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伊佐木志野打开信封,一股春天气味飘散开来。

她在镇上的展望台打开突然寄到自己手边的信件。如果在院所展信会引发其他小孩好奇,既然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她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

平日的展望台上没有人烟,应该没有人闲到会特地登上这距离车站徒步十五分钟,上面又只有一座展望台的山丘吧。对想要独处的伊佐木而言,这里是非常方便的地方。

里面装了樱花树枝与以塑胶带包起来的书本。

没有附上信件。伊佐木心想怎么回事,于是看了看寄件人姓名。

寄件人是──高木健介。

「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啊。」

两年前,高木健介发了奇怪的委托来,要伊佐木告知一位名为立井润贵的男子停止调查。伊佐木在那之后与立井相遇,但他并没有说明状况就离开了镇上。

结果立井并没有将自身意图告知伊佐木。

只是在见面之后几天,她看到一则恐怖的新闻。

『警方逮捕了杀害父亲的嫌犯,目前无业的立井润贵(21)。』

他的新闻彷佛只是附属品一般,在演艺人员外遇消息后的短短一分钟带过去。立井润贵似乎约了父亲在赏花会场碰面,并将之杀害。在他杀人之前帮助他生活的男子虽然被函送检方侦办,但似乎只判了轻罪。

伊佐木困惑的是,新闻节目上瞬间闪过的「立井润贵」模样。

看起来像是别人。伊佐木觉得两人之间有著刚见过他没多久的自己才能看出的尴尬差异,当然这也可能只是错觉──

立井润贵的审判仍持续著。

据说他也与在杉并区的水池发现的杀人案有关。虽然原本要求处极刑,但当犯人的犯案动机被报导出来之后,舆论一面倒地转向支持他。检方于是求处二十年徒刑,至少免去了死刑。

伊佐木重新确认信封,信封外面没有任何讯息。看了看里面,那是一本潮海晴的小说单行本,她对这本书有印象,曾经在书店的平台柜位看过此书大量平放。这是作者的第四部作品,但似乎卖得比前三部好上许多。

伊佐木在不是很能接受的情绪之下,从头开始阅读小说。

并沉浸其中。

这是她人生中首度体验到沉浸在小说之中的感觉。指尖施力、感觉窒息,贪恋似地翻过页面。途中甚至流出泪水,擦了好几次,并在一动也不动地,当场读了整整三个小时。

并且──接受吉田真衣已不在人世的事实。

虽然没有具体描写表示作品中人物就是吉田真衣,但伊佐木读完的同时,确定自己的挚友以悲剧收场。关于她的结局只有些许且分散的记述,细微到若是简单读过甚至无法察觉的程度。

伊佐木抱著书本,放声大哭。

回想起来的是真衣最后寄给她的信。

『我每天都很快乐,跟高木先生在一起很幸福。拜托你,请记得我,请记得我的灵魂曾经在此。』

潮海晴的第四部作品,就是为了回应少女这般想法的小说。

虽然是令人遗憾的故事,但那之中确实存在著救赎。

•••

身体渐渐无力,仰头倒下之后听见了落叶破碎的声音。

──别了,我。

搭档如此说完之后,我理解了。

自己应该很快就会失去意识吧。看是我先被发现,还是自己先醒来。虽然不知道会是哪一个,但总之是明天早上的事情了。

我能想像在这之间,搭档会怎样欺骗警察,而我也无法阻止他。

「这次换我给你我的名字──」

我对著搭档说道。

「相对的我将继承你的名字。」

搭档开心地笑开了。

我知道你是怎么获得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想就丢了吧,不要继续当那个人了,让我接收。不只接收你的名字,更要继承你没完成的使命,但我与你不同,我要用你放弃的做法完成。这样就好了吧?

我想这么说。

但喉咙已发不出声音,眼皮沉重、视野为黑暗包围。

──有缘再见。

搭档的声音留在耳底。

──谢谢你救了我。

我挤出最后的力量颔首。

•••

反覆重读最后一幕好几次。

主角在封闭的房内因失去妹妹而悲叹、挣扎、痛苦,即使如此,最后仍怀抱著她的意念,走向开阔的世界。

读过的人将无法忘怀,抱著揪心的痛活下去。并且强烈地希冀,终有一日能拯救拥有与他们相同灵魂孩子们的未来能够到来。

将这对兄妹的存在深深刻在心上──

这是无比纯粹的镇魂与祈祷故事。

他们的灵魂在此。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