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上门女婿在荒岛> 第404章 挑衅之战

第404章 挑衅之战

我本来没指望这一拳能够奏效,毕竟能够在荒岛内部生活的人,怎么都应该有些本事,不至于连一拳都防不住。

就像那个黑裙女人,完全就是可怕的存在。

我只是想逼退他们,让这些家伙先冷静下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拳挥出去,居然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最前面那家伙的脸上,直接将他打的口鼻流血,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挺地哀嚎起来。

我定睛一看,两行清泪从那人脸上留下,竟是被我直接一拳打哭了!

“卧槽,这么弱!”

我连连摇头,望向林春雨,一阵苦笑。

看到这家伙的状况,我也稍稍安下心来,这三个家伙的战斗力不像刚才那黑裙女人就好。

现在林春雨和邹子喻都受了伤,要是再遇上像黑裙女人那样的恐怖家伙,我们便是在劫难逃了。

旁边两人见为首的那家伙被我一拳打倒,当即大怒,大叫几声,向我冲来。

一个身穿破烂衬衫的男人猛地挥了一拳,掀起一阵风声,拳头很猛,但是速度还差了些,被我轻松躲过。

另一个人也在一旁挥拳,还没来得及出手,又被我按住手腕,我俩双目对视,没等他反应过来,我的拳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拳打出,直接将面前的人打的一翻白眼,向后倒去。

身后又有破风声响起,我没有回头,干净利落地转身一脚,正好地踢在身后那家伙的腹部。

“啊!”

扑通一声,身后那家伙也倒在了地上。

我本以为这两下已经足够让这些家伙知难而退,谁知道,除了让我打得晕倒的那家伙,另外两个爬起来,捡起一边的长矛又向我们逼近。

他们速度不快,但手上的长矛极有威胁性。

彼此之间离得不近也不远,恰好能够互相照顾到彼此,显然是练习过的步法。

看来,见我主动出击,这两个家伙也开始警觉起来。

不过,看这架势,这两个家伙仿佛是把我们当野兽了。

邹子喻见状,瞪着眼睛,赶紧提醒道:“吴桐,小心!”

我有些惊讶,这两个家伙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而且攻速也越发的快,看来,他们也不完全都是草包。

本来我是想用短刀对付这两个家伙,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借着长矛的优势,居然畏畏缩缩的。

一寸长,一寸强,这句话说的没错,尤其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长矛的威力,可比其他的刀具强悍的多。

这么想着,我四处看了看,想找到些石块,沙子之类的东西,来打破僵局,顺便简单粗暴的给这些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一转头,一个菱形的黝黑石头赫然出现在视线之中,我小跑几步,将其握在手里。

这石头沉甸甸的,估摸着砸过去,这两个家伙怕是已经吃不消了。

趁着我后退的功夫,这两个家伙也没闲着,快步向我逼近。

林春雨这时走上前来,打算帮忙。

我没等林春雨出手,已经飞快地向两人跑去,抡起石头,砸了过去。

其中一个家伙胸口被我砸中,立刻把长矛丢在一边,捂住胸口,痛苦地哀嚎起来。

另外一个家伙一个人没有了依靠,我直接上前,又狠狠的踹上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三个家伙都倒在地上,没有了抵抗力。

当然,这还是我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我保证,这三个人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毕竟这几个家伙动机不纯,所以我也没有起杀心的意思。

“滚!”我冷喝一声,狠狠的瞪了这几个家伙一眼。

三个家伙跌跌撞撞,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林春雨却还想要冲上去。

“别放他们走?”林春雨冷冷说道:“这三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为什么要放他们走?”

我苦笑一声,道:“算了,老林,咱们受了伤,还是赶紧走吧,别招惹其他麻烦了。”

林春雨闻言,还想说什么,不过还是叹了口气,默认了我的做法。

我很清楚,刚才如果是他出手,恐怕地上就会多出三具尸体了,也算是那三个家伙走运。

“走吧!”我淡淡说道。

可是这时候,我发现邹子喻脸有些惨白,她显然还没有太适应,刚从冰窟窿里出来,又跌进了水潭,此时能够走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邹子喻此时的状态看起来很是不好,我注意到了她的异常,走过去看了一眼,便暗道一声不好。

一摸额头,她果然已经发烧了。

邹子喻扫了我一眼,懦懦地说了一声:“我没事……就是有些头晕,你不用担心我。”

她一个女生,初入荒岛,此时表现出来的坚强足以让我动容,我心中不禁高看了这女孩儿一眼。

但这种事不是靠硬挺就能挺过去的,再不走出这里,会很麻烦。

我感受着她额头的温度,冷声说道:“得赶紧找地方休息,否则一定会把人压垮。”

在这种地方,一旦发烧昏迷过去,很有可能就一睡不醒了。

闻言,邹子喻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了,身体开始暗暗颤抖。

我环顾四周,无数粗大的树木遮住了天空,不少树枝缠绕在一起,枝叶繁茂,根条硕大。

“为什么看不见太阳……”我喃喃道。

这对我们来说,绝不是个好消息,看不见太阳,就意味着无法辨别方向,在这么个丛林之中,很容易迷路。

此时还好,估计刚刚下午,远处隐隐还有阳光的迹象,一旦黑夜降临,昆虫毒蛇什么的都会出没,到时候就十分危险了。

如果林春雨没受伤还好说,我们还能勉强抵抗野兽的侵扰,但现在他被狼抓伤了,战斗力大不如前,身体看起来也很虚弱。

而且还有邹子喻这个病号,这个黑夜,将是前所未有的难熬。

我俯下身子,开始观察土壤,想找出哪怕一丝辨别方位的可能,正当这时,突然一声惊呼传来。

“是……是刚才那几个家伙……他们又回来了!”

邹子喻尖叫一声,我闻声立马站起身来,环视四周。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