,盯着我看了起来。

我也扭头过去和她对视。

只见她三十左右的年龄,瓜子脸,鼻翼窄,给我的感觉像是东北人,大眼睛中充满了警惕但又坚强。

“你……你也是……也是幸存者?从都市来的啊?”果然,女人一开口,就是一股浓重的东北口音。

我点点头,来了个自我介绍:“我叫吴桐,你呢?”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