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能看见诡异信息> 第三十九章 死人活胎

第三十九章 死人活胎

柯守信心中疑惑,继续往下看。

那时候。

那几只厉鬼,他们看到一个活人,也仅仅只是感兴趣。

又或者是动了歪心思,想要对活人下手,满足自己的私欲。

只是更让这几只厉鬼感兴趣的,又或者说是奇怪的,并不是那个男人。

而是跟在那个男人身边的一个女人。

这女人长发飘飘,一身白色长裙,长的也挺好看。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圆滚滚的。

看样子已经怀了很久,快要生了的样子。

只是这个女人极为的怪异,身上也散发着古怪的气息。

因为那怪异的气息,即便是那几只厉鬼,都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的可怕。

后来他们仔细一看才发现。

这个女人身上满满的死气!

这哪里是个活人。

这分明就是一个死人!

可是她的肚子却是圆挺挺的,里面还有着胎动!

死人怀孕了?

又或者说是……死人活胎?

更加奇怪的是,这个女人虽然是个死人。

但是表现却又跟活人没有什么区别。

会动、会笑、会说话。

时不时的就会跟身边的男人聊上几句。

但因为隔得太远,几只厉鬼也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只是男人的脸色凝重,并不是太好看的样子。

那几只厉鬼又因为畏惧那个女人,所以不敢靠近,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但是心里又非常的好奇,所以就一直远远偷偷跟着。

后来。

男人带着女人来到了群山之间,那里有一条幽暗阴森的山谷。

他们走进了那个山谷。

在那最里面,则是一条漆黑的深渊。

他们下了深渊,在那之中有着一扇巨大的青铜门。

一男一女进入了青铜门当中,厚重的大门缓缓关闭,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了。

其中有一只厉鬼还非常好奇。

毕竟这样隐蔽的地方,竟然有一扇青铜门。

那么在这门后面,又会是什么?

他犹犹豫豫的靠近了青铜门,伸手想要去触碰。

可是在他的手指刚刚碰到青铜门的那一刻,他便有一种触电一般的感觉。

他及时收回了手,扭身就想要逃走。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那青铜门之上,在这一刻泛起了一阵阵尤如神圣一般的光泽。

整个青铜门一时间突然有一种宏伟、沉重、悠远且又高不可攀的严肃感。

也是在这一刻,似乎有一道麒麟虚影闪现。

而后那只厉鬼就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幽蓝色的火焰化作了灰烬。

另外几个躲在远处的厉鬼见此一幕,顿时被吓的肝胆俱裂,哪里还有勇气再看,二话不说直接扭头就跑。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这件事就成了这几只厉鬼心中的阴影,怎么也挥之不去。

起初是因为好奇,所以才会一路尾随。

却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惊天发现。

而当时这几只厉鬼之所以会把这件事告诉日记本的主人,则是因为日记本的主人制伏他们之后,想要从他们的口中获得一些有关于这个副本的讯息。

毕竟只有了解了这里面的情况,才有能提高生存下去的几率,同时也有更多的可能获得机遇。

当时那几只厉鬼就想,那个深渊之下的青铜门那么恐怖。

那不如就把这个人类引过去,然后让青铜门对付这个人类。

不过最终的结果却让他们失望了。

这一次他们带着男人过去的时候,青铜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像是失去了当初那种威能一般。

那个男人触碰到了青铜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这青铜门实在是太重,根本就打不开。

厉鬼们十分奇怪。

他们互相之间看了一眼,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已经燃起了蓝色的火焰。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们竟然已经被蓝色火焰点燃了!

惊恐之间,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被烧成了灰烬。

而后那个男人实在拿青铜门没有办法,加上又发生了这样诡异的事情。

他心中不禁有了些忌惮,最终还是决定先离开。

这件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看完之后,柯守信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怨灵熊也不知道自己的主人突然之间这是怎么了。

它有点懵懵的,晃了晃手臂,就把自己软软的身子靠了上去。

此时此刻。

柯守信的心里却是在想。

这个故事里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

总喜欢带着保温杯,那是因为父亲爱喝热乎乎的枸杞茶。

就连柯守信都跟父亲学着喝,没事也随身带一个保温杯。

那个泡着枸杞茶的保温杯,现在就安安静静的放在随身储物空间里面。

与此同时。

还有父亲脸上跟手上的烫伤,那是因为以前工作中出现了意外所导致的。

在那个故事里,这些特征都跟父亲符合。

所以……那个人真的会是父亲吗?

如果真的是。

那又是怎么做到十几年前就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明明【惊悚游戏】十年前才降临的吧?

而且……

柯守信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自从出生以来,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更是不知道有关母亲的事情。

小时候不懂事,也没有问太多。

即便是问了,父亲哪怕是三言两语带过,也根本不知道。

后来长大了,柯守信有再问过。

只是每当问起母亲,父亲总是爱笑的脸就会变的沉默下来。

“你妈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父亲是这样说的。

并且在这句话之中,柯守信也能感受到父亲那深深的哀伤。

而柯守信早已不是当初几岁大的孩童,完全能够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自己的母亲……早就已经离世了。

虽说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也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

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妈妈。

在得知她已经离世之后,柯守信的心里也有些难言的苦涩滋味。

从那之后,他也就没有再去主动跟父亲提过母亲。

逝者已逝,只能在心中默默缅怀。

还活着的人,则是要努力面对生活,过好当下。

可是现在。

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柯守信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十几年前,到底是十几年前?”

“我自己现在也不过才刚满十八周岁而已。”

“大肚子的怀孕女人……”

“明明是死人,神态跟行为举止却又跟活人无异……”

“死人活胎……”

“尸生子……?”

柯守信越想越觉得疯狂。

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个女人岂不就是……

而自己……

柯守信都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过于离谱。

思来想去,他决定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过是别人日记本里记录的一个故事罢了。

并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孰真孰假,还有待分辨。

“这张手绘的潦草地图正好记录了那扇青铜门的所在地,想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看来很有必要过去一趟看看了。”

柯守信坐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

只是现在夜已经深了。

在这种鬼地方,又是这种情况下,根本不适合赶路。

于是他决定明天一早就立马出发!

至于现在。

则是趁着还有时间,他打算先把另外一件事情做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