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我被杀就变强> 第三十四章 最安静的地方

第三十四章 最安静的地方

我一定是病了!

阿尔泰咬牙用双手捂住耳朵,可又立刻松开,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觉得这种方法并不能阻挡梆梆声灌入耳朵,甚至会酿成更严重的后果,比如说被勺子敲鼻子敲眼睛之类的……

等会?我为什么要说勺子?这和勺子有什么关系?

还没等阿尔泰想清楚勺子和梆梆声的关联,他便看见瘦竹竿艾布特面色苍白,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于是梆梆声变得沉闷厚重,从他青筋暴露的手掌中渗出。

“你在搞什么鬼?艾布特?”受害者身边的同事疑惑的问道。

艾布特想要辩解,张开了手:“我也不知…梆梆梆~~~~”

话还没说完,连续不断的梆梆声就从艾布特嘴里蹦出,吓得他连忙闭紧嘴巴,双手用力的压在上面,力道之大,让他的脸由青转白,再由白到红,看样子是要将自己闷死。

但很可惜这是无用功,梆梆声愈演愈烈,似乎艾布特越反抗,它便越兴奋,在场所有人都能从艾布特身上清楚的听见这个有节奏的,逐渐提高分贝声音。

人们面面相觑,有种可笑的荒诞和莫名的恐惧在相互影响的情绪中蔓延。

“你是往自己嘴巴里面植入音响了吗?”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可怜的艾布特。

艾布特琥珀色的瞳孔因为极度恐惧而缩成一个小孔,血丝瞬间爬满眼球,他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脸色涨红,无助的目光扫过长桌上的每一个人,但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绝望的目光,哪怕是阿尔泰也在与他对视一秒后转过头去。

“不!不!不!”艾布特突然看到放在桌上自己的砖头似漆黑厚重的存储硬盘,他拿起这块硬盘,呼吸愈加急促,猛地朝自己张开的嘴巴砸下。

“啊!!!!”他尖锐的惨叫声成功的盖过了梆梆声……虽然只是一时。

眼镜男震惊于艾布特的行为,下意识的怒斥道:“你疯了吗?”

“呸!”艾布特吐出两颗混着鲜血的板牙,然而梆梆声并不怜惜这两颗牙齿的牺牲,照旧响起,这让艾布特更加疯狂,他继续用硬盘狠狠的敲打着嘴巴,敲落一颗颗带血的牙齿,状若疯魔,旁边的人根本来不及阻止他自残,也更不敢阻止。

嘭!

嘭!

嘭!

……

终于,艾布特最后照着自己面门重重一击,点点鲜血溅射在周围人的脸上,而他瘦弱的身躯轻飘飘的倒下,后脑勺磕在地上,脸上满是鲜血,嘴里没有一颗好牙。

属于艾布特的意识已经昏迷消散,可是那怪异的梆梆声却如同附骨之疽,深入骨髓,从他倒在地上的,无意识张开的血口中散发出来。

梆梆梆~~~~

一时间,除了这怪异的声音,会议室内竟是无比的安静,

“这……这是怎么回事?”有女人颤颤巍巍的问道,她见识到了刚才那种恐怖血腥的情景,居然没有尖叫,也没有逃跑,可见心理素质十分强大……但仍是有限的强大。

“艾布特是撞……梆梆梆~~~”说话的人面色陡然苍白,他感觉到自己脑海中产生了清晰的梆梆声,他的嘴巴也如艾布特一般不受控制的发出这种声音。

“不!梆~~”

“我没有!梆~~”

“谁?到底是谁?梆~~”

这次轮到他将绝望而恐惧的目光转向其他人了!

“这东西有传染性?!”有人尖叫着,但很快他就呆滞的捂住自己的嘴,因为从哪里也发出了诡异的梆梆声。

“不要!为什么!梆梆梆~~~”

有人惊恐的捂住嘴,似乎这样自己就不会被感染,但那突如其来的梆梆声却在她空空如也的腹中响起。

桌面上已经关机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随后梆梆声从数台手机的音响中钻出来。

这声音如同感染性极强的病毒,当有一个人感染时,便意味着这一个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成为了它的宿主。

很快就有人承受不住这种似乎无害但绝对恐怖的折磨,他们尖叫着跑出会议室,将声音散播开来。

而阿尔泰坐在座位上,没有阻止他们的逃离,也没有跟着他们逃离,他只是沉默的坐在座位上,拱手撑住下巴,良久,他才对着空无一人,只剩一句尸体的会议室喃喃道,

“原来大家都病了……”

他侧头看向墙面上贴着的反光瓷砖,上面有一位衰颓的老人用无神的双目与他对视。

阿尔泰收回目光,将还在叫嚣的手机扫下桌面,再狠狠踩上几脚,然而裂成两半的手机仍然在倔强的播放着梆梆声,似乎就算将它碾碎成渣滓,它的每一个碎片也会一直这么叫下去。

见此情景,阿尔泰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他不想再做无用功,于是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一路上,刺耳的警报声终于响起,可这催人逃离的危险旋律也逐渐转变成了梆梆声,配合闪烁的红光,显得不伦不类,好笑又恐惧。

阿尔泰坐着电梯,来到了一楼大厅,在这里,人们脸上带着一副惊恐绝望的面具,或是逃窜,或是疯狂,或是祈祷,或是呆滞……或是将自己脑门一下又一下的往钢化玻璃上撞;或是将枪口对准下巴,伴随一身枪响倒下;或是尖叫着拿着小刀捅向身边人的喉咙,似乎这样就能让那恶魔般的声音平静……

阿尔泰毫不在意眼前的地狱景象,他是唯一没有被声音寄生的人,然而没人能知道。这个世界已经被梆梆声所占领了,所有人的耳朵都只承载着一个旋律一个音调。

一个人尖叫着从阿尔泰面前跑过,撞死在墙柱上,脑浆血水迸溅,他没有惊讶,

一个人狞笑着拖拽着另一个人,像杀鸡一般割断咽喉,血柱飙飞,他没有害怕,

一个人绝望的在阿尔泰身前吞下枪管,热泪盈眶,子弹射穿后脑勺,身体向阿尔泰压下,他轻巧避开,血水在明亮的地板上蔓延,

走过一段不长的路程,阿尔泰终于走到了大楼之外,无数车辆撞在一起,就像变形后的铁棺材,从鸣笛喇叭中传出的梆梆声似乎在为死去的主人送行。

阿尔泰面无表情,似乎早有预料,他看到了街边的一具带着头盔的尸体还有倒在地上的摩托,于是果断上前拔下尸体的头盔熟练的戴在自己头上,再骑上这个倒霉蛋的摩托,弯弯绕绕的避开车祸现场,随后在梆梆声的祝福下,他驶向更远的远方……

…………

摩托车刚好在一段公路旁停下,这是一片罕有人烟的寂静领地,阿尔泰不想知道为什么刚好是这里,他只知道自己太累了,身心俱疲,好像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没油的摩托车被他无情抛弃,第二次倒在地上,车把都砸歪了,而阿尔泰则走向公路边,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影子拉的老长,他看到了近处的一面美丽湖泊,湖面平静,宛如深蓝色的泪珠宝石镶嵌在大地上。

阿尔泰在湖泊边上瘫坐下来,周边没有扰人的蚊虫,没有鸣叫的鸟兽,更没有一个个疯狂的人肉喇叭和固执的电子喇叭。

万籁俱寂,如同阿尔泰心目中的仙境般美妙。

“真安静啊~~~”阿尔泰疲惫的将头埋入双膝之间,一双眼皮打颤,即将合上,让他能真正的睡个好觉。

可是……

就在阿尔泰摇摇欲睡之时,来自头顶的冰凉刺激将他从梦境的门户中大力拖拽出来,他茫然的抬头望天,一滴雨水正好打在脸上。

而后更多的雨滴落下,落在阿尔泰脆弱的身躯上,

阿尔泰晃晃荡荡的站起身来,平静的湖面因为雨滴掀起无数圈涟漪,在被涟漪扰乱的湖面上,他与一个头发花白,双目空洞绝望的老人相对视。

他抬起手,借着月光看清楚自己不知何时变得松弛老化的皮肤,雨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逐渐化作瓢泼大雨,雨滴噼里啪啦的在湖面炸响,在阿尔泰身躯上炸响,在叶片草地上炸响……

下一刻,这噼里啪啦的声音变作了急促的梆梆声,

十万亿滴雨水,

十万亿柄勺子,

十万亿份绝望,

阿尔泰的身躯被落下的无数雨滴击打,

犹如被无数勺子敲击着身体所有角落,

他身躯越发佝偻,

直到趴在泥泞的土地上,

他终于闭上了眼,

用尽全身的力气,吐出一声:“法~克~”

即使这一声最后的呐喊,也淹没在如潮水般涌来的梆梆声中,

连水花也没有溅起……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