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偷偷养只小金乌> 120 无底洞

120 无底洞

“呃。”杜愚和林诗唯稍稍挣扎着,却是被强硬推到深坑前。

下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深渊,让人看着阵阵心慌。坑中还有灰雾缭绕,显然,那些都是寒气。

“呜呜~呜”最后一名黑袍人被押送到坑边,他口中发出着奇怪的声音。

虽然杜愚听不懂,但却能看得出来,他在哭着求饶。

红袍人却根本不在意,一脚将黑袍人踹了下去。

随着黑袍人坠下深渊,坑中弥漫的灰雾迅速散开,给黑袍人留出了一道坠下的路径。

显然,黑袍人身为一名御灵者,当他坠入深坑之时,周围的寒气会自动躲开。

而沿着黑袍人坠下的“干净”路径,红袍人竟也一跃而下。

杜愚和林诗唯对视了一眼,下一刻,只感觉身后传来了一股巨力!

“啊!”林诗唯一声惊呼,两人纷纷被推下了深渊。

杜愚沿途所过之处,缭绕的寒雾四散开来。林诗唯则没有这般待遇,她的身影穿过了层层寒雾,急速下坠。

“杜愚杜”这一刻,林诗唯也忍不住惊慌,叫出声来。

杜愚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巨大的失重感,险些让他直接昏厥过去

他从未有过坠崖的经历,莫说是坠崖,他连蹦极都没尝试过。尤其是无底洞深不知几何,完全可以称作是万丈深渊!

“杜愚。”林诗唯身处寒雾之中,周遭一片漆黑,呼啸而过的狂风搅乱着她的短发。

急速下坠所带来的极度惶恐,是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

要死了么?

就这样坠入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唔。”林诗唯突然感觉手腕被握住了。

她犹如溺水挣扎的人,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便是反握住那探来的手掌。

下一刻,她只感觉自己身体一歪,被人揽入怀中。

而随着她来到杜愚身旁,周遭的寒气迷雾终于散去,但急速下坠的势头却还在继续。

没有妖宠,没有火藤,没有任何自救的手段。

甚至在一片漆黑之中,二人已经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哪边才是距离坑壁最近的方向。

这一刻,林诗唯的心中只有无尽的绝望

“我给你,踹飞,出去。”杜愚仰躺着坠落,强忍着极度的心慌,话语磕磕巴巴,“你试着,抓住石壁。”

然而,无底洞的洞口实在是太过宽阔,直径长达数公里,二人又是被推飞下来的,距离坑壁太远。

一旦寻错了方向,那便没有任何可挽救的余地了。

当然,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最终唯有死亡这一种结局。

只要能静下心来思索,谁都能想明白这番道理。但你不能要求一个正在坠崖的人,保持着往日里的冷静。

“咔嚓。”

杜愚的妖息战袍上隐隐爬出了一丝碎纹。

林诗唯死死抱着杜愚,脸蛋埋进他的怀中,紧闭着双眼。

在等待死亡降临的过程中,林诗唯终于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坚强,更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

她很慌,也很怕。

如果可以选择,倒不如被一刀捅死,反而干脆利落一些。何须在绝望中表露自己的怯懦

“呼~”

一支火炬从天而降,急速窜来!

杜愚顿时睁大了眼睛,一手按着林诗唯的后脑,另一手高高举起。

焚阳之眼中,急速飞来的小幽萤,火炬头越来越亮!

幽萤,我的小幽萤

“幽萤!”杜愚一声大喝,手中裹满了妖息,紧紧攥住了火炬柄。

小幽萤一双大眼睛紧闭着,竭尽全力的向上飞去。

然而年幼的它,并没有太大的力气。

更何况,这一物种本就不是用来携带人飞行的。

两人下坠的速度稍有一丝减缓,却也无济于事。

“呼~”

小幽萤的火炬头上,萤绿色的火团骤然亮起,它死命往上飞着。

不要,不要让主人死去,再努力一些

唰!

下一刻,杜愚眼前一花,场景骤然一变!

影蛊塔·第六层!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下坠的剧烈失重感已然消失,此刻的他正躺在地上。

他又回到了灰雾弥漫的阴间路?

要知道,每一次转场,杜愚和林诗唯都会被摔得七荤八素。

偏偏在这一次坠崖过程中的转场,两人竟卸下了所有的冲势,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摔落的势头。

而杜愚手中的幽萤火炬,还在竭尽全力的向上飞着,将紧紧相拥的两人稍稍抬离地面。

“呵好了,幽萤,呵”杜愚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小幽萤当即睁开大眼睛,好奇的四处望去。

“我就知道,影蛊塔,不会让我们这样,死去的。”杜愚颤声说着,全凭一丝信念支撑,却也感到阵阵后怕。

他伸手拍了拍身上趴伏的女孩:“诗唯?”

林诗唯也察觉到没有了下坠的趋势,这样的感觉尤为诡异。

就像是一个正在百米冲刺的运动员,突然间闪现到家中的沙发里,而且还是优哉游哉的躺姿,没有半点惯性

林诗唯终于松开了怀抱,颤抖的双臂撑向地面,缓缓坐起身来。

影蛊塔外的军营帐内,一片鸦雀无声,当士兵们意识到两人平安落地之后,一阵阵喘息的声音终于传来。

士兵们终于想起来,自己应该呼吸了。

如此惊心动魄的坠崖,似是让所有人都感同身受,在绝望等待着死亡降临。

杨青青一手按着通讯按钮,声音平稳且清冷,带给了两人极大的安全感:“稳定一下情绪,这地方你们俩来过,灰雾迷蒙的阴间路。”

林诗唯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眼帘低垂,不声不响,将杜愚拽了起来。

这哪里是什么阴间路,这里明明就是无底之底!

影蛊塔省略了我们的坠崖过程,让我们直接来到了最下方!

杜愚平复着翻涌的情绪,开口道:“这里应该是无底洞的最底部,周围缭绕的雾气,应该就是寒气诗唯?”

“啊!”林诗唯终于回过神来,看向杜愚的眼中,充满了愧疚。

杜愚一手拍了拍林诗唯的手臂:“收拾一下情绪,与任务无关的事情,等出塔之后再说。”

林诗唯面色僵硬,点了点头:“嗯。”

杜愚:“也就是说,咱俩曾经来过无底洞的最底部。当初,咱俩是往左边走的,左边通道连接着双生树!”

一席话语,听得营帐内的士兵们暗暗咋舌。

无底洞和双生树竟然是相通的!

这两座相伴相生的妖灵异境,在地底有一个通道相连!

杜愚:“青师,所有双生树都和无底洞相连么?还是仅此一例?”

杨青青张了张嘴,还没等回应,一旁的刘营长按下了通话按钮:“一切等出来之后再说,先专注于任务!”

“呜呜~呜”同一时间,隐隐的哭泣声从远处传来。

如此熟悉的哭声,显然是黑袍人发出的。

显然,红袍人与黑袍人也通过某种方式,安全到达了地底。此刻,黑袍人依旧被押送着,不知前往何方。

林诗唯压抑着内疚心理,她无法原谅自己刚才的懦弱表现,即便,那只是一个人濒死前的本能。

刘营长:“沿着线索跟上去,坚定信念!你们就差最后一层了!”

林诗唯望向右边,寻着哭声来源:“杜愚!”

“嗯?”

林诗唯面色坚定,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退缩!

只见女孩抓着幽萤火炬,照亮右侧区域,身影也挡在了杜愚的身前:“我们走这边!”

话音刚落,林诗唯却是愣住了。

不仅是她,杜愚也觉得这样的对话似曾相识

那是在影蛊塔·第二层,同样是在这无底洞的最底部。当时的杜愚就听到右方远处,传来了林诗唯的声线!

林诗唯转头看着杜愚,一脸不可置信:“影蛊塔还能预测到我的言行举止?”

早在我身处第二层的时候,

影蛊塔,就已经描绘出了第六层的我?

杜愚抿了抿嘴唇:“影蛊塔吸收了太多人的灵魂,见识了各式各样的人与人性。

也许,每一名御妖者入塔之际,影蛊塔就已经将人们彻底看透了吧。”

林诗唯眉头紧皱:“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上,地底有两对儿我们!如果我们双方相遇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