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神医娘亲团宠萌娃太抢手> 第二百零一章打入死牢

第二百零一章打入死牢

皇宫“怡香殿”,颜婷正坐在梳妆台前,由一个小丫鬟帮忙梳妆。

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小太监匆匆走了进来,在颜婷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颜婷挥了挥手,小丫鬟识趣退下,颜婷挑了挑好看的眉:

“你说的是真的?敬宣王被抓住了?”

“是的,颜美人。”

小太监低垂着眼睑,毕恭毕敬回答着。

颜婷与皇上厉正深一夜风流,被厉正深封为了美人,赐了“怡香殿,”让其居住。

望着金碧辉煌的宫殿,颜婷心中不知道有多美,只要她肯努力,假以时日,皇后之位必然是她的。

为了抓住皇上厉正深的心,颜婷为其出谋划策,对付厉正南,得知厉正南被抓,颜婷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说实话,颜婷是喜欢厉正南的,因为厉正南长的很好看,武功也高,只是不解风情,她费尽浑身解数,硬是得不到他的心。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颜婷本身就喜欢美的东西,人也是一样,只是厉正南……

“咳!”

想到厉正南,颜婷如火的红唇,溢出哀叹之声,片刻之后摆弄起她那纤长而好看的指甲,像是自言自语:

“他也太没用了,怎么如此轻易的便被抓了呢!我还以为他很厉害,一定会反抗,起嘛会同跟禁军们打一架,可没有想到就这般被抓了。”

望着颜婷娇美的容颜,小太监不由喉咙滚动了一下,可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皇上的,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染指,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太监,于是上前一脸谄媚,向颜婷解释说道:

“本来敬宣王府的人是想反抗的,可奴才听说,是刘公公让人提前抓住了颜大夫,所以敬宣王也只能束手就擒,因为颜大夫是敬宣王的软肋,是他手心里的宝啊!”

小太监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脸上顿时挨了了颜婷狠狠一巴掌,一双凤眸仿佛要冒火,厉声怒喝:

“该死的奴才,我让你说话了吗?滚……”

小太监本来还被颜婷美色吸引,如今被莫名打一巴掌,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美人,只可远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蛇蝎美人,于是急忙捂着脸庞,点头哈腰:

“是,是,是,小的立刻滚,立刻滚,颜美人,别生气,别生气……”

“呦!这是谁惹朕的美人生气了?”

就在小太监准备离开的时候,皇上厉正深走了进来,他一副很关切的样子询问着。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福。”

小太监与颜婷几乎异口同声。

“哎呦!美人,快快请起,朕可舍不得你跪。”

皇上厉正深见颜婷行礼,一副很在乎她的样子,急忙上前,双手相扶,并将其一把抱起,往床榻走去。

颜婷用雪白皓腕,圈住厉正深脖颈,眼眸里一抹得意,心中暗道:

“我就说嘛!只要我进宫,便没有别的女人什么事。凭我颜婷的美色,必可以力压群芳,将皇上厉正深迷的神魂颠倒。”

身后的刘公公见到眼前情景,冲着跪着的小太监尖声吆喝:

“狗奴才,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退下?真是不长眼力劲的奴才。”

“是,是,是,奴才告退,告退。”

小太监听到刘公公吆喝,如获大赦,点头哈腰,退出了“怡香殿。”

床榻上颜婷如猫般的声音,向皇上厉正深娇喋询问着:

“皇上,妾身的计划可成功了?”

“非常完美,元正果然出手了,如此朕便可以一箭三雕了。”

厉正深狐狸般的眼眸眯了眯,薄情的嘴唇里貌是不经意的吐出一句话。

颜婷:“……”

“三雕?不是俩雕?”

“爱妃如此诱人,朕现在不想谈别的。”

厉正深没有回答颜婷的话,而是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重重地吻住了她。

颜婷瞳孔骤缩,呼吸瞬间被厉正深掠夺。

“啊……皇上,不要……”

随着颜婷半推半就下,衣衫被厉正深撕裂,在一阵嘤咛的叫声中,厉正深餍足地起身披上衣衫,走出了“怡香殿。”

回到“御书房”后,刘公公上前毕恭毕敬地询问着:

“皇上不是说先不对付厉正南吗?怎么这会又……”

厉正深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寒光:

“本来朕想着先与厉正南联手,对付背后那只黑手的,可事与愿违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朕也只能顺其自然。

如今四方诸侯死了,厉正南又因涉嫌杀害西昌候,被关进死牢。

而元正杀害西昌候,这个秘密只有朕知道,以前是朕的把柄,握在他手里。

现在是他的把柄,握在朕的手里,不可同日而语,朕再也不用担心他与朕不同心了,等处置了厉正南,大局已定,朕再慢慢收拾那幕后黑手。”

厉正深说到这里,眼眸里闪过一抹得意:

“哈哈……朕总算可以安枕无忧了,天下终于握在了朕的手里。朕再也不用担心四方诸侯与厉正南的势力。赶明朕上朝,便以四方诸侯的后人年幼,不堪重责,派遣朕的人过去辅佐他们,架空他们。”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终于得尝所愿了。”

刘公公见状,狐狸般的眼眸阴蛰半眯,上前谄媚说着。

说完,话锋一转:

“只是……”

“只是什么?”

皇上厉正深听闻,急忙追问。

刘公公上前走了俩步,趴在他耳畔耳语一番,厉正深的眼眸瞬间阴蛰了起来:

“你说什么?那俩个孩子曾到过驿馆?”

“是的,奴才听底下的人说,的确有俩个孩子到过驿馆,只不过去的时候,西昌候已经死了,他们又跑了。

奴才根据底下的人描述,是那俩个孩子无疑。”

“岂有此理!该死了刘天师,他也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他如此肆意妄为,难道不怕厉正南发现?还是说,他就是想让厉正南发现俩个孩子,从而怀疑朕,让朕与厉正南厮杀。”

皇上厉正深眼眸里闪烁着幽冷。

刘公公查言观色,上前低声谏言:

“皇上,既然刘天师如此任意妄为,你看我们要不要提前……”

说到这里,刘公公用手在脖子上摆了一个手刀,皇上厉正深立刻眼前一亮,可很快又被新的忧愁取代:

“若杀了刘天师,谁来接手俩个孩子?”

“咳!皇上这敬宣王都死了,我们为何还要留那俩个孩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并……”

刘公公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厉正深抬起的手,打断了话语。

“不妥,朕不想冒这个险,厉正南一日不死,朕便不能掉以轻心。”

厉正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敲击了一下桌面,后抬眸说道:

“这样吧!等寻个时机,朕向太后打听一下刘天师现居何处,将其斩草除根后,那俩个孩子便由你接手。

厉正南他不知道你会武功,孩子在你的手上,朕也可以放心。

将来若真能成功除掉厉正南,你便杀了那俩个孩子。

若事情出现反转,将来真与厉正南兵戎相见的那天,我们也好有个筹码,握在手里。”

“皇上圣明!奴才遵命。”

刘公公急忙额首,低垂的眼睑里闪过一道诡异,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见。

“对了,敏妃娘娘那边怎么样了?”

皇上厉正深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询问着。

刘公公:“回禀皇上,据敬宣王府的人说,敏妃娘娘还是如同往常一般,一动不动,只是喘着气而已。”

“那就好!让那边的人盯紧了,万不可出了差子。”

刘公公额首:

“皇上放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厉正南本以为皇上厉正深只是把他关在天牢,走个形式,之后待查清楚不是他杀的人,便将他给放了。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公公与耶鲁原真竟然将他与颜玉带进了死牢。

“本王要见皇上,本王要见皇上,西昌候不是本王杀的,不是……”

……

厉正南抓住铁栏杆大叫,可却没有人搭理他,一瞬间厉正南的待遇,仿佛从天堂到了地狱。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皇上厉正深对他这个敬宣王多器重,加上他战神王爷的光环,没有人敢忽视他。

“王爷,你没事吧?”

颜玉拉了拉厉正南的衣襟,忍不住询问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