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费舍尔

整个天空被阴云笼罩着,明明是正午时分,那阳光却难以穿透层层叠叠看不清尽头的云层,直把整个不干净的云朵衬托成为接近于死寂的苍凉。

下方的土地是一片凹凸不平,看似毫无人烟的旷野。但每当微风拂过,地面的土层便微微颤动,从中露出一片片星星点点的闪亮来,一眨一眨地看着远处一片花花绿绿的蓬松帐篷。

那一片蓬松帐篷颜色浮夸极致,五颜六色的底色上悬挂着一串一缕的闪亮华彩,正衬托着帐篷上用西大陆语印刷的文字。

“科泻宁马戏团”。

这是一个在各个国家之间到处游走表演的马戏团,大抵表演的内容也与传统所知的那些无所不同。帐篷之间,各种珍奇的动物,被马戏团的人员牵着走动;不少演员画着花花绿绿的浓妆,梳理着额头上蓬松的假发、

“科林团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可以接着往布莱恩城出发了。”

马戏团门口,一个小丑打扮的员工对着眼前拿着一杯咖啡,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如此说道。那男子头发蓬松而杂乱,胡子很久没有梳理,满肚子的肥肉无法被西装遮掩住,把一身男士西装弄得像是铁桶一样难看。

“啊..既然收拾好了就准备一下吧..嗯,再等等买主,再不来我们今晚就出发。”

“好的,这就去告诉他们。”

小丑跑回了帐篷之间,被称作“科林”的男人摩擦了一下鼻子。布莱恩旷野的风如同刀子一样,又冷又硬,即使是对于他们这种常年在国度之间穿行的人来说都不太能够忍受。

还是最繁华的圣纳黎最合适人居住。

中年男人喝着咖啡,如此想着。

那里有着最完备的教育体系与医疗系统,人类文明的光辉存在于那里城镇的每一块石砖里,像他们这样漂泊奔波的人,只是进入城中就会被那样安逸美好的气氛感染,恨不得跪地亲吻那干净得不成样子的地砖。

而不是在这里做着买卖,买家还放了自己鸽子,迟迟不肯到来。

科林瞥了一眼四周泥土下方那些星星点点亮起的眼睛,却见下一瞬,那些如同小灵精一样的生物全部缩回了地底。

他瞳孔微微一缩,似乎若有所感地看向无边的旷野远处,一声声渐强的马蹄声如同雷鸣一样击碎这片田野的安静。在没有道路的田野上,一点小小的黑点伴随着那样的马蹄向着马戏团的方向靠近着。

“来了吗...”

科林肥胖的..额,中巴撅起一点,把杯中的最后一点咖啡喝完,回身把杯子交给马戏团员,搓了搓手,理了理自己那肥胖到极致的仪容,然后带着一点客套的笑容站在马戏团门口,等待着远处客人的到来。

两匹黑色骏马拉扯着身后的马车,以极快的速度接近着马戏团。等待靠近了一些,科林才看见那坐在马车前,拉着缰绳的男人。

那男人一身典雅合身的圣纳黎西装,手上的白色手套轻轻攥着缰绳,黑色的绅士帽下是一个年轻英俊而富有男人味的外表,只是毫无温度的表情让他的距离渐远,镀上了一层冷峻。

“嘶!”

距离渐近,那男人看似轻拉一下缰绳,前方两匹黑色的骏马却好像受到了巨力阻挠,嘶吼一声头部微微扬起,在马戏团的不远处顿下发热的马蹄,喘着粗气地停下。

科林赶忙从刚才对于男人外貌打量的停滞中苏醒,心中暗道不好,面上却挂上和善的笑容,挫着手往马车的方向走去。

“大驾远临,欢迎来到科泻宁马戏团,我是这家马戏团的团长,科林,你好你好...”

那男人从身侧拿下一根伴身的手杖,从马车侧面下了车,皮鞋落在了布莱恩旷野的泥土上,把土壤下方好奇地想要打量上方情况的土地小灵精踩入地面。下方的土壤跃动几下,拱起一小道波浪朝着远处挪动,想必是那些小灵精跑走了。

那男人表情很淡,把头上的帽子摘下,对着科林道,

“你好,科林团长,我是费舍尔,是来完成之前预订好的订单的。”

科林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眉头猛跳一下,紧接着他才搓了搓手,有些犹豫地赔笑道,

“唔...我记得和我完成交易的应该是斐洛恩城的奥恩才对,不是您这样得体的绅士...还是说,您只是来这里看我们的表演,那很遗憾,只能等到布莱恩城我们才能...哦!”

科林的话语还没说完,眼前的费舍尔就轻点了一下手杖,带起了一点淡淡笑意地,接着强调道,

“是订单,不是表演,科林先生。”

“...额,那个,我们是有原则的,原则上来说,既然订单已经确定,那我们...”

“原则?”

一身黑色的费舍尔用手杖轻点了一下马车的侧面,一道小小的暗门应声而开,从中滚出一个沾着血腥味的袋子。按照长度看来,刚好等于一个成年男子,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装下科林这样肥胖的人。

随着滚动,那袋子刚好落到了科林的脚边,袋口微微张开,露出袋子里满是腥气与惊恐的男人面容,不是原本的买家奥恩还能是谁。

科林赶忙紧闭肥胖的嘴巴,生怕下方血液的味道涌进自己的体内,污染自己的身体。他颤颤巍巍地挪动自己的眼珠子,只见那个绅士的男人反握手杖,又从同样的暗门中抽出一袋叮当作响的袋子,只不过这次里面装着的全部都是圣纳黎金币。

这个数量,比当初交易约定的金币还要更多。

“啊....啊!对的!原则!”科林吞了一口唾沫,猛地一拍手,义正言辞地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最讲就的就是原则了。既然约好了是和费舍尔先生做交易,那当然不会再把交易让给别人...哈哈哈..哈哈,您说是吧?”

“科林先生是一个幽默的人。”

费舍尔依旧握着手杖,眼神带笑地看着眼前的胖男人。在他平淡的视线里,科林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地上装着金币的袋子,打开看来,确认满满当当地全部都是正品金币之后,他忽略了还在地面上被袋子装着的奥恩。

正如他所说,他的确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这个原则以金币为尺,方向是他的内心。

费舍尔将帽子戴上,没管他的举动,只是开口,

“让我看看货物吧。”

“没问题没问题,费舍尔先生,这边请这边请...”

科林将那一大袋金币往自己的衣服内兜放去,那肥胖的身躯也被他用力塞入的动作弄得变形,可让人讶然的是,在他那看起来吃力的猛塞之下,一大袋金币居然真的塞入了他的衣服内兜之内,或者更具体的说,是衣兜内部的肥肉里。

他似乎更胖了一些,甚至还打了一个饱嗝。

“这是哪个国家的魔法?”

费舍尔饶有兴趣地问道。

注意到费舍尔的视线传来,他尴尬地笑了一下,解释道,

“一点点魔术戏法罢了,比不得真正的魔法...”

费舍尔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即使是真正的魔法,也大概是这种人的不传之秘,没有必要知根问底,又不是他的目标,只要能顺利将这次的目标拿到手,科林就与他无碍。

“有客人到了,准备接客!!”

在前的科林猛然大喊一声,轻拍了一下手掌。

随着声音落下,身后的帐篷便如同活过来了一样,张开了如同口器一样的遮掩幕布,将里面众多演员、蒸汽机还有奇珍异兽给显露出来。

在其中,小小的大象如同老鼠一样在演员的手中跳动,虚幻的蒸汽火车上还有许多看不清真切身影的鬼魂在吱呀乱叫,一个女演员猛吸一口气之后,向着天空吐出无穷的火焰,而后,那火焰之中又钻出一个人影来,落在地面上。

“他们都在排练...特别是那些鬼魂,还没撒现形粉,所以看不清楚,那东西太贵,不是正式演出都不太敢用。”

科林一边带着费舍尔往里面走,一边为费舍尔介绍他们马戏团之中的招牌节目。

灵渡火车,火车头还是花大价钱用灵体模仿真正的蒸汽火车打造的。缩小术,用魔法将巨大的生物缩小,配合表演。火灵精,那个火中人影就是成年的火灵精,和外面地面下面的土灵精是一类生物。

费舍尔目光落在那些演员衣物深处亮起的深紫色纹章处,随后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

奴隶印章,只要被刻上印章,奴隶的生死行为都会完全为印章拥有者所操控,所以,这个马戏团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奴隶。

主人就是身旁这个胖子,科林团长。

“这些人都是奴隶。”

“啊,哈哈,您也知道的..那个,成本问题。”科林有些窘迫地搓了搓手,“自从那帮议会佬通过了舍恩议章之后,城里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返回目录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