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诸天里的圣主> 第二章 这沙雕想刀我?

第二章 这沙雕想刀我?

吱呀~

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一个绿皮白头的身影走了进来,赵祛一眼就认出了他,瓦龙!

“符咒找到了么?”赵祛问道,现在应该是剧情刚开始的时候,如果没记错的话第一个符咒是鸡,最后也没抢过来。

“我们有消息,符咒在巴伐利亚国王的藏宝库中,只是当我们到的时候已经被一个考古学家给拿走了,现在我已经让手下去购买,想必要不了多久,第一个符咒就能拿到了。”瓦龙自信满满的说道。

在他看来,一个区区的考古学家,自己手下的精锐前去,不分分钟手到擒来?

赵祛有些无语,是谁给他的自信,不过也没在说什么,虽然那几个人确实是坑逼,但却每次都能拖住陈龙的脚步,这种神奇的属性也是赵祛继续用他们的原因。

毕竟虽然他看过剧情,但有些符咒的下落动画也没有说出来,还有就是他记得的也不是很多,所以这些人还是得留着,帮自己确定符咒的位置。

“我觉得他们需要一些帮助。”赵祛想了想说道。

话语才落下,一个个黑色的人影从地下缓缓浮现,这很显然是黑影兵团的人。

“我的手下很快就能把符咒带来。”瓦龙眉头皱起语气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赵祛只是随便一想就明白了这绿皮矮子的意思,有些无奈的说道:“只要是十二个符咒聚齐那么金鸡王的失落宝藏还是你的,其中不限制手段。”

话语刚落,一个忍者兵就从黑暗中捧着一个金色的容器出现,那个容器里满满全是红宝石,粗略估计里面的价值最低百万起。

瓦龙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脸带微笑的说道:“是么,那我就放心了。”

“去把符咒带回来。”赵祛对着旁边的黑影忍者说了一句。

瞬间那些忍者兵就像是刚刚出现的那样,缓缓的融入了地底。

这次忍者兵去的不止只有老爹古董店,还有赵祛记得的一些地方,比如港湾区水族馆里的那只乌龟壳上的兔符咒。

还有在牛战士头上的牛符咒,这些都是已经确定位置的符咒,而且只要陈龙不在,那么忍者兵前往必定可以到手。

至于其他的,赵祛仔细的思索了一下,蛇符咒在阿纳克达大瀑布旁边的山洞里,因为国语翻译问题,这集的排序是错乱的。

所以赵怯记得很清楚,而这个也可以很轻松的拿到,只需要在陈龙发现之前就好。

羊符咒在一列火车上,只是这个范围太大,还是等陈龙那边的行动比较好。

还有巧克力工厂的猪符咒,这个虽然不知道是在哪里,不过......

“瓦龙,我有个符咒的线索,猪符咒在一个巧克力工厂里,它们的巧克力上有符咒的图案,你帮我找找是哪个工厂。”赵祛直接吩咐道。

“可以。”瓦龙没有犹豫直接拿出电话开始吩咐。

他是黑手组织的老大,而黑手组织又是最大的地下组织,几乎所有国际犯罪里都有他们组织的身影。

这么庞大的势力想搜索一个工厂还是很简单的。

在安排完以后,门被推开了,逗比三人组低着头出现在了办公室里。

“符咒带来了么?”瓦龙脸带轻松的问道,毕竟又知道了一个符咒的下落,在他看来十二个符咒很快就会聚齐。

“没有,我们失败了。”拉苏低着头说道。

“那个考古学家太能打了,我们都不是对手。”周也附和道。

还没等第三个人说话,瓦龙就打断道:“你们居然说,一个人就把你们全打败了?”

瓦龙的语气很冷,三人组面面相觑,阿奋硬着头皮说道:“额....是的....不过....”

“我的三名手下带着最先进的武器,居然打不过一个区区的考古学家?”瓦龙再次打断了他们的话语,语气中的愤怒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挂在墙上的赵祛听到这话,不由的有些无语,区区考古学家?也就你瓦龙敢这么说,后期敢这么想的都被送入了地狱或者十三区了。

见到愤怒的瓦龙,阿奋弱弱的说了一句“他手里还拿着两个雨刷呢....”

瓦龙很显然没有听他们狡辩的意思,直接喊了一句:“特鲁!”

紧接着一个四百多斤的大胖子带着绝对的压迫感走了进来。

三人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进的特鲁,不由的瑟瑟发抖。

下一刻,特鲁的手一伸,瞬间三个人被抱起,随着特鲁的发力,三人不由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一副随时都要被勒死的样子。

而瓦龙则是悠闲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等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才说道:“够了。”

特鲁的手松开,三人摔到地上,在地上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但瓦龙却没有丝毫的同情,他只是淡漠的说道:“特鲁,去把符咒给我带回来。”

而后面一直看戏的赵祛却没有发声,只是一部分的黑影兵团潜入的地底,先行往老爹古董店前去。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次鸡符咒必定到手。

特鲁点点头,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往门外走去,而正躺在地上呻吟的三人见特鲁走了,又见瓦龙冷冷的盯着自己,不由的停止了呻吟,连忙站起身跟着特鲁一起往外面走。

见他们走了瓦龙开始了自己日常的工作,毕竟这么庞大的势力一天要处理的事情可不少。

赵祛见没戏看了,闭目感知着什么,圣主掌控着一副能召唤黑影兵团的面具,他想试试能不能远程操控那些黑影士兵,要是可以的话,那么后面的行动就可以大胆一点。

渐渐的一道门的形状缓缓显现了出来,那古朴的门框上龙形雕刻还是依然栩栩如生。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雕刻的龙眼上,赵祛总能从上面看到一丝杀意和怨恨。

这让赵祛生出了一个想法:这沙雕想刀我?

紧接着这个想法却被他甩出了脑海,开玩笑,区区一个沙雕而已只是装饰品,怎么可能会刀人?

但突然那古朴的门中一道乳白色的光线射出,正中赵祛的眉心,一条条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

当赵祛消化完这些信息以后,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这沙雕真想刀我?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