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两开花

三人上价值时。

雪女都乐疯了。

回到熟悉的神器居所,自知得了主人恩宠。

又没了外人,端着的架子一下子变作小女儿柔情,跪伏而下,就道:“主人,您累不累?雪女给您按按。”

“一身臭汗,先去洗漱,我还有要事处理,你于居所内不可外出!我晚些时候归来。”

雪女喜滋滋“哦”了一声。

周黎安正要出门,又听后面飘来一句,“主人,那雪女先清洁自身,待吾主归来,雪女可服侍您沐浴。”

咚,小心肝都跟着颤了一下。

妖精啊。

不过周黎安脚步未停,还是迅速出了门。

倒不是他矫情,心里揣着正事儿,儿女情长什么的就淡了些。

即便古之帝王,也是成就霸业,才香玉入怀,傲然一句,“这皆是吾打下的江山。”

见谁说,“这是吾将要打下的江山?”

便说那刘备大业未成时,亲儿子也能踹下车去。

周黎安当然不会那么渣,不过是事分轻重缓急。

如今已是均衡11年,2年内大军将南下。

征伐之路自然无所阻挡,但收获是成果还是苦果,就见仁见智了。

国家机器运转,殊为不易。

创业公司倒闭不过金钱损失,国家机器崩坏,10年经营付之一炬,东山再起也可,却要延缓节奏。

更别提神格容易倒塌,信任危机一旦形成,就不好重塑了。

周黎安算是完美主义者,副本攻略不是SSS评级过关,肯定要重开的。

可惜均衡时空不是游戏,只有时间快进,没有时间倒流,那就唯有谨慎行事,不断提高容错率。

千万人口粮,医疗、科技攀升。

神国布局规划。

墨西哥矿产丰富,且资源集中,其80%以上的土地都为山区与高原。

不似美国,各类资源充足,但分散各州。

简单来说,墨西哥适宜工业集中发展,中部科迪勒拉山系的几大矿区可满足所有工业需求。

反之,美国区域可作农业支撑。

加州、德州都是产粮重镇,以及隔壁路易斯安纳,密西西比平原的水草丰足处。

上行田纳西、阿肯色、肯塔基都是种植园文化的发祥地。

工业发展的前提是农业底蕴雄厚,没粮食也没力气挖矿干活。

所以,整体版图规划为美国南部所有大区,需建城开展农业种植。

墨西哥地区可为工业起步……

也只是起步。

初期在墨西哥兴起工业,是为矿类产出集中。只要贯通几大矿区的主要道路,就可产出资源。

以墨西哥为工业中心,向南北提供资源支撑。

如同一座桥梁,以此为起点,兴修道路,贯通南北,可令未来人口迁徙至北美。

对,没错,人口迁徙方向还是要向北,大兴北美的。

因为农业发展的根本需要人力投入,且美国南部诸州适宜居住。

墨西哥的地震一点不比加州差,因为同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带上。

加州不过占据一州之地。

墨西哥全境都位于其上。

其次,墨西哥气候虽利于种植,但山区高原提高了种植成本。

特别到了后世,现代化农业拉开了两国差距,大平原种植几台农业机械就可以搞定,山区高原既要投入人力,还需开辟运输道路。

这也是为什么,墨西哥成了世界吸食品主要种植区。

旁边有个产粮大国的邻居,农业竞争无力,那只能种植更赚钱的吸食品了。

因此,墨西哥作为工业起步最佳,

为均衡促成开发北美大陆的底蕴,也作桥梁,令中南美矿产资源,输入北美。

至于南美如何发展?

周黎安的打算是暂缓!

首先,南美大门亚马逊丛林就阻碍了工业发展的道路,这个地区的几个国家因此都不怎么富裕。

下方巴西有巴西高原为主要农业畜牧的产出地,还汇集矿产,因此发展的最好。

阿根廷类似,潘帕斯草原条件优渥,只不过后世被美国坑惨了,一度国家破产。

智利、秘鲁则不提,因科迪勒拉山系,阻于南美西部夹缝当中,矿产是唯一优势。

现在摆在均衡眼前的问题是……

人口不足,地盘过盛。

即便吃下全美洲人口,总数也不会超过1600万。

依靠这些人口,完成美国南部与墨西哥的开发,就心满意足。

毕竟从无到有的原始开发,太过费时费力。

周黎安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殖民者早晚要来。

到时候土地出租呗!

欧洲人不是最爱搞租界那一套嘛?

租,100年起租,黄金全款支付,人口迁徙,大搞开发建设……

到了那时候,怎么玩还不是老子说的算?

挑拨离间,可以看欧洲皇室与新殖民者玩勾心斗角。

真要是个皇权走狗,誓死效忠什么的……

不好意思。

土地我是租给你了,但你作为租户,擅自“改造房屋结构”,我可是要找你罚款的。

不交罚款?

那就给我滚蛋,租约取消,从哪儿来回哪去!

不交罚款还不滚蛋?

嗨害嗨!!

我等的就是你玩横的啊兄弟!

南美租地完了,就去欧洲,打下土地我还不经营,还是搞出租。

哎,就是玩。

除此外,周黎安还想过从大明搞移民政策,先富裕一批人,再让他们曲线救国,令均衡的荣耀洒向大地。

对这一切,倒也不是周黎安单纯的浮想联翩。

长远目标是否一定达成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大致方向可做前进。

没有目标,事业就不好做了。

……

晚上9点多,飞机降落。

课程结束,萨尔瓦多颇为狗腿的过来邀请吃饭。

周黎安表示不饿,吃饭不如吃蜜果。

儿女情长淡归淡。

雪女敬虔之心诚恳,吾主均衡应有赏赐,此为仁慈之举。

回到灰石岛。

走过漫漫长道,心里已然临摹数次,该传授什么样的知识都做好了大纲。

法则学习之事神圣,更需沐浴更衣,以丝网盛装出席。

不过神祇之尊不可亵渎。

开门踏入,周黎安还是一副人模狗样的姿态。

可就在他来到大厅,却不见雪女出现。

正为狐疑时,一道人影从雪女房中走出……

“帕特丽夏?”

金发肤白的少女,额头冒汗,发丝贴合在额头与两鬓,还微微喘着粗气,“她就是你的仆人吗?”

帕特丽夏指着屋内,却不见雪女人影。

周黎安竖起耳朵,隐约听得屋内呜咽的声音传来。

在他愕然时,帕特丽夏继续道:“她要攻击我,我只好将她制伏了……我汉语说得不好,没办法跟她沟通,她不会英语?”

周黎安哭笑不得,绕开她进屋。

入目,便是被帕特丽夏束缚在凳子上,明显刚刚出浴的雪女。

为什么是明显?

因为就是刚刚出浴。

而此刻,身后又传来脚步,帕特丽夏立于身旁……

她毫不尴尬,反而对雪女作出赞赏:“她的身材很好,我进门时,她或许以为我是你……”

帕特丽夏转过头,“所以,是我打扰了你们今晚的活动?”

“……”周黎安沉默无言。

却又听一句轻语飘来,“可以加入吗?”

嗯???

周黎安猛地看向她,只见她嘴唇开合,接着上一句疑问念道:“……主人?”

……

清晨。

床榻之上有两个人。

一个是女人,另一个也是女人。

周黎安早就起了。

洗漱后回来,两人都被惊醒。

雪女还有些茫然,躺在床上,一时都忘了要跪拜见礼,似乎陷入漫长的回忆。

在她身旁的帕特丽夏就非常淡定自然,伸出手迎来……

“帕特丽夏?!”

“嗯,唔。”

她已无处开声。

周黎安能怎么办?

种花得花,还是两开花,且开了又开,绽放数次。

如今三花欲绽,那呆头呆脑的四花妒心大作,便迅速跪伏而来,期盼鉴赏。

上午本是好时光,无奈加勒比海域风云莫测,狂风骤雨突如其来,风雨无情,令花枝娇而凌乱。

……

均衡。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