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不幸的黑猫> 第十章 难以摆脱的“厄运”

第十章 难以摆脱的“厄运”

“好,知道了。”

“知道啦,嗯,拜拜,你先挂吧。”

等青年打完电话,姜生已经倚着盆栽晒了好一会儿的太阳。

看着黑猫斜躺着,勾动着尾巴的模样。

青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失声笑道。

“你倒是挺安分的,怎么,还想吃罐头吗?”

因为昨天晚上下着大雨,所以青年就把黑猫留在屋里过了一夜。

没想到这家伙倒是一点也不闹腾。

转身从一个纸箱子里,又掏出了两盒罐头,青年随手将它们打开放在了地上。

“过来吧,这东西我也只剩两罐了,就全给你好了。”

便如同是青年所说的那样。

他以前养过猫,养了两年左右的时间,自大二下班学期从寝室里搬出来以后,就一直在养了。

可惜他后来得了病,渐渐地连自己都管不好了,又哪有余力照顾猫呢。

于是大约在两个月以前,他找了一家宠物店,把自己的猫送给了店长。

没接受对方提出的,选一只宠物来交换的提议,只希望他们能照顾好自己的猫。

因为是打全了疫苗的品种猫,而且没做过绝育手术。

所以青年觉得,这对于宠物店来说大概也不是一件坏事。毕竟可以继续配种,后续还会带来一定的收益。

另外身为种猫的待遇,想来也是不错的。

至于为什么没给猫做绝育,应当是因为青年,曾经听到过一句话。

叫做剥夺一只动物的生育权,往往比剥夺它们的生命更加残忍。

所以他就一直没考虑过这件事,只想着以后要是真的不行,就带自家的猫去找个伴什么的。

可惜,他似乎并不是一个擅长实现计划的人。

这些罐头,显然都是青年的猫吃剩下的口粮。

虽然已经放了有一段时间了,但因为是罐头的关系,所以也没有变质。

“喵。”

姜生瞥了一眼青年的脖子上,那些已经淡去了些许的黑气,漫不经心地叫了一声。

随即便跳下了窗台,走到猫罐头边吃起了鱼肉。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家猫。”

笑着打量着姜生乱糟糟的毛发,青年伸出手,拨了拨黑猫的耳朵。

“等你吃完,我就带你下楼吧。以后你可别再爬窗户了,很危险的,知不知道。”

说着,他终于把手放在了姜生的头上,简单地揉了揉。

到目前为止,姜生都不知道青年的名字。而青年,也不准备去了解姜生。

他俩只是偶然遇见的两个灵魂,从相遇到分离通常要不了多少时间。

可姜生却不打算就这样离开。

特别是当青年在泡面的过程中,还被开水烫到了手的时候。

姜生便愈加地明白,它总得在走之前,先带走些什么了。

“呼,真是倒霉。幸好我反应快,不然这根手指今天就不能用了。”

现在还不是盛夏,气温不高,也用不到空调。拿膝盖顶开了风扇,青年就坐在桌边,嘀咕着吃起来泡面。

他的电脑没关,里面还放着他写东西时喜欢听的音乐。

那是一些很悠扬的小调,没有半句歌词,也没有叫人惊艳的技艺。

便只是悠扬,且分外宁静。

不过在这样一个雨后的清晨,这般无甚“亮点”的音乐,倒是与气氛贴合得尤为融洽。

以至于就连窗外的楼房,都无法维持刻板地带上了一份诗意。

姜生若有所思地侧过头,看着青年吃着面,同时兴致勃勃地,用一支笔在书页上写写画画的模样。

它承认自己多少有些不明白了,像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显得如此憔悴呢。

他不应该很享受自己的生活吗。

所以说人啊,还真是一种复杂的生物。

上午十点左右,姜生吃完了那两盒猫罐头。

青年在服了四粒,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药物之后,就带着黑猫走到了楼下的花园里,准备让它从哪来回哪去。

这种处理野猫的方式,虽然不够妥当。

但是青年如今心力不济,所以也只能一切从简了。

“行了,回去吧,如果你有家的话。”

公寓楼外的林荫下,青年把姜生放在了地上。

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蹲在原地,等待着黑猫主动离去。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黑猫此刻,貌似也没有动身的打算。

它只是静静地站在那,看着他,带着一种异样的沉默。

“怎么了?”

面容疲惫的青年,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此时的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出门闲逛过了。

就连衣服上,好像也都是“发霉”的味道。

“喵。”

黑猫波澜不惊地叫着,随即,动作轻盈地跳上了青年的后背。

“喂,我可没法收留你啊。”

面对着黑猫这突如其来地举动,青年倒是并未慌乱,甚至仍然蹲着。

便仿佛是担心,直接起身会摔到背上的黑猫一样,无奈地抬头说道。

“我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你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吗,自顾不暇。”

恰似一个酸腐的老学究,反复念叨着嘴里的词汇,青年煞有其事地与黑猫交流着。

“喵。”

“意思就是,我已经没有精力来管你了。”

言罢,青年抬手,把黑猫从自己的身上抓了下来,并再次摁到了地上。

他这次的动作无疑有些粗暴,像是想把黑猫吓走。

可姜生,却依旧站在他的面前。

“我不会再管你了。”

青年看着黑猫,摇了摇头。

之后,他就站了起来,转身走回了公寓里,没再搭理姜生。

而姜生呢,则是摇着尾巴,懒懒地舔了舔爪子,随即便顺着墙壁,再一次跳上了六楼。

等青年坐在房间里,第二次看到姜生,出现在自家的窗台上时。

他索性拉上了窗帘。

眼不见心不烦。

他可不认为黑猫会一直赖着不走。

毕竟猫是一种相当现实的动物,它们不会像狗那样执着,也更懂得变通。

等它意识到,这地方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吃了的时候,它应该就会自行离开了吧。

青年想着,转而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这才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折磨。

一种近乎于拷问般的自我逼迫。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