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上门女婿在荒岛> 第378章 夜行蚂蟥沟(一)

第378章 夜行蚂蟥沟(一)

竹筏上的众人瞬间警觉,朝那汉子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不远处的悬崖上,一个穿着白衣的家伙,正站立在狭窄的崖壁上,手里还拿着一根长棍。

“什么人?”杨江川冷不防的后退一步,赶紧对竹筏上两个拿着长弓的汉子说道:“动手!”

此时,我的大脑已经麻木,也早就准备好行动了。

可是,那白衣人一动不动,两个汉子的弓箭射出去,正中那白衣人的胸口,那白衣人也似乎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像是个假人。”

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说了一句。

“对,好像是假人!”

“妈的,谁特么放个假人在那儿吓唬人?”

竹筏上的众人开始纷纷说道。

我仔细打量着那白衣人,虽然隔着有些距离,而且因为黑夜和汽罩的关系视线模糊,但是他一动不动,中了几箭之后白衣上也并没有血迹流出,想来应该也不会是大活人。

只是,不知道哪个家伙,居然弄了这么个假人在这崖壁之上,用来吓唬人。

“快点破冰,继续前进,咱们已经耽搁很久了。”杨江川催促道。

他的话音一落,竹筏上的兄弟们开始响应起来,一边开始破冰,一边继续前进。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忽然有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

我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春雨也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简单的对林春雨解释了一番,林春雨面色平淡,却始终盯着那白衣人看。

冰面并不厚,两个人破冰的速度也很快,三两下的功夫竹筏又开始缓缓前行起来。

越往前走,结冰也越来越厚,破冰的两个人越发吃力起来。

而我和林春雨的目光,一直在崖壁之上。

“老……老大,不是假人,是……死人!”

竹筏上,一个汉子支支吾吾的对杨江川喊叫道。

我的眉头紧蹙,心中不禁低沉起来,因为前行这段距离,我透过汽罩看清楚那崖壁上的白衣人,身形消瘦,张开大嘴露出一排森森白牙,整个身子居然是被人用锋利的铁棍固定在了悬崖上。

他皮肉惨白,四根铁棍嵌进四肢,肌、肤里的血液早就流干,勾勒出一副羸弱的骨架,一袭白衣像是被人直接抽干血液之后套上的,没有一丝血迹,但人早就没有了生气。

“妈的,谁这么残忍?”我忍不住在林春雨的耳边低估了一句。

“咱们麻烦了!”林春雨此时也是神情严肃的对我说道。

“老子看看!”杨江川上前一步看向悬崖上的白衣人,随即脸色惨白,顿时哑然。

“杨老大,你看这像不像是一种警告?”我问杨江川。

这白衣尸体忽然挂在悬崖上,即使死了也像是在接受着某种酷刑,一看就是有人刻意而为,摆放在这里,就像是对偷偷想要穿过蚂蟥沟的幸存者的警告。

杨江川听了我的话,没有回答,但脸色越发难看。

“老大,冰太厚了,凿不动了。”这时,前面破冰的汉子忽然说道。

竹筏也正好在白衣尸体的正下方停了下来。

四周冷气逼人,汽罩叠起,视线大大受阻,只有头顶的白衣尸体在月光的笼罩下看得异常清晰,给人一种急剧压迫感。

“老大,要不我们回去吧?”人群中一个瘦弱的男人忽然说道。

那瘦弱男人的话音刚落,身旁已经有几个人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有了退缩的意味。

“周玉川,你少放屁!”杨江川咬咬牙,狠狠骂道:“都特么的到这里了,说回去就回去?难道大家就一直窝在蚂蟥沟外面等死吗?”

众人听了,都沉默不语。

刚才有打退堂鼓想法的几个人,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这群人在外围的丛林里待久了,或许早就放弃了在外围寻求生机的想法。

但也正是心中强大的求生欲,才促使他们此刻能够克服恐惧,重拾希望。

众人心里都清楚,穿越蚂蟥沟才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我觉得杨江川应该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能轻而易举坐上了这群人领头羊的位置,毕竟连我们团队都是因此入伙的。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刚才说话的周玉川问。

这时,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作为领头羊的杨江川。

杨江川的目光落在冰面上,他看着厚厚的冰面,咬咬牙说道:“下竹筏,步行!”

“步行?老大,会不会太危险了?”马耗子问。

杨江川冷冷说道:“这冰这么厚,都已经凿不动了,我看不会有问题,要是实在遇到了麻烦,咱们原路返回就是了。”

他说着,又不免嘀咕了一句:“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邪乎,峡谷里面气温怎么会这么低。”

竹筏上的众人听了杨江川的话,望着冰面和白衣尸体都犹豫起来。

不过杨江川这时候倒是站了出来,淡淡说道:“我在前面开路,你们跟在后面。”

他夺过最前面一个家伙手里的长矛,在冰面上试探了两下,接着便轻轻试探着踩在了冰面上。

冰面很厚,完全可以承受杨江川的重量,他用长矛在前面又试探着走了两步,才对身后的人喊道:“大家都跟上!”

马耗子打量了一阵,便开始招呼身后的人下竹筏踏上冰面。

我朝最后的竹筏看了一眼,这个距离叶磊团队应该是听不到我们说话的,但他们此时已经冷得瑟瑟发抖了。

披着外套的邹子喻,更是站起身子紧紧环抱住自己。

我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冰面和水面的交接处:冰面看起来几指厚,足以承受这些人的重量,被凿开的水面上,看起来也只有轻微的阵阵波动,便再没有什么异样。

我之所以观察水面,是想看看水面是否有蚂蟥,但我想,这样的温度下,即使蚂蟥应该也很难生存。

一群人缓缓上了冰面,最后竹筏上的叶磊团队和白石伟几个人也跟了上来,走到了我们所在的竹筏。

我轻声提醒道:“大家都小心点跟在我和老林的后面,遇到意外及时撤退。”

我的话音未落,身后却突然“扑通”一声,紧接着传来一声尖叫。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