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我被杀就变强> 第十九章 勺子敲人

第十九章 勺子敲人

哒哒哒~~~~

阿尔泰行走在一条黑暗的长廊之中,回头不见来路,前望俱是黑雾,他小心翼翼的伏地身子,紧贴着墙面,向前走去。

身后传来清晰的哒哒声,好像有一个人正迈着沉稳的步伐朝他走来,阿尔泰知道那是谁,阿尔泰因为‘他’的到来而感到恐惧,而感到惊慌,所以尽管他不知道长廊的尽头是什么,又有着什么样的危险,但他还是一个劲的向前走,只是为了彻底摆脱身后不紧不慢的哒哒声。

阿尔泰就这样走呀走,走呀走,不知走过多长的路途,多长的时间,他的身边依旧是一片黑暗,仿佛他一直在原地踏步,而身后那有规律的哒哒声一直跟随着他,就像是长在屁股后的尾巴,怎么也甩不掉。

阿尔泰麻木了,脚步渐渐虚浮无力,目光开始涣散漂浮,精神被压榨到极限,而哒哒声越来越清晰,‘他’因为阿尔泰的虚弱而追赶上来。

“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能死!”阿尔泰呢喃着,将身体里最后的力气转移到沉重的双腿之上,在长廊上迈开腿奔跑起来,然而他没跑几步,灌铅般沉重的身子便狠狠的摔在冰冷地板上。

而随着他这一摔,整个长廊就好像一面镜子被石子敲碎,自阿尔泰的身下,裂纹逐渐延展,哪怕在黑暗之中,清脆的细微崩裂声依旧能传达到阿尔泰耳中,他挣扎的想要站起身来,左手费劲的撑着地板,想要藉此支点起身,可就是这点微不足道的力气,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长廊彻底分崩离析,就连浓厚的黑雾也瞬间消散!

而阿尔泰只感觉眼前一亮,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撑起身子,茫然的与身下镜面上的‘自己’对视。

他又抬起头来,无数面镜子,无数个‘阿尔泰’,俱是一脸茫然而又无比疲倦。

身后的哒哒声越来越清晰,声音愈加清脆响亮,阿尔泰想要逃跑,但他甚至难以挪动四肢,他就这样看着面前的镜子,看到镜面中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庞。

阿尔泰看到他所深痛恶绝,而又恐惧无比的身影举起手枪,将枪管顶在他的后脑勺上,一抹熟悉的灿烂笑容出现在镜面上。

“不~~~”他虚弱的灵魂在心灵深处嘶叫着,但听一声枪响。

砰~~~

源自于脑后的炙热血液喷洒开来,无数个阿尔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他还活着的时候积攒下来的热量将会逐渐耗尽,直到彻底成为一句冰凉的尸体,但现在已经可以着手宣告阿尔泰·赫尔斯的死亡……

…………

“不!!!!”

阿尔泰猛然从床上坐起身,大口喘气,脑海混乱如浆糊,生疼难耐。

他颤抖着用手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自己的后脑勺,但并没有粘稠的触感和猩红的味道,更没有摸到焦糊的血肉和一个可怖的大洞。

“我没死……我没死……我没死!”阿尔泰口中喃喃数遍,随后竟然失态的大笑道:“哈哈哈哈!!!我没死!我还活着!我阿尔泰·赫尔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哈哈哈哈~~~~”

哒哒哒~~~~

一阵熟悉的声音让他的大笑戛然而止,阿尔泰脸上的笑容缓缓平复陷入死一般的平静,他将视角转向卧室的一角,看到那个噩梦般紧紧缠绕着他的身影。

林一的身子悠闲地陷入柔软的小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柄铁制汤匙,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在木制床头柜上,清脆的哒哒声便是这般在寂静的房间中回响。

“醒了吗,阿尔泰先生?”林一在黑暗中睁开眼,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耀进来,给他的双眼镀上星星点点的银色光屑。

阿尔泰铁青着脸,此时的他就如同方才梦境中的他一般,精疲力尽,就连愤怒的抗争也不再有力气实现了。

林一站起身来,哒哒声断绝,室内陷入短暂的宁静,林一走到阿尔泰面前,俯下身,打量着面前人,阿尔泰面色枯槁疲惫,眼窝深陷,颧骨突出,把任何一个熟悉阿尔泰的人放在这里,恐怕都不会认出他是那个精力充沛,全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来,眼神中充斥着贪婪与不满足,大名鼎鼎的阿尔泰·赫尔斯。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被关进戒毒所的瘾君子。

林一在黑暗中戴着一张诡异笑脸,他的语气非常轻松,直言不讳的问道:“阿尔泰先生,你准备好去死了吗?”

阿尔泰怔怔的看着林一,一秒,两秒,三秒……阿尔泰的面色依旧枯燥而绝望,但他的左臂却如惊雷炸响,猛地挥舞着尖锐的匕首刺向林一毫无防备的心窝。

然而就在匕首即将碰到林一的衣服,就那么一毫米的距离,精钢制成的匕首变成了柔软的纸张,顺着阿尔泰的力道撞上一堵无形的铁甲,刀刃毫不费力的弯曲折叠,只有毫无威胁的刀柄抵在林一的胸口上。

林一低头看了一眼,就浑不在意的移回目光。

阿尔泰松开手,已经废掉的匕首落到被褥上,他失去了最后的心气,眼神灰白空洞。

阿尔泰从未有过如此疲倦的时候,他已经将近一个多月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次了。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他一次又一次的从林一身边逃离,在直升机上将林一推下去,在火车上将林一炸飞到海洋中,在军车,在别墅,在公寓,在地下室,在高山,在近千米的深海中,他改变自己的相貌,更改自己的身份,让他人做自己的替身,种种方法,千奇百怪……

然而无论阿尔泰躲藏在何处,变成何种模样,哪怕他自己都不认识,但林一却总能第一眼找到他,总是如影随形,亦如附骨之疽。

他尝试了近千种药物,无数种方法,他费尽心机,绞尽脑汁想要将林一禁锢,麻醉,瘫痪,失智,可是在林一那蛮不讲理,违背科学规律,让人瞠目结舌,恨不得拜称他为神灵的能力下,阿尔泰那可笑的手段与心机被暴力粉碎,而更可笑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林一什么也没做,他没有反抗,没有躲避,没有多言,他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见证着阿尔泰从挣扎,不屈,逃亡最后到沦丧。

阿尔泰彻底绝望了,但他倔强的心灵不允许他在林一面前屈服,所以他再次抬起头来,赤红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林一,没有一丝恐惧。

他是自己的王者,当王者得知自己将要死去时,必然会如凡人一样恐惧挣扎,但是等到铡刀架在脖颈上,那么王者定会坦然面对,以维持自己身为王者的尊严。

“看来你终于接受了?”林一璨然一笑道,他欣慰的说道,

“那么阿尔泰先生……请你去死吧!”

阿尔泰调动身体里的最后一丝气力,愤怒的瞪大眼睛,没有一丝畏惧,他想要将林一死死的铭刻在脑海中。

林一高高举起他的‘刑具’,钢铁在月光照耀下闪烁冰冷的光泽。

梆~~~

阿尔泰脑门一疼,茫然的看着林一手中的汤勺,就在他茫然的这一刻,脑门再遭‘重击’。

阿尔泰低下高昂的头颅,捂脸嘶声哀嚎道:“你真TM是个疯子!”

梆~~~

林一淡定的再敲一勺,就是这轻轻一勺,让阿尔泰两眼一翻,再也支撑不住,昏厥过去。

黑暗之中,林一,犹如入定老僧,唯一的区别就是,老僧敲的是木鱼,

而林一敲的是脑门……

梆梆梆~~~~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