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不幸的黑猫> 第三章 请不要一无所有地离开

第三章 请不要一无所有地离开

夏子就要离开了,离开这座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

离开这间,收藏了她半生记忆的屋子。

是的,她就要搬走了。

在她的丈夫去世以后,她的孩子打算把她接到外地去住。

理由是她一个老人独自待在这,生活可能会不方便。

夏子没有拒绝,实际上她也找不到理由拒绝。

特别是当她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时,当她一个人照顾窗台边的向阳花时,当她一个人等在静默无声的餐桌前时。

夏子,就总会愈加清晰地明白,自己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可遗憾的是,她如今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属于哪里了。

那个她爱了一生,也爱了她一生的人离开了。

作为一个不想再打扰子女们生活的老人,夏子仿佛已经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一个不再被需要的人。

她不再是谁的世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不再是谁放不下的陪伴。

是的,虽然这说起来或许十分残忍,但是孩子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们不可能像她一样继续停留在过去的日子里,他们还要为了其他的家人而奔波忙碌。

她不会再是谁的全部,哪怕是短暂的,一刹那的全部。

夏子的世界被割掉了一半,那是独属于她的,无法被补全的一半。

所以她准备离开了,用一个老人最普通也最常见的方式妥协。

尽量听从子女们的安排,免得再给他们平添麻烦。

虽然夏子其实并不想离开这里,虽然她所爱的一切事物,几乎都藏在这里……

但是那又能怎么办呢?

人老了,总有一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

苍老的双手缓缓地合起了一本相册,夏子摩挲着书扉叹息了一声,随即又将之放进了一个收整行李的纸箱子中。

如果时间能够倒退就好了,她多想再等一次丈夫下班,看着他坐在客厅里,一边读报纸一边管教三个小家伙的模样。

老大贪玩,老二好奇心重,老三胆小,每次那三小只闹起来,丈夫都没法得闲。

而自己这时,也就该系上围裙去厨房里做饭了。

心里想着,随他们闹去吧。

是啊,随他们闹去吧。

可一转眼,人怎么就不见了呢……

怎么一转眼,家就不见了呢……

夏子的身影孤零零地坐在没开灯的房间中。

下周,她的小女儿就会来接她,之后这所老房子,便会被挂到中介所里去寄卖。

再之后,她与这个地方的关系,应该就彻底地断了吧。

人或许就是这样,空空的来,空空的去,带不走任何东西。

便好似她在这里度过了几十年的光阴,如今却可以一走了之一样。

……

“喵~”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

那是从窗户外头传来的,一个本该寻常多见,此时却又显得突如其来的声音。

猫,我是听到猫叫声了吗?

夏子首先怀疑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毕竟她的年纪大了,听力也早已衰退,不似年轻人那般敏锐。

“喵~喵~”

直到第二声、第三声猫叫次第响起,夏子这才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于是她不解地转过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半掩着窗帘的侧窗外面,一只黑猫正蹲在那里。

嘴里叼着个灰褐色的盒子,两只爪子还扒拉着封闭的玻璃,像是想要进来似的“呜咽”叫唤着。

夏子家住在二楼,楼层并不高,但是也从未出现过有野猫跑到她家窗台上的情况。

这不禁使得夏子愣了一下。

但随即她就回过了神来,并像是有了什么猜测似的,抿着嘴巴笑了笑。

是肚子饿了吗?

她想着,继而站起了身。

认真得,如同是准备招待来拜访的客人一般。

慢步走到了窗边,并温和地替对方打开了窗户。

“请等一下,可以吗?”

老太太笑着,伸手摸了摸黑猫的脑袋。

那上面有一种很柔软的触感,带着一点令人心安的温度,和生命独有的呼吸的起伏。

而对于姜生来说,老人的手则是干枯沉稳的,带着些许暮气,和历经岁月的迟缓。

毫无疑问,眼下站在老人窗前的黑猫就是姜生。

它是来送东西的。

不过夏子似乎误会了它的意思,乃至根本没有太关注它叼着的盒子。

而是在抚摸了它两下以后,就转身进屋去准备起了什么东西。

夏子记得,她家里还有一些没吃完的鱼干,眼下正好可以拿来喂猫。她们那个年代的老人大概都是如此,总会在家里准备一些腌制或风干的食物,但现在的人们却很少会有这种习惯了。

看着老人的背影,姜生亦不避讳跳进了屋子。

它的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声音。

房间里的光线昏暗,不过因为窗帘没拉紧的关系,还是有几束阳光照了进来,落在地上,留下了略显刺眼的光斑。

姜生侧着脑袋思考了一下,接着就把嘴里的首饰盒放在了一束日光的下面,并将之打了开来。

金色的戒指沉默地闪耀着。

姜生坐在它的后头,安静地舔了舔爪子。

这显然不太干净,可或许是因为猫的天性,姜生总是会下意识地做出一些类似的举动。

所幸,它自己也不甚在意就是了。

“久等了。”

语气温和地说着,夏子端着一碟鱼干走到了姜生的面前。

可就在她把装得满满的碟子,递给黑猫的时候,老人也终于注意到了姜生带来的戒指。

那枚金色的,并不算是多么起眼的戒指,此刻却牢牢地吸引着她的目光。

因为它的样式,几乎与夏子的婚戒一模一样。

而后,夏子又看向了锦盒里嵌着的铁片。那上面残缺的文字,令她出神地俯身,缓缓地跪坐在了地上,跟着就连声音也出现了一丝颤抖。

“这是,给我的吗……”

也不知,是在向黑猫还是在向什么询问,老人的神情恍惚着,自言自语道。

“喵~”

姜生低头吃着鱼干,仿佛是抽空才回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夏子也看清了铁片上的署名。

那个名字使得她的身形一顿。

随后老人的双眼,才开始不自觉地湿润了起来。

“是吗?”

夏子颤巍巍地,伸出了她那双布满了皱纹的手掌。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她说着,动作轻缓地将戒指从盒子里取了出来,并戴在了手上。

“好看吗?”老人笑着问道。

眼泪却一颗一颗地滴在了指间,浸湿了皱纹。

一时间,仿佛也浸湿了她的岁月。

“喵~”

黑猫还在与半块鱼干较劲。

这一天,夏子找到了自己可以从这个世上带走的东西。

那是一份约定,一份期许。

一份应当能够装在心里,踏上生命那无法阻止的列车,前往来生的行李。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