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挽天倾:从秦二世开始> 第六十八章 老东家

第六十八章 老东家

原来,张耳的确答应了魏王,要引兵前来救援,但问题是就在张耳即将出兵之际,却遭到了陈馀的进攻,导致他损兵折将不说,也不敢再贸然去求援魏国了。

张耳和陈馀之间原本是‘刎颈之交’的好友,后来巨鹿之战中,秦军将张耳围困在巨鹿城中,陈馀却见死不救,二人也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后来张耳同陈馀相见后,张耳先是责怪陈馀不讲义气见死不救,紧接着又被幕僚蛊惑对陈馀下手,解除了他的兵权,而陈馀被解除了兵权后,便带着心腹几百人跑路,二人也彻底成为了仇人。

如今张耳被熊心立为常山王,却没有陈馀的份,他顿时大怒,便去寻找齐王田荣支持,借来了兵马,乘机袭击了张耳。

与历史上不同的是,这一次张耳被袭击,并没有像历史那样惨败,只是这一举动却使得张耳无法再出兵河东了。

听完魏无知的介绍后,陈平顿时大感失望,如今秦军兵临城下,可是六国之间却依然在互相争斗,到时候如何才能结成一体反秦?

一想到这里,陈平顿时怒气冲冲地说道:“此战实在大谬,若是将来大魏不敌秦人,只怕赵国便是下一个了!”

魏无知也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率领魏王之名,前往邯郸请求赵王求援。”

陈平沉思了一番,却是摇了摇头,道:“魏兄这一次只怕会无功而返。”

魏无知顿时奇道:“如何会无功而返?”

“因为无论对于张耳还是陈馀来说,他们都没办法放下对彼此的戒心,无论谁去抗秦,恐怕都会被对方占据了后路,除非二人率领大军一同前往,可是这样一来却无人能制衡他们,到时候反而会让他们大打出手。”

陈平冷静地解释了一番,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联合其他诸侯,支持其中一方,并努力消灭另一方,才能让剩下的这家放下心来出兵。”

听到这话,魏无知顿时心中一惊,他知道陈平出的计谋通常都十分毒辣,如今一看果然如此,便试探道:“你以为该支持谁?”

“张耳。”

陈平轻声笑道:“陈馀向齐王借兵,只怕容易引起众怒啊!”

魏无知顿时一惊,他马上明白了过来,不由得赞叹道:“别人说你陈平思维敏捷,要我说你何止如此?胸中有良谋,将来我必向魏王举荐你。”

陈平轻轻一笑,当即表示感谢,只是他在心中也有几分叹息,

以六国如此情况,将来真能抵挡得住秦国吗?

......

与此同时,一队长长的队伍已经踏上了赵国的土地,他们正是经过了漫长折腾的刘邦大军,一路躲避着秦军的追击,在经过了数次大战后,侥幸渡过了黄河,绕道来到了赵地。

经过了这么久时间的折腾后,刘邦整个人显得越发粗犷,脸上留着浓密的发须,只是眉目间依然带着几分锐气,丝毫没有半点颓唐之色。

远处站着一名中年文士,此人相貌清癯,眼神中带着几分沉思,给人一种坚毅、沉着,而又富于智慧的感觉。他见到刘邦等人到来,笑道:“在下在此地等候沛公久矣。”

刘邦笑道:“足下何人?”

“在下乃赵王谋士李左车,奉赵王之令,前来迎接沛公入代,”

没错,赵王歇并不在邯郸,因为当初熊心封王的时候,封赵歇为代王,都代地。只是如今他被陈馀重新拥立为了赵王,而他陈馀则自立为代王。

刘邦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李左车,脸色却丝毫未变,“没想到赵王消息竟然如此灵通,我们也才刚刚抵达这里而已......”

李左车面色丝毫未变,轻声道:“其实这是陈馀将军的命令,他认为秦军随时可能会绕路赶到这里来......沛公,赵王等候已久了,还是速速入代地吧。”

一旁的张良顿时笑道:“不知张耳将军如今在何处?”

李左车听到这里时,才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将陈馀与张耳翻脸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如今赵王更相信陈馀将军多一些......至于常山王已经收兵回了信都。”

听到这话,刘邦脸上不由得有些忧虑,他跟张耳是好友,心中也更偏向于对方多一些,只是他也知道这件事相当棘手,倘若处置不当,很有可能会导致抗秦大业的失利。

张良自然也看出了刘邦的担忧,便主动开口道:“还请足下回去回禀赵王,我等就不去代地了。”

“你们可是要去信都?”

“没错。”

李左车似乎丝毫不在意一般,当即拱手笑道:“既然沛公已有决断,在下便回去复命就是,只是有一点还想提醒沛公,陈馀将张耳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恐怕迟早还会大打出手,还请沛公能够分清利害。”

说完这番话,李左车似乎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立马带着一众人等返回。

萧何看出了李左车的不自然,他沉声道:“看来赵王还真不一定欢迎我们。”

“不,不是赵王不欢迎,是李左车,他不希望我们去相助陈馀。”

张良沉声道:“陈馀兵力势大,可真要让他战胜了张耳,到时候就怕赵王也没有说话余地了,这个李左车当真是不一般,”

刘邦脸上的胡子动了动,他笑道:“张耳可是我的好大哥,怎能坐视他被人欺负?咱们直接去信都,助张耳一臂之力。”

说起来,张耳和刘邦还真有相当不匪的关系,当年张耳年轻的时候做过信陵君的门客,而刘邦听说了信陵君的声望后,也曾经准备投奔信陵君刷刷声望,只是当刘邦走到一半的时候,信陵君就已经去世,刘邦直接宣告失业。

还在当时的张耳也在招门客,因此刘邦就去投奔了张耳,成为了张耳的门客,尽管后来刘邦又重新回了沛县,可是二人的关系却相当牢固。

因此,刘邦就准备故技重施,带着一大帮子人去找老东家讨口饭吃,也算是重新回顾一下二人的感情了。

“走!咱们去信都!”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