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红楼蕴大爷> 第三百四十四章送礼

第三百四十四章送礼

贾蕴与王熙凤一行人行至厅外,厅内就传来莺声啼语,好不热闹。

挑帘入内,厅内宝钗、黛玉、迎春、探春、惜春、湘云聚在,加上其各自的丫鬟与提前来帮忙的鸳鸯、香菱、晴雯,一群的莺莺燕燕,香气扑鼻,恍若置身百花园丛中

难怪宝玉喜欢在脂粉丛中,换成哪个不愿意?

“蕴哥儿来了。”一身殷红底五幅捧寿团花的玉绸裙裳的迎春见贾蕴到来,忙起身相迎道。

贾蕴看着眼前的迎春,今日迎春的打扮配上其一副腼腆害羞的模样,更显娇俏可人了。

“二姑姑生辰,侄儿祝二姑姑芳龄永继。”

“嘻嘻,蕴哥儿,你这也太没诚意了,就这一句祝贺,还是宝姐姐金锁上的话,太敷衍了可不行。”。一身红色裙裳的湘云笑呵呵地出声打趣道。

宝钗出声笑道:“你这丫头,先前还说要谢蕴哥儿出面把你接过来,现在倒是作起妖来,真真是鬼心眼多。”

湘云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声,她之所以能这么快就又来贾府,主要是还由于贾蕴出面让贾母下帖,要不然她可来不了,对此,湘云自然是心存感激的,那个史家,她亲身爹娘据不在,舅母待她如生人,可没有人情味,远不如在贾家自在,若能选择,湘云自然是更愿意待在贾家。

贾蕴把身上披的狐皮袄子交给近前来的鸳鸯,开口笑、道:“二姑姑生辰,我自然不能敷衍,生辰礼早早就备好了。”

说着,贾蕴从怀兜中取出一本被帷布包起的东西,从面相上来看像是一本书籍,直接递给迎春道:“二姑姑,这是侄儿送你的生辰礼。”

迎春闻言有些羞赧,低声道:“蕴哥儿来就是了,哪用什么生辰礼……”

湘云瞪着一双大眼睛,近前接过贾蕴的生辰礼,打趣道:“就送一本书呀,我倒是要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

“哎呀!”

薛宝钗上前拉住湘云,嗔道:“送礼贵在心诚就是,主人家还没开口呢,你倒是急了起来,也不怕人笑话。”

史湘云闻言,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把书籍递到迎春面前,笑道:“二姐姐,人家在顽笑,你可不要见怪。”

迎春笑而不语,顺手接了过来,笑道:“你这丫头惯是个爱胡闹的。”

说着,迎春复又对着贾蕴道:“蕴哥儿客气了,快请坐。”

贾蕴笑着说道:“二姑姑打开看看,省得有人说我敷衍呢!!!”

史湘云不好意思的笑了声,啐道:“不就是多说了一句,蕴哥儿也太小心眼了,我好歹也是你长辈,一点也不知道孝敬。”

“是是是,侄儿错了,忘史姑姑原谅。”贾蕴拱手作揖道。

众人见状抿嘴笑了起来,

贾蕴位高权重,贾府中,便是贾母也得谦让一二,不过贾蕴对待她们这些姑姑可不错,素日里玩闹从没有红过脸,故而她们这些姑姑也喜欢拿贾蕴打趣。

本来当面拆礼是对客人极为的不尊重,不过既然贾蕴开口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迎春将帷布拆开,定睛看了看,惊呼道:“这是黄龙士先生的“血泪篇”

此言一出,众人都神色一怔。

她们这些大家闺秀或多或少都会学些棋道,因此对当世棋圣黄龙士不会陌生。

对于一个好棋之人,黄龙士的著作,无疑是最佳的礼物。

看着贾迎春爱不释手的模样,众人都笑了起来。

一旁的黛玉开口道:“黄龙士棋风不拘一格,留下十局名局“血泪篇”,著《弈括》,“血泪篇”为黄龙士授徐星友三子的十局棋局,为让子棋的名局。”

说罢,黛玉便对着湘云促狭道:“这回看你还有什么脸皮。”

先前湘云打趣贾蕴送的礼轻,是敷衍,如今看来,这份礼不仅价值千金,而且也称迎

春的心意,当真是一件“贵重”的礼物。

“哼,与你何干。”湘云“哼”了一声,瞥嘴挤兑道,旋即湘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瞄向迎春手中的生辰礼,显然自己也有所心动。

贾蕴注意到湘云羡慕的神情,笑道:“若是史姑姑喜欢,赶明儿你生辰之时,侄儿帮你去寻一份,以孝敬史姑姑。”

湘云闻言顿时眼神一亮,忙道:“蕴哥儿,这可是你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可不能拿白话诓我。”

宝钗近前伸手戳了戳湘云的脑袋,笑骂道:“你这丫头,黄龙士先生的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哪里能随意得之,蕴哥儿说大话,你也跟腔。”

黛玉冷笑一声,啐道:“蕴哥儿能耐大着,他既然应了云丫头,想必有的是法子,赶明儿这个姑姑送一份,那个姑姑也送一份,好不热闹!!!!”

探春闻言沉吟一声,开口道:“都顾着说话呢,蕴哥儿先坐下歇歇。”

贾蕴闻言抿了抿唇,倒也没说什么,这黛玉啊,不知怎的又耍起性子来,脾性真大,欠管教啊!!!

不过话虽这么说,可他与黛玉终究是没有名分,倒不好管教,素日里贾蕴能稍稍调戏调戏,调戏深了,自尊自爱且又心思敏感的黛玉会觉得贾蕴是轻贱于她。

贾蕴移步坐在黛玉与宝钗中间,偏头打量了黛玉一眼,今日黛玉身着雪青衣,淡雅精致,没有多余的发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黛玉瞧见贾蕴在打量着她,手中的团扇提了起来,垂眸道:“你这人,看我作甚,好生没道理。”

贾蕴嘴角微杨,轻声关心道:“正值冬寒,林姑姑这身打扮也太单薄了些。”

黛玉闻言挑了挑眉,她还以为贾蕴会夸她好看,不曾想贾蕴的关注点居然在这里。

“我自穿我的,与你何干。”黛玉轻声啐道。

贾蕴闻言倒也没说什么,不过心中却是计较起来,这黛玉啊,欠调教,现在身份不合适,得娶进门后才适合,出嫁从夫,这可不是玩笑话,到时贾蕴想怎么调教就怎么调教。

仔细算来,贾蕴与黛玉定亲差不多也有两年,再加上宝钗这么不明不白,也该寻个时机把事情定下来了。

忽地,厅外传来银铃般的声音,旋即便有人挑帘入厅。

“二丫头。”来人正是赵曦,她一进入厅内,就直奔迎春而去,双手拉住迎春的手招呼起来。

“曦儿姐姐。”迎春腼腆的应了声。

对于赵曦与迎春等人的称呼,因赵曦金枝玉叶的身份,故而喊得倒是有些凌乱。

迎春随后又对着其身后的元春招呼道:“大姐姐也来了,快请坐。”

元春应道:“二妹妹生辰,我怎么会不来。”

贾蕴见赵曦与元春到不显得突兀,不过她们身旁那个道姑,这可是让贾蕴吃惊不已,若是贾蕴猜测不错,这道姑应该就是妙玉吧!!!!!!

,

铅笔小说 23qb.net

<=02目录+书签20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