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上门女婿在荒岛> 第227章 盘问

第227章 盘问

我们没敢再度反抗,只能任由这些人把我们捆绑起来。

苏绯色受了伤,但这些家伙却异常的粗鲁。这期间,我一个劲的叫他们小心一点,可这些家伙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

直到我们四个人都被捆绑好,中年男人才对赵博和另一个同伴说道:“你们两个,再去附近找找雷波他们,要是没有找到,就赶紧回来了。”

赵博点点头,和另外一个板寸头的眼镜朝着下游的方向去了。

而我们,则是被迫跟着他们,朝上游的一片丛林一直往里走。

路上,苏红音的腿倒是好了很多,能勉强自己走,但是苏绯色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差,最后,还是被中年短发男团队里面的四个女人相互搀扶着,才勉强走到他们的营地。

我们从上游穿进丛林,大概行进了半个小时,才来到一片小溪旁。

小溪的周围用木头简易的搭着几个木棚,几面还围着栅栏。

在几个木棚之间,有很大一块空地,旁边有不少柴火。

营地唯一没有围栅栏的一边,是一块山丘,山丘下是几棵树,背后的路我看不清。

我们一直被捆绑着,然后绑在了树上,这些人便不再管我们,自顾自的围在空地上,好像在谈论什么。

我粗略看了一下,除了之前的八男四女,几个木棚里面还有男男女女十多个人,加起来便足足三十余人了。

加上我们之前看到的几具尸体,还有雷哥他们几个人,这团队少说也是四五十人了,看来,这也是一个不小的团队了。

而且,这些人的手里,除了最原始的长矛、弓箭,还有砍刀、枪之类的武器,说起来算是实力较强的团队了。

我们被绑在树上,隔着空地的距离并不远,在这些人的谈话中,我了解到,刚才那个中年短发男,叫花天翊,是这整个团队的老大。

这些人对花天翊似乎很忌惮,所有人里面,我只听到两个人敢直呼他的名字,其他人大多称呼“花哥”或者“老大”。

不过,我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苏绯色的状况,她的脸色惨白,一直闭着眼睛,脸上泛出了不少冷汗,手臂也肿胀得很厉害。

我们几个人被绑在树干上,便没有人再管我们。

只是我和林春雨一直嚷嚷,或许是觉得我们烦人,才终于来了两个女人给但苏绯色涂了点药。

不知道他们的药有没有用,只是过了很久,苏绯色才好像有些许好转。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我才看到赵博和另外一个小弟回到了营地。

赵博脸色难看,远远的就叫喊着:“老大!”

营地里的所有人都被赵博吸引,一直在木棚里的中年短发男这时候也拿着枪走了出来。

“找到雷波他们了吗?”中年短发男走出来便问道。

“雷……雷哥死了,我只看到雷哥和彪子他们的尸体,死状和三哥他们是一样的。”赵博苦着脸叙说道。

对于赵博的话,我并不感到意外。我意外的是,这小子居然在地洞人面蛇的地盘上跑了回来,看来这两个小子命也算是挺硬的。

赵博的话说完,立马又把矛头指向了我们,他指着我,狠狠说道:“是他们,肯定是他们干的!”

我有些无语,我记得我除了踹了这小子一脚,应该跟他无仇无怨的,这小子为什么老是盯着我不放?

中年短发男听完,缓缓的朝我们走了过来,其余的众人,也紧随其后,像是准备审判我们一样。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营地里面的篝火也燃了起来,刺痛着我的眼睛,我的心也变得无比沉重。

“小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中年短发男花天翊问我。

“花老大,我们也是这个荒岛上的幸存者,在丛林里面迷了路,凑巧走到这片区域,然后碰上了你的同伴们。”我回答道。

我刻意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告诉他们,我是为了张兰芝来找白石伟团队的。

因为我很清楚,这片丛林里面,即使是同一个团队,也会产生不少利益冲突,更别说不是一个团队的人。

在没确定他们和白石伟是否有关系之前,我不会刻意抛出白石伟团队这个话题,以免惹祸上身。

花天翊上下打量了我们,还是和刚才一样,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

“你们都是一个团队的?”花天翊问。

“嗯。”

“你是团队的领头羊?”

我又点了点头。

他听完,缓缓的走向林春雨,又说道:“你的这个同伴看起来身手不错,既然你作为领头羊,身手应该也不会弱吧?对付我的几个兄弟,应该不在话下。”

我听出花天翊话里有话,赶紧苦笑一声,答道:“花老大,我想你真的误会了,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你的同伴不是我杀的,我们只是路过,跟你的同伴并没有利益冲突,我们没有痛下杀手,招惹是非的必要。”

“老大,你别听他们的……”

黄毛赵博一听,又想添油加醋。

花天翊摆摆手,微微笑了笑,没让赵博继续说下去。

接着,她又走到苏绯色的面前,苏绯色低着头,我看不清她的脸。

花天翊从侧面打量了一下苏绯色的手,淡淡说道:“你的朋友受伤了,要是没有我们的药,她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花天翊这意思是不是想让我们感恩,但是现在被他们误会,五花大绑在树上,我的心里只有愤懑。

“你朋友是怎么受伤的?”花天翊又问了一句。

“是地洞人面蛇咬伤的,你们的朋友就是被那些地洞人面蛇给残杀的。”

虽然花天翊一直在盘问我,我还是耐着性子,一直回答。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我有一种被审判的感觉。

没想到,花天翊听完我的话,却是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这笑让我猝不及防,而且我甚至觉得,这笑声很变态,我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他却在这个时候,忽然面色一狠,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伤口不像是被咬伤的……”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