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偷偷养只小金乌> 080 救世主

080 救世主

当杜愚接到信息,挺着大肚子走出书屋之时,目光敏锐如他,当即看到了街边的警卫。

杜愚有一种预感,这些看似正常巡逻的警卫,很可能是盯着自己的。

严格来说,松古塔北郊妖灵异境,同样也是新手妖灵异境。

新手异境是有特定规矩的,一部分妖兽不允许带出异境。那是大夏为了培训新人,于专业场地人工繁殖后投放到这里的妖兽。

另一部分可以带出异境的妖兽,新人们也只能有少数几种处理方式。

要么你自己契约,这算是大夏给新人的福利。要么你就将妖兽上线交易,或是由妖宠中心回收。

这也就意味着,你不能将妖兽带回社会,私下里交易流通。既然你享受了大夏给新人的福利,自然也要履行相应的义务。

而杜愚竟然抱着一只尘灵鹿出来!?

他必然得是重点看管对象了......

杜愚也没什么异动,他挺着个大肚子,从妖灵书屋出来之后就直奔妖宠中心。

这大晚上的,青师选择亲自来此处会面,而不是让杜愚将尘灵鹿带回家,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

按照青师的短信,杜愚搭乘电梯来到了四楼酒店部。

“这边。”刚一出电梯门,就听到了熟悉的青年嗓音。

“付师兄?”杜愚咧嘴一笑,快步走了过去,“你又被抓来当司机啦?”

付剑州神色有些无奈,说话却一如既往恭敬:“能为青师效劳,是我的荣幸。”

杜愚一手抱着肚子,一手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真是好觉悟奥!”

付剑州笑着瞪了杜愚一眼:“快进去吧,青师在等你。”

“好的好的。”一边说着,杜愚进入了417号房。

这个房间倒是不小,一进门竟然还有个大客厅。可惜了,书屋戒指最多让杜愚免费享受大床房,这种套间是别想了。

沙发上,杨青青穿着一袭浅绿色的连衣裙,正在摆弄着手机,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一块小蛋糕。

“青师。”

“来了。”杨青青转头望来,看向杜愚的大肚子,不禁眼含笑意,“尘灵鹿给我看看吧。”

杜愚急忙上前,解开胡须树大衣,将尘灵鹿抱了出来。

自大衣解开后,雪白的小鹿露出真身,也伴着丝丝雾气,灵动的双眼打量着四周,很是警惕。

杨青青不由得心中赞叹,如此美好的事物,谁又不喜欢呢?

她缓缓伸出手,似是怕惊扰了小家伙。

“奈~”小小鹿有些怕人,急忙向杜愚的怀里蜷了蜷。

杨青青也没有勉强,只是拿起茶几上的蛋糕托盘,纤长玉指抹了一点奶油,再次探向了杜愚怀中的尘灵鹿。

“吃吧,好吃的。”杜愚轻轻抚摸着尘灵鹿,小声说着。

极具灵性的尘灵鹿探过小脑袋,鼻子嗅了嗅,随即伸出粉嫩的小舌,舔着女子手指上的奶油。

“别怕。”杨青青柔声说着,下一刻,她的身体里突然扩散出一圈圈虚幻的身影线条。

那不断扩大膨胀、却转瞬消失的身体线条,让杨青青看起来像是要爆体而亡......

缓缓的,一个虚幻的杨青青飘了出来,如此梦幻般的画面,看得杜愚一愣一愣的。

这不是小焚阳的能耐么?

区别于小焚阳,青师浑身上下一片虚幻,没有半点色彩。

尘灵鹿也停下了舔舐手指,一脸紧张的看着虚幻女子。

直至女人虚幻的手指轻轻点在尘灵鹿的头上,小家伙的眼睛不再灵动,反而有些空洞,像是灵魂出窍了似的。

杨青青:“它还太小,不通人类语言。通过妖魄来进行心灵交流,更容易让它理解我们要做什么。你先出去吧,给我们点空间。”

“是。”杜愚小心翼翼的将尘灵鹿放在沙发上,左右看了看,还是选择退出了房间。

“咔嚓。”

杜愚轻轻的带上房门,转过身,看到了走廊里等候的付师兄。

付剑州背抵着墙壁,双臂交叉环在身前,动作倒是很有范儿,就差抱着一柄剑了。

他笑看着有些紧张的杜愚,开口安慰道:“不用担心,青师会将你的伙伴照顾得很好的。”

杜愚急忙凑上前去,小声道:“到了青师这个级别,她还有空闲的穴位家园么?她不会是为了我而......”

“有。”付剑州突然开口,打断了杜愚的话,“一直都有一个。”

“那就好那就好。”杜愚心中稍稍一松,却也觉得付师兄的回应很有意思,不禁开口询问道,“一直都有一个?青师不该最大程度的发挥战力么?还是她一直没有选到心仪的妖宠?”

看着一脸好奇的师弟,付剑州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既然你已是青师的亲传弟子,你也该了解一些师父的过去。”

杜愚眼巴巴的看着师兄,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

付剑州:“青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上学、考试,而后进入教师岗位的。她出身行伍,在加入妖灵学院之前,是一名优秀的妖灵战士。”

杜愚:???

青师竟然还有部队经历?这可是非常亮眼的履历,怎么人物资料上没写?

付剑州看着一脸错愕的杜愚,自顾自的说着:“你知道在妖灵部队中,战士们将全系御妖者称作什么?”

杜愚:“什么?”

“救世主。”付剑州的笑容有些复杂,“全系御妖者,意味着能接纳世间的一切妖兽。

尤其是在某些死亡率极高的战斗序列里,这样的‘救世主’是必须存在的。

因为你不会知道,一旦御妖者战死,他们留在这世上的妖兽会有怎样的反应。

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来接手这群无主的妖兽,并不是要占为己有,而是暂时收纳,以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保障作战任务继续执行等等。”

杜愚抿了抿嘴唇,这所谓的“救世主”名头,听起来很是光辉伟岸。

但是放在这样的语境里,只会让人觉得悲伤。

付剑州一手揽住了杜愚的肩膀,声音压得很低:“青师,就是这样一位救世主。而这样的身份,要求她空闲1个以上的穴位家园。”

杜愚默默点了点头:“那她为什么离开了部队?”

“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将士们赢了,但有的人再也没回来。”

付剑州眼中带着一丝回忆,轻声讲述着:“一名战友离去了,就倒在青师的眼前,也留下了一只只强大的、可怜的妖宠。

战场上,青师拼死救回来了一只妖宠。准确的说,是风痕驹的一丝残魄。”

杜愚:“啊......”

付剑州摇了摇头:“回来之后,她努力帮助风痕驹重塑肉身,想为离去的人做些什么。

妖灵部队中,有一种文化流传已久。所谓的救世主们,最终会带着同伴遗留在世上的妖宠,前往墓前去祭奠。

也算是活下来的人,给亡者送去仅有的一丝慰藉。

只是这世界并不美好。

风痕驹一天比一天虚弱。最终,那一丝残魄还是没能挺过来,于青师的穴位家园内渐渐消散了。

那次,她在陵园中待了很久。几天后,她就离开了部队。”

杜愚静静的听着这段故事,付师兄讲述的很简单,却让杜愚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战友离去了,而其留在世上的妖宠,又在她的日夜看守之下慢慢死去,这样的打击是杜愚无法想象的。

付剑州:“年轻,并不意味着没有故事。

尤其是对于10岁就觉醒的青师而言,她已经在这条路上战斗了太久了。”

杜愚轻轻点头,脑海中想着高贵优雅的青师,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她那浅浅的笑容里,还藏着这样一段故事。

不,绝对不止一段......

付剑州轻声道:“所以,你问我她有没有空闲的穴位家园,我的答案是一直都有。”

而且,那一颗璇玑穴,她已经空了好久好久了。

讲述了这样一段故事后,这位小师弟,也该知道青师有多么重视他了吧。

杜愚默默消化着故事,突然抬眼看向付剑州:“付师兄,这些事情应该不会外传?青师的资料上连参军的履历都没有,你是怎么...你曾是青师的战友?”

付剑州摇了摇头:“未能有幸与青师并肩作战,我也只是略有耳闻。”

杜愚并不相信在社会上能听到这样的传闻,他悄声问道:“你曾也是一名妖灵士兵?”

付剑州看着杜愚的眼睛,沉默半晌,最终拍了拍杜愚的肩膀:“我也是全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