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对人

门扉重新打开,拉法埃尔揉了揉自己那微微发红的脖颈,那里,那个人类的温度依旧存在,一如他的话语一起萦绕在耳畔。

白色的被褥已经被拉尔她们全部搬入了房间,在房间门口,拉尔探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从费舍尔房间走出来的拉法埃尔。

“拉法埃尔大人...他..他打你了么?”

走入房间之后,被褥已经全部铺在了地上,她的一份是靠门的位置,拉尔坐在了她身旁的被褥上,有些担忧地看着拉法埃尔被捏得发红的脖颈,拉尔是她们之中年纪最小的,只是望见那样的情况便有些眼神发软,像是要渗出水来一样。

拉法埃尔微微一愣,还在沉思刚才和费舍尔达成的游戏条件的她一时之间无法作答,她胸口的奴隶纹章依旧存在,却只剩下了一个简易的空壳,不再会出现以往那样的控制感了。

“...”她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透露,只是轻轻拥住了眼前娇小的拉尔,“没有...不用担心了,我会带你们回家的。”

“拉法埃尔大人...”

身后的可希尔与法希尔是一对孪生的姐妹,是部落之中比较稀少的白色种龙人,原本是安排给拉法埃尔伴身的护卫与玩伴,谁知道因为拉法埃尔的疏忽一起被人类抓住了。密尔则是她们之中年纪最大的,是唯一一只成年的龙人,在部落之中已经举行过成婚典礼,选择了适尾伴侣,如今被抓来也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她的亲人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过错,是绝对不至于让她们离开生存的家乡的。

“扣扣...”

就在拉法埃尔抱住怀中的拉尔时,身后的门框被轻轻扣响,是费舍尔出现在了门口。除了拉法埃尔和被她抱住的拉尔,其他人全部都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出来吃饭。”

说完这简单的一句话过后,他便消失在了门口。

房间之内的龙人互相对视一眼,却只有拉尔的肚皮轻响作答。

“拉法埃尔大人,我好饿...”

拉尔可怜兮兮的声音在怀里响起,拉法埃尔环顾四周,却也见周围的同伴也在看向自己。

“走吧。”

走出房间,车厢里面已经没有了费舍尔的身影,往向上的阶梯望去,那里的门扉打开着,露出了外面已经接近暗沉的天空。

拉法埃尔带头向着外面走去,夜晚新鲜的风打在了她的鳞片上,她刚刚走出车厢就想起了和那个人类订下的游戏规则,也就是在车厢外面就可以刺杀他了。

只要杀死他就会赢得游戏,获得自由。

她碧绿色的眼睛微微亮起,下意识找寻起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却见那人立在河边,拎着一根奇怪的长条木棍,张望着河对岸的旷野。远处已经陷入黑暗的原野里,几只微微亮起的眼睛打量着这边。

费舍尔举起手中的“长条棍子”对准远处,拉法埃尔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尾巴微微扬起一点,就只听见下一秒,他手中的棍子发出了一声巨响,

“砰!”

“吼!!”

费舍尔看着远处栽倒在地面的一只倒霉野狼,其身边的野狼纷纷被吓得四散逃开,所以那有些恐怖的吼声不是它们发出来的。

他收起火枪,回头看向那瞳孔完全缩成一条细线的赤红色龙人,只见她的鳞片微微立起,从中渗出许多许多发热的蒸汽来,她伏在地上,警惕地看着那拎着枪的男人,似乎生怕他对着自己开枪一样。

而其他的龙人全部都躲在了车厢的背后,只露出那有些恐惧的眸子。

原来如此。

费舍尔瞥了拉法埃尔一眼,不动声色地收回火枪。

“你们会生火吗?”

“....吼。”

拉法埃尔的腿爪微微颤抖着,嘴里依旧带着一点点嘶吼,如同受惊的野兽一样。

“不会的话,就去把那头狼捡回来,如果晚上不想挨饿的话就动作快点。”

他拎着枪,把那恐怖的杀器放在了自己的背后,略过那伏在地上保持战斗状态的拉法埃尔,径直走向车厢侧面,把躲在那里的龙人们推开。

“让一下。”

这里的暗门里放着便携火堆,可以用魔法生火,不知道还能用几次,上次用的时候法阵已经很淡了。

魔法的东西就是这样,构筑法阵时间很久,很不耐用,价格还很贵,也怪不得圣纳黎的那些家伙天天研究蒸汽机了。

“那...那是什么东西?有声音的...那个...”

正在架设火堆的费舍尔突然听见了一声软软糯糯的细微声响,还以为是地里的土灵精发出来的叽叽喳喳声,回头看去,没想到居然是那只最小的蓝龙人在和自己说话。

是叫...拉尔对吧?

只见她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自己背上背着的火枪,心有余悸地看着那冒烟的枪口,似乎那击中野狼的子弹打中了她一样,让她感同身受地摸了摸自己的鳞片,以确认那里没有渗出血来。

“这个?”

“..嗯。”

“是枪。”

费舍尔一边回复她一边激活那已经快要消失的魔法阵,甚至没有回头看向她。

“是魔法造的吗?”

“不是,人造的。”

“是用来...对付我们的吗?”

不清楚她指的到底是亚人种还是龙人种,不过显然这个猜测并不准确,人类文明的光辉下永远藏着数不清的腌臜,于是他摇了摇头,

“不是,是用来对付人类的。”

拉尔张了张嘴,大脑的思考仿佛一个大锅,还在熬煮刚才对话的味道。

“拉尔!”

身后的密尔只是一两秒没看住,就发现拉尔正在和那个危险的人类对话,而且那个人类忽然举枪站了起来,吓得她立刻飞奔朝着拉尔前去想要用身体护住她,却见那个人类对着河岸的另一头放了一枪。

“砰!”

远处的泥土被一枪炸起,在那之后传来一阵惊慌的呼喊声,

“该死,拉尼亚被击中了!”

“快点走,那个混蛋不好惹!”

“摁着他的胸口,他在流血!”

黑暗里,那边一阵骚乱,隐隐约约传来争吵声,还响起了一两声胡乱的枪响,就像是为了掩护自己人撤退而胡乱放的火力。

拉尔和赶来的密尔她们呆呆地看着河对岸那头逐渐消失在黑暗里的人影,不由得张了张嘴巴,看向那面无表情又开始摆弄地面火堆的人类男性。

南大陆全都是黄金,吸引了多少西大陆的探索者前来开拓这些珍惜的宝藏。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亡命之徒,费舍尔来之前就听说议会想要将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流放到南大陆旁边的某个岛屿去,理由是可以省下许多建设与维护监狱的开销。

总之,南大陆鱼龙混杂,导致不少人永远留在了这里回不去西大陆了。

刚才那些匪人大概是被枪响与马蹄声吸引过来的,提升了身体素质的费舍尔敏锐地听见了他们细微的交谈声。

前一次亚人的研究成果为他带来了不少好处,就比如现在这副强健到极点的身体素质与观察力,还有驱动魔法的能力。

“拉尔!”

拉法埃尔也扛着野狼跑了回来,见到拉尔还平安无事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费舍尔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指了指身下已经亮起的火堆,

“晚上有研究要做,先吃饭。”

其他人不明白费舍尔话语的意思,只有拉法埃尔嘴唇微微绷紧,死死盯着眼前男人的身影。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