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每次重生后的我都变成了不同角色> 第16章 思朝会侍郎担忧,召三人君王欲允

第16章 思朝会侍郎担忧,召三人君王欲允

第16章 思朝会侍郎担忧,召三人君王欲允

上朝回来后的李琳步履匆匆,眉头紧锁,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站在府门前的陈立,直接从陈立身旁走过,

随后径直往书房去了。

原本打算出去的陈立顿时一愣,

他看向低着头像是在想着心事的老爹背影,心中忍不住一阵嘀咕,

——咋回事?怎么上个朝回来就成这样了?

难道被皇帝骂了??

还是官被罢了??

亦或是什么把柄被发现了??

卧槽!别不会等下左右卫就来抄家了吧!!

李琳表示这臭小子就不能盼他点好?

看来还是上次打屁股打轻了!

陈立原本想出去跟许久未见的那些狐朋狗友吹嘘一番在大将军府所见所闻的,

见老爹这副模样,自然是没心情出去快活了。

他连忙关上了府门,还不放心,又用横闩锁住,这样就算左右卫来抄家,横闩还能挡一阵。

随后他也朝着书房跑去。

当他一进书房,

就见自己老爹正坐在书桌旁,整个身体都靠在椅背上,

双手叠放在小腹处,

双目紧闭,呼吸缓慢,

不细看还以为他睡着了。

然而细细观瞧就会发现,李琳脸上的细微表情不断在变换,表明着他此刻心中并不平静!

“爹!”,陈立轻唤一声,顿时把沉思中的李琳给惊醒了。

“嗯?你怎么在这?”

陈立有些无奈道,“您刚才进门之时我就站在门口”

李琳轻咳一声,随后拍了拍额头,“我在想事情,没注意”

陈立小心翼翼地问道,“爹,什么事让你如此上心?是朝中出了什么事情了?”

“咱爷俩还有逃的机会吗?”

李琳原本打算站起身来走动走动,猛然听到他这句话顿时目瞪口呆——什么叫还有逃的机会吗??

合着你以为你爹我是犯事儿了是吗?

“臭小子你讨打是吧!”

听李琳这中气十足的骂声,陈立反而松了口气——看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咳咳,我看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以为咱家。。。”

李琳看向自己这个儿子的目光有些复杂,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个喜欢脑洞大开的主。。。

他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说出了缘由,“从燕国那两人被抓到今日已过了有一段时间了”

“可大理寺到现在都没审理他们”

“今日朝会中有人提了一嘴,然而看皇帝的意思,好像并没有尽快审理的打算”

“为父这心中有些不踏实!”

听到这,陈立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父子两百思不得其解,不知为何朝廷还没有给两人定罪。

然而,若是他们知道这两人现在在大理寺的天牢中吃香的喝辣的,估计眼珠子都得被震掉!

-------------

“嘿嘿!我就说嘛,只要兴元的小皇帝知道我还留着这么一手,他决计不敢给我们定罪!”

北燕的大将军正一边喝着嘉鱼居送进来的美酒,一边朝身旁的国相显摆。

就在不久前,他通过大理寺向刘麟传话,告知了自己的心腹已经拿着三镇布防图离开了神都,

一旦那人穿过兴元边境进入大漠之中,事情可就难以挽回了!

威胁之后他便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愿以那人的行程来换取自己和国相的自由。

朝中暂时还没有给他确切的答复,但至少两人的待遇比之前好了不少,每天都有好酒好菜。

国相此时却并没有多大的胃口,

他摆摆手,

“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要是那小皇帝还没做出决定,你那心腹就被抓了呢?要是小皇帝不受你的威胁呢?而且,就算他答应还我等自由,我们又该去哪个国家?”

“哼!”,大将军手拿鸡腿,冷哼一声,“想这么多干嘛!美食当前,干饭就完事了!”

他心中其实早有筹划,但眼下还深陷囹圄,自是不会和国相开诚布公的。

然而国相作为一个文官,终究没有他那么放得下,看着那一桌子被大将军造的差不多了的美食,

他轻叹一声,随后站起身来走到了角落之中坐下,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墙壁发呆。

看着有些患得患失的国相,大将军翻了个白眼,口中小声嘀咕了一句,“腐儒!”

就在他准备继续自己的干饭大事之时,

突然只听得牢笼之外传来一阵开门声,随后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手中还拿着鸡腿的大将军眯了眯眼睛,终于看清来人服饰——是大理寺之人!

对方只有一人来此,而且手中并未拿兵刃!

大将军心中顿时一喜——看来事情有转机了!

----------------------

兴元腹地一处城池附近,

一个有些衣衫褴褛之人正眺望着城门口,

“啧!怎么又有守卫盘查!”

自从他从神都逃出后,便一路朝着漠北方向星夜兼程,

然而在睡了几天野外后,他实在有些遭不住了,

他们原本跟着大将军和国相吃香的喝辣的,海参鲍鱼每天炫,绫罗绸缎天天穿,

现在突然就流落荒野了,

这落差着实有点大,

尤其他作为一个睡惯了床榻之人,这几日荒野求生可谓是吃尽了苦头。

不行!今天必须要睡床!

在昨晚被蚊虫叮得整个人都肿了一圈后,他终于做出了这个坚决的决定!

而要睡床自然得去城池中找家旅店,

计划很美好,然而第一步就出事了——他进不去城池。。。

守军检查来往客商主要是看他们的身份文牒,由于现在还没有出现纸这个东西,

因此那些身份文牒都是用木牌制成,

现在你让他临时搞一个身份木牌来,无疑是异想天开。

看着盘查严密的城门守军,

此人有些脸色僵硬,

他又不死心般继续看了一阵,见确实无机可乘,只得无奈离去。

“MD!”他忍不住暗骂一声,“早知道是现在这个局面,当初还不如留在燕国!”

虽然兴元占领了燕地,但自己靠着当初吃拿卡要攒下的积蓄,就是回去种田都够自己快活好一阵的!

但自己大哥都跟着国相和大将军来兴元了,他也只得跟着一起来了,

这下倒好,加官进爵没见着,那两人自己还进去了。。。

他唏嘘了一阵,随后又忍不住摸了摸放在怀中的那份三镇布防图,

他知道,大将军是想要以此来要挟兴元,

只要自己不被抓,那他们就是安全的。

这几日来,他几乎把怀中之物当作了自己的命一般。

不过,

在夜深人静之时,他也不由得想起燕地,

想起留在燕地的家眷,

只有在这思念之时,他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一个流浪他乡的游子,

也只有在思念的时候,他才对大将军交给自己的任务产生了一丝抵触。

他自然是知道把三镇的布防图交给漠北之人会有什么后果,

然而他心中始终存有一丝侥幸,

因为他的家眷所在之地离边镇不知有多少距离,他觉得就算漠北铁骑南下,也要不少时日才能到达燕国腹地,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一家老小逃亡其他地方了。

可经过这几日的流浪生涯,

他心中忍不住对自己原来的看法产生了动摇,

有人见他衣衫褴褛,施舍了几个烧饼给他路上吃,

有人在荒郊野岭中看见他和衣而眠,好心的叫他去自家睡一晚,

虽然那户人家环境比起野外好得有限,但那家人的热情好客还是让他有些动容。

如果,

如果把这份布防图真的交给漠北,

千千万万个如同他这几日碰到的普通家庭将会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而自己做这一切,却只是为了能保住区区几人?

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当初燕国为官之时也没少干贪污受贿的事,

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他也有些动摇了,

“为了两人,却使得千千万万的人流离失所,我这么做,是不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