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不幸的黑猫> 第二十章 附身与囚禁的区别

第二十章 附身与囚禁的区别

或许是因为疫情反复的原因。

街道上的行人,终归是比往日的要少了一些。

考虑到一直待在一个地方,收益不高。

所以何文与柏木分开之后,就准备换一个地方分发传单了。

可就在青年,准备离开这条步行街的时候。

一个熟悉的声音,却突然自背后叫住了他。

“那什么,小哥,请等一下。”

“嗯?”

诧异地回过头,何文发现。

追过来的,竟然是刚刚才与自己交谈过的中年男人。

“请问,有什么事吗?”

疑惑地扫了一眼,男人略显匆忙的步伐,何文拉了拉肩上的背包。

“哦,没什么。”

柏木尽量无害地微笑着,他显然是觉得何文有问题。

同时他也十分清楚,自己想要留住青年,就必须得找个恰当的理由。

可左右也没个借口,情急之下便只能胡扯道。

“就是,我能先看看你的猫吗?”

“这个啊,当然可以。”

何文不疑有他,释然地笑了一声,便把背包侧到身前,接着又将封口的拉链给打了开来。

“你看,它就在这,一直都很安分。”

实事求是的讲,柏木叫住何文自然不是为了看什么宠物猫的。他不过是因为方才那一瞬间的灵感,所以下意识地怀疑青年与灵异有关联而已。

此外,如果真的有灵要对普通人出手,那么他怎么说也得做点防范措施。

至少先留下个标记,以便日后长期观察,或者追踪处理。

“是吗,这么看,的确还挺乖的。”

心不在焉地低下头,瞥了一眼宠物包内的黑猫。

柏木的左手于暗中翻转了一下,随即,便有一张食指大小的白色纸条被他捏在手里。

有一说一,别看他人长得既不客气又五大三粗,但一双手却颇为灵巧。

故而呼吸之间,那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纸片,就被干净利落地叠成了一个纸人。

这家伙不对劲……

与此同时,趴在背包里的姜生也察觉到了异常。

因为它发现,面前这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居然有着淡蓝色的灵魂。

普通人的灵魂,对于黑猫来说基本都是难以看清的,大多甚至根本就看不见。

因为他们的灵魂实在是太轻了,且不够凝练。

便如同是何文,他的灵魂就仅能隐约地触及姜生的感知。

唯有执念深重的灵魂,才会出现于黑猫的视野中。

而那些灵体又无一例外的,都是乳白色半透明的形象。

直到此刻,姜生才见到了外形和颜色,都截然不同的第二种灵魂。

一种能够让它觉得“危险”的灵魂。

这算什么,超能力者吗?

由于无法确定来者是敌是友,姜生的爪子,几乎立刻就弹了出来。

“说起来,它有打过疫苗吗?”

柏木一边分散着何文的注意力,一边将纸人藏在手心里,贴在了背包上。

“我不清楚,我也是几天前才捡到它。”

何文并未注意到柏木的小动作,或者说,他此刻根本就没有太多的防备。

毕竟他可没有灵视,而且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在当下这种公开场合遭遇犯罪的几率,堪称相当微小。

故而他这会儿,完全是在专心致志地回答着柏木的问题。

“嗯,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些小家伙的。”悄悄地瞥了一眼毫无异样的纸人。

柏木又将手伸向了青年,同时咧着嘴角,摆出了一副要握手的姿势。

“不如这样吧,倘若你最后没找到失主,就联系我好了,我愿意收养它。”

“是吗,那太好了,我正愁着自己的精力不足,没法养猫呢。”

听着中年人的话,何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眼看他的手就要递向柏木。

“喵!”

原本还蹲在背包里的姜生,却突然跳了起来,一爪子拍掉了柏木手里的纸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人都愣了一下。

下一刻。

自半空中缓缓飘落的白纸,竟自己烧成了灰烬。

四下无声。

“咕嘟……”直到柏木站在原地,轻轻地咽了一口唾沫。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家向来不着调的灵感,会在先前发出那么强烈的警告了。

原因无疑是,他遇见了不能招惹的存在。

凭灵试纸:作为普通的灵能力者经常使用的简易工具。它们能够在极近距离接触的情况下,辨别灵能的强度。同时还可以通过折叠成不同的形状,来发挥出不同的功效。

纸人,便属于它的一种常见用途。

作用是辨别,标记,和追踪。

辨别,是辨别正触碰的灵能强弱。

标记,是标记其自身所在的位置。

追踪,是使用者,可以随时感应到纸人的动向。

说白了,它就是一个定位测算的装置。

而且定位还只能定位,携带着纸人的实体目标,测算也只能测算正在接触的物体。

原本柏木的想法是,先用纸人确认一下青年的身上是否有灵。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如果有,他就可以把纸人藏在青年的口袋或者是背包里,从而监视青年的行动。

哪知道他的纸人,居然直接被姜生给拍碎了。

凭灵试纸并不坚固,但是想要烧掉它,却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起码得有“一人”体积的恶灵,才能逼纸人自焚。

而“一人”体积的恶灵,如果倾巢出动的话,便已经足以散发出能够置人于死地的不幸了。

用更直白的话来说,就是被这种恶灵盯上,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心脏停跳。

总之你死不死,全看对方饿不饿。

但为什么,如此庞大的恶灵还没有扩散开来的趋势,而是集中附身在一只猫的身上?

这只猫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不行,我现在肯定对付不了它。得先撤,然后从长计议。

这么想着,柏木甚至没有与何文多做告别,就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怨灵以下的灵体只有本能,而这也是人类方面少有的优势。

灵能力者通常不会与灵异缠斗,几个人,甚至是几十个人的死活都无法影响他们的判断。

毫无疑问,他们的最终目的始终都是阻止更大的灾难。

为此,他们必须取舍。

,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