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每次重生后的我都变成了不同角色> 第11章 诓好友李琳挖坑,下决心陈璞告密

第11章 诓好友李琳挖坑,下决心陈璞告密

第11章 诓好友李琳挖坑,下决心陈璞告密

当当当~

刘府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吱呀,一个门房费力的打开了宅门,

等到他看清来人后,连忙行了一礼,“陈大人”

李琳摆了摆手,随后朝里面望了望,“老刘在吗?”

听到是来找自家老爷的,门房连忙让开了道路,站在一旁恭敬的说道,“老爷正在书房之中”

李琳点了点头,随后也不用他人陪同,跨过门槛后一个人直直朝着刘府书房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位刘侍郎是他在朝中多年的好友,两家往来甚密,因此刘府他以前可没少来,

对刘府的地形他可以说十分熟悉了,

也正是因为他来得多,且和刘侍郎关系莫逆,这些府里的下人基本把他当作了半个主人。

“老刘!”

刚到书房门前,还没进去呢,李琳直接一嗓子就喊开了,

随后就听到了房中传来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

带着一丝坏笑推门进去,李琳发现地上散满了毛笔,

而在自己好友脚下还躺着个笔架。

“老匹夫!”,那位刘侍郎瞪着刚进来的李琳吼道,“就知道是你!”

看着这一地鸡毛,李琳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刚刚那声大吼把准备从笔架上拿笔的刘侍郎吓了一跳,他手一哆嗦,直接把笔架打翻在地了。

“哈哈哈!”,李琳看着老友这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老刘啊,你连支笔都拿不稳,别不是,酒色伤身吧!”

他把那天去皇宫时刘侍郎嘲讽他的又原封不动的嘲讽了回去。

“哼!”,刘侍郎没有跟他继续拌嘴,而是问起了他的来意,“你来干什么!”

李琳却并没有立马回答,

反而双手负后,围着好友的书房转悠了起来。

书房墙上挂着的都是刘侍郎自己的书画作品,

画作以山水居多,还夹杂着几幅游春图。

而书法则与李琳在蓝星上所见的行书差不多,

惊若翩鸿,婉若游龙,

确实是好字!

看到这,李琳有些手痒痒了,

虽然在蓝星上时他从未练过毛笔字,

然而在当北燕皇帝之时,他可没少照着大臣的奏折练字,

尤其是重生为陈言这位侍郎之后,

恢复的记忆中便有大量原主练字的感悟。

“你到底来干嘛的!”,看李琳一副悠哉游哉的模样,刘侍郎顿时吹胡子瞪眼了起来。

李琳眯了眯眼,他虽然还在看着墙上的书法,然而话语却是单刀直入——

“你是不是受了北燕之人的赠礼?”

“什。。。”,刘侍郎下意识的就想否认,

然而他突然想起,面前这人是自己好友啊!

而且,既然他知道这件事,就说明他也拿了,

想到这,刘侍郎顿时放松了下来,

他捋了捋胡子,“没错,老夫确实拿了。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李琳转过身不再去看墙上的字画,

他来到好友身旁,压低声音说道,“我跟你说件事儿,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

“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他人说的!”,刘侍郎见状也压低了声音,

“在北燕之人给我送完东西后,我有些不放心,毕竟他们说自己是北燕将军的家臣,可也没有什么凭信啊,要是是他人故意冒充的呢?”

这!!

刘侍郎大吃一惊——这要是他人冒充的,那接了银两的人不都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了吗!

他刚准备开口,然而李琳接着说道,

“所以,我在他们离开后便偷偷跟着那几人,最后你猜他们去了哪儿?!”

“去。。。去了哪儿?”,刘侍郎语气都有些发抖了。

“他们最后进了北燕将军和国相的临时府邸!”

。。。。。。

不废话吗!他们本来就是两人的家臣,不去那还能去哪儿??

呼~~刘侍郎顿时松了口气,

他抹了抹额头上的细密汗珠,有些埋怨道,“那你还这么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李琳却是摇了摇头,“他们虽然确实是北燕家臣,然而!”

他这个‘然而’又把老友的心给提起来了,

“然而,我在跟踪的时候发现”,说到这,他声音压得更低了,

“你发现了什么,快说啊!”,刘侍郎有些抓狂了,你这是来说事儿的还是来讲故事的!

还TM抑扬顿挫的!

“咳咳,你急什么!这不就要说到了吗!

我发现,有几个着便衣的京兆尹差人也在跟踪他们!”

“京。。。京兆尹!”,刘侍郎这下真有些管理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了,

“可,,,可他们着便衣,你怎么知道那是京兆尹的人?别不是认错了吧!!”,刘侍郎还在挣扎着。

“这怎么可能认错!我去过几次京兆尹府衙,刚好便衣中的一人正是当时负责接待我的”

“这。。。这下可如何是好??”,刘侍郎彻底慌了神了——京兆尹那可是直接向皇帝负责的!

也就是说,京兆尹知道的事情皇帝也会知道!

他们这些接受了银两的官员说不定皇帝早就一清二楚了!

“要不!”,突然刘侍郎眼睛一亮,仿佛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要不我把那些银两退回去?”

“对!退回去怎么样?我反正一分钱都没动,退回去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李琳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皇帝已经知道你收了礼,他可不会管你退没退”

“尤其是你还是隔了几天才退的!”

“这不更说明你心中有鬼吗!”

刘侍郎顿时跌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那。。。那该如何是好?!”

李琳直起身来,整理了下衣冠,

随后缓缓道,“你说为什么皇帝到现在都没有动手?”

“为,,,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上面那都是我编的啊!

咳咳,李琳重新组织了下语言,“因为,朝中收了银两的远不止我们几人!”

法不责众了属于是。

“可,,,可就算是因为人数太多的缘故,但,我们这不就相当于在皇上那被记上一笔了?”

“这对以后的升迁。。。”

“而且,如果将来皇帝因为其他事情想动手,这不就是绝佳的理由吗!”

李琳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皇帝没动手,那就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嗯?还有转机?”,刘侍郎眼睛一亮,他看向自己这个好友,连连催促,“快说啊!”

“几日后不是朝会吗?只要在朝会上不替北燕之人说话,我想,皇帝应该不会降罪的,最多也就是口头惩戒一番”

“你。。。确定?”

李琳拍了拍胸脯,“放心!八九不离十!”

又安抚了一番自己这个老友后,李琳离开了刘府,

然而他并没有回家,反而又朝着另一个和他关系还不错的同僚家中走去。。。

。。。。。。

大将军府,

书房中,

莫雨正站在书桌旁看着前方,

在他面前,一人单膝跪地,脸上还带着一丝凝重。

看着这人面色严肃,莫雨开口道,“何事,说吧”

陈璞行了一礼,随后开始讲了起来,“朝中侍郎陈言之子,陈立,昨日请在下吃饭”

“途中,他问我是否我们燕国之臣都是腰缠万贯之辈”

“在下当时亦有些不解,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

“然后,他拿出了一件城中银号的凭信,说是我们北燕大将军和国相给的,足足有一千两!”

听到这,莫雨顿时皱了皱眉。

陈璞接着往下说道,“在下回来之后,细细思量。他们两人应该不止给了陈侍郎银两,朝中大部分大臣应都收到了他们的赠礼,为的便是几日后的那场朝会”

“他们这是赤裸裸的行贿!”

陈璞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昨日我想了一夜,知道把这件事说出来可能会使得皇上对所有来自燕国之人都心怀芥蒂”

“然而,若要我替这两个不忠不信之人隐瞒,在下实在做不到。”

“所以,你还是选择向我和盘托出?”,莫雨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陈璞,淡淡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