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每次重生后的我都变成了不同角色> 第18章 见告示心生动摇,扮行商入境陈饶

第18章 见告示心生动摇,扮行商入境陈饶

第18章 见告示心生动摇,扮行商入境陈饶

“快来看快来看,又出新告示了!”

又是熟悉的场景,又是熟悉的吆喝,

很快,在兴元某个边境小城的城门前顿时聚集起了一堆人。

每次一发告示,

这些边城居民都会十分认真的了解告示内容,

不同于其他地方人们看告示可能只是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在这,看告示对他们来说极为重要,甚至可以说告示中的内容与他们的生活休戚相关,

因为他们这是边城,告示上所说要么是边衅将起,要么便是征召精壮年进入边军。

对于前者,

他们能提前做好准备,要么逃命要么参军。

而对于后者,这是许多边地流民获得安身之本的好去处!

进入边军,不仅吃住不愁,而且一旦有了战功,他们甚至还能分到田地!

当然,发放田地这种事一般都是边将私自做的决定,

中央朝廷并没有相关的规定。

这次的告示不同以往,本以为又有什么重要消息才聚集起来的众人很快便散去了,

因为这次的告示没说什么紧要的事情,

就是说北燕曾经的大将军等人为了脱罪,出卖了许多原本的手下,

然后告示列出了那几个被抓住的燕国余孽的姓名。

接着则是说被抓的几人中已经有人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兴元给他们减轻了罪责,甚至对于有立功的还提拔进入了兴元朝廷。

最后,便直接点出了那个逃脱之人,只说他义兄已经当上了兴元的官,为了劝他改邪归正,把他的消息全都告知了朝廷,

朝廷知道他并非首恶,所以他只要向朝廷投诚,将从轻发落,

甚至,他义兄会亲自负责接他!

。。。

这个告示基本都是用大白话写的,

读起来没有丝毫障碍。

这也是为了让其中的内容能广泛流传出去,

顺带一提,

起草这份告示的便是当初那位在神都城门前朗读告示的书生!

他通过求贤令成功进入了朝中某位尚书府中,随后把自己认为起草告示应以便于理解为先的理念通过那位尚书上陈天听,

刘麟听闻后亲自考校了他的学识,随后大手一挥,直接让他负责对百姓告示的起草!

因此,这次的告示即使是普通百姓读起来也没有丝毫困难,

用词基本都是平素的白话,用典极少,甚至在有些可能稍稍难以理解的地方还加了注释。

在围着的人群散去以后,

有一个衣衫褴褛之人步履蹒跚来到了告示之前,

读着上面那通俗易懂的文字,他忍不住瞪大了原本有些枯黄的眼眸,

而杵着行山杖的干瘦手掌也青筋爆出!

——大哥被他们出卖已经被抓了?!

——我们哥俩一心为他们做事,结果反倒成了那两人脱罪的筹码!!

此刻他心中充满了怒火,

对于告示上面所说,他几乎没有任何怀疑,

因为在他印象中大将军完全能干出这种事情!

咬了咬牙,他目光有些愤恨——

他们几兄弟为了大将军和国相出生入死,

结果呢?!

自己身怀布防图成了筹码,整日提心吊胆不说,还要忍受良知的煎熬,

而自己的义兄甚至已经被他们出卖给了兴元!

看着告示最后说的话,他怔在了原地,

此刻他内心的动摇越来越大!

甚至有种直接走入城中县衙自首的想法!

但他还是按捺住了自己,【告示上说大哥会等我去自首,那我就先等几日,看看事情是否属实】

--------------

在兴元与邻国陈饶国之间,

正有一支十数人的商队缓缓行进着。

商队的领头人是一个年轻人,然而从他的举止来看,并不像普通富家子弟,

反而更像是军伍出身!

而在年轻人身旁还跟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

看样子应该是管家。

这一行人一路上走走停停,仿佛丝毫不着急赶路的模样。

从离开兴元进入陈饶境内后,他们数日间走了不足三十里!

在又一次停了下来休整后,

那个老者来到了年轻人身旁,

他喝了口水,随后皱了皱眉看向对方,

“杨统领,燕国那两人什么时候到?”

这个带队的年轻人,也就是左右卫校官杨潜朝四处看了眼,随后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但算算也该到了”

“不过这也不需要我们担心,一旦他们离开兴元国境,自会有人通知我等”

这支扮成商队的便是由杨潜率领的左右卫外勤人员,

他们此行目的便是跟踪离开兴元国境的北燕大将军和国相一行人,

一旦那个潜逃之人被捕及他手中的布防图被缴获,

杨潜等人便会立刻向两人发动袭击!

这一次,他们不会再把两人带回兴元了!

李琳锤了锤有些酸痛的四肢,

他作为一个老人家,跟着这群人东奔西走的,着实有点为难他了,

不过一想到是为了替前身,为了替小宦官报仇,

他又强撑着坚持了下来。

“对了,为何皇上一点也不担心这两人一旦离开兴元便会向列国抖出此事?”,李琳还是有些不解,当初他问这个问题时皇帝并没有告诉他缘由,

所以他想从杨潜这找到答案。

“嗯?这不很简单吗?”,杨潜有些不解,“因为陈饶曾经被燕国入侵过啊,听说当时陈饶的部分宗庙都被燕兵毁了”

“所以,一旦陈饶知道他们这两个燕国曾经位高权重的大臣出现在自己国境内,估计会不计代价把这两人抓去祭天吧”

。。。

李琳有些无语——看来刘麟这个小皇帝也是蔫坏蔫坏的啊!

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反应了过来,“所以说,事情必须要在他们离开陈饶境内之时见分晓?!”

杨潜点了点头,“没错,皇上密旨,无论最后那人抓没抓到,只要这两人离开陈饶,格杀勿论!”

说罢,他站起身来朝着一辆装货的马车走去,

边走边和坐在路两旁休息的左右卫说道,“他们应该就快到了,到时候都给我演得像一点,要是谁出了纰漏,回去有他好看!”

李琳也站起身来,他心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小皇帝,怎么这么喜欢下密旨!】

一行人再次踏上行程。

当他们一路慢慢悠悠,都快到达陈饶边城之时,终于有人从后方骑马赶来追上了他们。

耳语几句,随后,这支商队立刻改变方向,

朝着陈饶边境另一座城池疾驰而去。

李琳作为一个文官,弓马不能说娴熟吧,只能说是赶鸭子上架了。

在之前尝试了一次长途骑马后,走路都变得有些罗圈腿的李琳只能坐在马车上,跟货物为伴。

眼下,所有人都专注于赶路,

自是没人像之前一般注意李琳是否舒适,

他坐在马车之上,速度又快,道路又不怎么平整,而且马车也没有什么减震装置,

等到他们终于在天黑前赶到目的地后,李琳整个人都快被颠散架了。。。

一行人进城后便在一家客栈住下,

现在他们只需要等待,

等待目标进城即可。

杨潜定下的计划便是以零散之人跟踪监视北燕遗臣,然后自己带领的大部队则跟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样既不容易被对方发现,而且一旦有突发情况,大队也能很快赶上对方。

杨潜在安置好众人后,又四处巡视了一番,

他在熟悉旅店的环境,这样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能从容应对。

而作为副手的李琳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他一到客房那是沾着枕头就睡,连外衣都没脱。

很快从他房中便传来一阵鼾声,

从房前经过的杨潜听到后有些无语——

你个副手不应该是来协助我这个正手减轻工作负担的吗,

怎么感觉带上你后反而更累了呢。。。

也许是李琳睡得早,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作为老人家,睡眠时间本来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