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不幸的黑猫> 第一十一章 雷雨

第一十一章 雷雨

你有思考过自己存在的意义吗?

我想每个人,大概都曾经思考过几个类似的问题。

你们思考的结果是什么?

或许我们可以对校一下答案。

我身边的一些人,曾经提出过许多种解答:

譬如生命本就是没有意义的。

譬如人应该活在当下。

譬如人生的价值,全凭自我实现。

譬如情感的寄托,重于一切财富。

而这所有的答案,其最终所汇聚的方向。

似乎都是彻底地接纳自己,接纳自己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并承认自己的价值。

说的更简单一点,应当就是与生命和解。

平和地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同时也接受不完美的境遇。

如此一来,意义这种仅会诞生于主观视角里的东西,自然就不至于难以实现了。

可接纳自己这四个字。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纵观历史,无论是集合的群体,还是单一的个体。

想要得到长足健康的发展,反思自身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那么不发展不就好了,既然思考会带来痛苦的话。

这是姜生慵懒的想法。

它希望变成一只猫,似乎就是为了像当下这般,无所顾虑地活着。

在它看来,生命本身就是一种难以复制的奇迹,只要活着就有意义。

可惜人的活法太累了。

所以,它才会想换一种活法。

而与它仅有一窗之隔的何文,显然不是这样认为的。

他总是会想,自己所纠结的词句真的有意义吗。

这些令他痛苦的根源,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如果仅仅,只是用这样的方式度过余生,他的生命真的有意义吗。

……

窗外,姜生蹲在窗台上无所事事地发起了呆。

对于没法进屋这件事,它倒是并不着急。

反正物理意义上的墙壁,根本阻止不了它的怨气,而且青年的电脑又与窗户离得很近。

所以它就算是站在窗外,也能够继续吸收其身上的“不幸”。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青年长时间远离电脑的状况。

不过这没什么,实在不行姜生也能自己开窗进屋。

反正窗门没锁,凭它近似于薮猫的力量,总不至于连一扇窗都推不动。

不过现在的话,考虑到青年明显是不想再见到自己的样子。

姜生决定,还是先让他单独待一会儿吧。

能不打扰他,就别去打扰他了。

一周。

只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好了。

到那时,我就会自觉离开的。

姜生向来不是一个合群的“人”,也从未想过走进谁的生活。它只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游走在人群边缘而已。

想来的时候来,想走的时候走。一如大多数的野猫那般,随心所欲,不执着也不追求。

……

“虽然,但是,可……”

“然而,不过,却……”

“这些词前面都已经用过了,还有什么能拿来承接的词汇呢。”

“不对不对,用过了为什么就不能用第二遍了呢。”

“因为一样的词汇,不应该在同一章节里反复出现吧?”

“两次吗算反复吗,事不过三,事不过三知不知道?”

“三,那我之前,也有好多词都用了三次以上了不是吗。比如说有些,他们,这里,那里等等。”

“那你就去检查一下啊,最好把它们全部改掉。”

“你疯了,那得改多少。对,我不应该纠结这些,纠结这些还怎么写书。”

“可连词语都用不恰当的人又凭什么写书?”

房间里,何文呆坐在电脑桌前,脑海中浮现着无数相互争吵的自言自语。

此时的他,又开始写起了自己的小说。

而每到这时,他就会陷入无法摆脱的自我怀疑当中。

简单明了地表达,对于这般处境的他来说,似乎异常困难。

他想写好自己的小说,这点毫无疑问。

可也正因如此。

有的时候就连动笔,何文都需要做足心理准备。

更别提之后举步维艰的成稿了。

这么做是不对的,路完全错了。

何文其实也明白这点,但是他的脑子,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思维方式。

甚至已经将之变成了固化的步骤。

一词一句都要思考,而下一秒的自己,转头又会推翻上一秒的决定。

他或许可以暂时的,将这些想法都抛之脑后。不过等它们堆积成山,并轰然倒塌时。

何文就会全盘否定,他之前所写的一切内容。

他会觉得自己的文章狗屁不通,并在最后,无法继续为之添上一笔。

那是一种心灰意冷,好似所有的情感,都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一般的田地。

“怎么样都好,先写下去吧,至少先写完今天的内容。拜托了,别再吵了。”

何文嘀咕着,压抑着阵阵的烦躁。

同时用掌根重重地敲打着眉心,仿佛这样,就能让那些吵嚷的思绪尽数散去似的。

接着他又用拇指抵住了肋骨,佝偻在座位上,深吸了一口气。

仿佛这样,就能按捺住自己焦虑的内心一般。

何文想要平静。

想要找回以往单纯的幻想。

想要找回某个,能让他忘掉烦恼的“避风港”。

那是能让他趴在桌子上,就可以去往世界各地的美好梦乡。

然而现实的世界,通常不愿意相信空想。

……

“轰隆。”

大概是在,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之中。

何文不知道是第几次,从桌案间抬起了头。

他意识到外面又要下雨了,夏天的雨总是这样。说来就来,不做等待。

我应该,没有衣服晒在外面了吧。

何文想着。

昨天他太累了,懒得洗澡,自然也不曾换洗过衣物。

突然,他又记起了今早不愿意离开的黑猫。

那小家伙,这会儿应当也已经走了吧。

确信黑猫不可能在窗台上待到现在的青年,拖着疲惫的身子,拉开了窗帘。

不过下一刻,他便在窗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姜生本以为,今天自己要在风雨中过夜了。

可还没等它彻底睡下,它所倚靠的窗门,就已经被人给拉了开来。

窗户里,站着一个眼袋愈加沉重的青年。

“你就不知道找个地方躲下雨吗?”

青年不满地说着,伸手捏住了姜生后颈。

而姜生也没有挣扎。

只是任他把自己提进了屋里。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