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龙人种

费舍尔顺着科林拉开的帐篷一角朝内看去,隐藏在阴暗之中堆叠的笼子里,一双双被外面交谈声吸引的双眸抬起,明亮的,稍暗的,带着恨意的,全部朝向门口方向。

他拄着手杖,拉高一些帽沿,走在了科林前面,

“不必了,带我去看看。”

“没问题没问题,这边请。”科林侧着手,跟着费舍尔进入了小小的帐篷里。

费舍尔刚刚进来,身侧的笼子里就发出了猫咪炸毛一样的低吼声,他侧目看去,一位猫人种的孩子蜷缩在笼子角落,眼瞳基本竖成一根线,警惕地看着进入这里的费舍尔,尤其是看向他手里的手杖。

可等费舍尔那平静的眼神看去时,他又像是受到惊吓一样低下头,只是低低嘶吼着。

“你这该死的!”

科林见状,狠狠地走向前去猛踢了一下那装着猫人种的铁笼,巨大的冲击让猫人一下子撞到了笼子边缘,那拴着他脖颈的链子亮起光彩,奴隶纹章也同时亮起,让那只猫人发出痛苦的嚎叫。

可嚎叫仅仅持续了几秒便停顿下来,再看时,那孩子似乎已经失去知觉了。

“抱歉抱歉,让费舍尔先生受惊了。”科林走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似乎刚才踢踹笼子的动作很费力一样,“这些家伙可不懂人类的语言,调教起来很麻烦...请往这边走,龙人在这里。”

费舍尔盯着那笼子里没有声响的猫人,沉默了一两秒之后才移开目光,跟随着科林往这个帐篷的更深处走去。

帐篷内笼子的摆放次序是有讲究的,越是贵重珍惜的亚人就放的越里面。

像外面摆放的就是猫人、犬人和狼人一类荒野之中数量还算可观的亚人种,往里面走,费舍尔通过荧光居然发现了一只带着白色羽毛的雄性苍鸟种亚人,只可惜,他的状态奄奄一息,看起来活不了多久了。

这些比能工作的奴隶还要低级,连基本的权利都没有的生物,是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亚人种们。

自从那散发着人类文明光辉的烟囱与蒸汽机械被人类构造而出之后,他们被各种各样的利益驱使着掠夺世界的一切,用以产生更多的价值。地理的距离被拉进,生产的能力与日俱增,人类的世界欣欣向荣蓬勃发展....

可谁又能知道未来的一切都将毁在这些如今看起来低下的生物手里。

房顶的荧光闪烁,科林也在某一处笼子处前停下了脚步,他拍了拍手,帐篷顶的荧光灯如同活过来一样落下,刚好落在前面的笼子处,照亮了笼子里的情形。

费舍尔的目光投去,只见那不大不小的笼子正中,先被荧光照亮的,是那赤红色,如血一样暗沉的红发。紧接着,费舍尔看见了那类似于人类的手臂表面,薄薄地附着着一层形状清晰的鳞片,一条纤细的尾巴轻轻包裹住她蜷缩起来的双腿。

原来那里坐着一位少女,穿着不知道穿了多久,满是污垢的亚麻短衣。四肢末端并非如人类,而是类似于龙类一样的利爪。眼神不自然地亮起绿色的光华,眼皮张开后眼睑又再开,这才显露她那如同祖母绿宝石一样的眼瞳。

这是一只年轻的,赤发,红鳞,长尾的龙人种,如果没错的话,就是这次费舍尔要找的目标。

费舍尔打量的目光和她那祖母绿一样的双瞳对视,下一刻,金色的瞳孔尖尖竖起,明明面无表情,却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眼前的生物撕碎一样。

“这就是我们废了好大心思抓到了宝贝,当时伤了我们很多奴隶。”科林有些咬牙切齿,又伸出脚踹了踹装着眼前龙人的笼子,只不过与猫人不同的是,里面的龙人女孩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地盯着外面的人。

“不过,她们的确是宝贝...她们的血液可以提炼‘龙血’,嘿嘿...那可是好东西,特别是您这样英俊的绅士,最需要这种东西了。啊啊,还有龙鳞也是,摘下来可是能做不少事情,我听说施瓦利那边的贵族就喜欢用他们的鳞片做热垫,一到冬天,那可真是...嘿..”

说着说着,他像是看宝贝一样看向里面少女的鳞片。

龙人的鳞片就算取下也能长热,因为它们可以吸取太阳光的能量,这样的热垫是那些贵族与商人们喜爱的生活用品,尤其是在冬天。

而龙血也不是真龙的血液,这个世界没有真龙。所谓龙血,只是这些龙人亚人血液的提纯物,人类服用之后能够起到壮阳健体的功效,是一种名贵的药材。

费舍尔又抬头看向了周围的几个笼子,里面同样装着雌性的亚龙人,两只白色的,一只蓝色的还有一只黄色的。

“好,我要了...”

“三件事。”费舍尔点了点头,对着科林竖起了三根手指,“第一,奴隶印章给我;第二,让她们洗个澡;第三,五件全新的亚麻短衫。”

“没问题没问题。”

科林肥手一挥,几只装着龙人的笼子便轻轻移动起来,仔细看去,只见那沉重的铁笼下,好几十个侏儒一样的甲虫滚着,变成一个移动的轨道,把那几个大笼子运送出去。

里面的味道实在太大,费舍尔最后看了一眼里面的场景便走了出去,在马戏团门口处自己的马车那里等待。

这里是临近布莱恩城的旷野,如果要回到可以到达圣纳黎的港口卡尔港,还有一段长达一个月的路程。南大陆可没有西大陆那样完善的铁路系统和基础设施,这里有的只有大片的旷野和怪物。

当然,对于西大陆那些要钱不要命的家伙来说,这里遍地都是没有被开采的黄金。

“费舍尔先生,好了好了...”

科林拎着一卷深棕色的皮卷,屁颠屁颠地从马戏团内慢跑而来。肥肉随着他的动作上下翻飞,汗水如同雨点一样落下。

他的身后,几位穿着侍女服饰的女性牵着栓住几位龙人的铁链,跟着科林走出来。

此时此刻,从那昏暗的帐篷之中走出来,费舍尔才完全看清那些龙人的全貌。

雌性龙人的身材并不高大,可那是对比两米左右的雄性而言的,可即使是如此,她们也普遍有着一米七几的身高。尤其是那红色的龙人,对比其他的龙人更是高出一个头。一条长长的龙尾垂在她们的身后,因为身高的缘故没有落到地面。

身后几位龙人的眼神一片死寂,只有为首的那只红色龙人眼神平静,可那如同碧绿色湖泊一样的眼眸深处,不知道暗藏着什么样的波动。

“我已经吩咐侍女,保证把这些龙人每一片鳞片夹缝里的污垢都冲洗干净了。这是契约纹章书,请把您的手掌放在上面。”

费舍尔依言照做,将手放置在那棕色的皮卷上后,一道道紫色的光华便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蔓延,直至两三秒后,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声声淡淡的心跳声出现在他的耳畔,而那些声音却恍若实质一般,只要他想,随时就可以让它们减慢加快亦或是,停止。

现在,他已经完全拥有这些龙人种了。

身后的侍女走向前来递过栓住她们的链条,费舍尔则先一步上了马车,打开马车的门扉,示意几位龙人进入马车内。侧身而过,几位龙人少女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一位位进入了马车内部。

费舍尔却没有进入其中,他轻轻阖上身后的门扉,又如同他来时一样,将伴身的手杖放在一旁,牵住了马匹的缰绳。

“告辞,科林先生。”

“慢走慢走。”

科林的满身肥肉随着他的低头颤颤巍巍,等待他再次艰难抬头之时,那辆黑色的马车又如同雷霆一般向着布莱恩荒野的另外一头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等待那辆马车慢慢消失在他视野之中时,他才喃喃自语起来,

“不得了不得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不行,得赶快启程...”

他慢慢走回了那被帐篷帷幕遮拦的地方,那肥胖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只能听见那几声拍手的脆响。随着那几声脆响之后,整个马戏团的灯光、音乐全部都活跃起来,好像活过来一样,那白色的帷幕越转越快,越转越急,直到把整个马戏团全部都包裹起来,而后又变得越来越小,可那些音乐却越来越大。

“科泻宁!科泻宁!科泻宁!”

歌颂的声音高涨,整个马戏团却变得如同一个篮球一样,在下一秒,那白色的篮球瞬间消失,连带着那高昂的音乐也戛然而止,只留下一具装着尸体的麻袋,还有地面那亘古不变一直探出眼睛的土灵精们。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