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狂蓝症

“狂蓝症?”

费舍尔咀嚼了一下这个用纳黎语念起来极其生涩的词语,有些疑惑地开口。

“对。”克肯先咬了一块牛排,然后把那块牛排飞快咽下之后才接着说道,“您曾经见到过一个人发狂,变得像是一个简单的野兽一样吗?”

“你是说,像某种精神病症那样的情况。”

克肯却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可怕的画面浮现在了眼前,让他颇为心有余悸,

“如果再加上整个人的眼睛、鼻孔和耳朵全部渗出蓝色的液体呢?一边发狂着,一边把他那沾满蓝色液体的嘴巴凑过来想要撕咬你的肌肉...就好像我们有多好吃一样...”

费舍尔的脑海里闪过无数在医学典籍上记载过的病症,但最后竟无一能够与其对应。他漫长的学习生涯里,西大陆从来不曾出现过这样的病症。

听起来不像是纯粹的精神疾病,那些蓝色的液体该怎么解释呢?是中毒了,还是被其他什么东西感染了?

他很快来了兴致,擦了擦嘴巴之后对着克肯说道,

“很有趣...详细说一说是怎么回事,样本多少,现在他们的情况呢?”

“嗯,我想想...”

如果克肯知道要谈正事的话便绝对不会喝这么多的酒,酒精好像粘着剂一样让他的思维变得迟缓,回想事情的细节就像是拧生锈的发条一样难受。

但话又说回来,正是喝酒让他想起了这一茬事情,不然他是断不可能为这轻松愉快的叙旧添上这麻烦的一笔的。

不过好在费舍尔很有耐心,待他思考的时候他正好有时间观察一下那个心不在焉的拉法埃尔。

原来是克肯的两位夫人饶有兴趣地在看她,看得她不太自然地又调整一下坐姿。可惜她吃饭的样子实在是太浮夸了,现在再装模作样显然已经晚了。

过了好几秒,克肯才接上话题。

“是这样的,大概一两个月之前,我们这里才接收第一例这样的患者,还是城里的医生向我报告的..她怀疑这是某种新的传染病,所以过来询问我的意见。”

“所以,在报告之后有人被传染过了吗?”

听了费舍尔的疑问,克肯摇了摇头,

“没有,我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将第一例病人暂时隔离在牢房里,连同和他接触过的医生和护士都一起隔离了。但一个月过去了他们没有任何感染的现象,我只好把那些医生护士给放出去。倒是城外面不断送来新的病例,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几例了,全部被我关在城里的牢房里。”

费舍尔捏了捏手指,脑子里不断思考着可能产生这样症状的疾病,但能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的疾病太少,尤其是七窍流出蓝色液体这一项。

“有趣..带我去牢房看看吧,或许能有一些新的发现也说不定。”

“您有兴趣吗?这太好了,不如现在就启程怎么样?朵拉,你去安排一下车子,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

得到费舍尔的肯定,克肯颇为兴奋。待朵拉离开去安排马车的时候,费舍尔也大概和拉法埃尔提了一会去牢房里看看那奇特病症的事情。

费舍尔想到这个病症只出现在南大陆,会不会是南大陆某种特有事物引起的病症,于是便顺带问了拉法埃尔一下。

得知要走,她当然是一万个愿意的,那两个女人类看得她鳞片都要立起来了,再不走她屁股也快僵得像一块铁了。

听到费舍尔描述的病症,她却撇了撇嘴巴答道,

“龙人很少生病,你们人类的疾病我怎么会知道?”

费舍尔没理会她有些发冲的语气,因为本来他也不指望从拉法埃尔那里得到什么可靠的答案就是了。

在大门口等待了一下去舆洗室的克肯,费舍尔正好通过手杖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马车有没有人靠近。

看到手杖中间的一处紫色条纹没有亮起与缺损后他才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从内部外部都没有人触碰马车的保护纹章。

如果说马车是他第一宝贵的东西,那这根手杖就是他第二重要的东西了。上面镌刻了很多现成的魔法纹章,各种类型与效果的都有。

这个世界的魔法师并不能像是小说与神话传说的那些人一样瞬发,只需要喊几句咒语就能触发那么神奇的效果。毕竟魔法的本质是通过魔力回路引动世界的【回响】,而越是强大的【回响】需要的魔力回路就越复杂。

这种程度的魔力回路不是一瞬之间就能完成的,现实的魔法师大都是将自身的魔法镌刻在某处以备使用的。如果遇到危险或者其他情况,他们就像使用一次性道具一样将魔法回路释放出来。

“魔法不是幸运的奇迹,而是严谨的建筑。”

这是费舍尔在大学上的第一节“魔法理论基础”课程的教授的开场白。虽然圣纳黎皇家学院处处透露着他不堪忍受的腐朽,但不得不承认里面有很多充满智慧的学者,他从那里获益良多。

而费舍尔手上的手杖上镌刻着他手里有的全部魔法回路,如果弄丢了那可是一笔巨量的损失。

大概有弄丢马车的百分之九十的肉痛程度吧。

费舍尔脑子里做着这种奇怪的比较。

“久等了,我们这就出发吧。”

“没关系。”

克肯拿过毛巾擦了擦手,紧接着又把西装外套披上,和费舍尔朝着外面走去,拉法埃尔跟在费舍尔身边,警惕地看着那微笑着对她挥手的两位夫人。

实在是奇怪的人类。

她晃了晃尾巴,这样想。

“说起来,西大陆那边可不太太平...我听说施瓦利和纳黎的摩擦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即使是南大陆都能嗅到那种火药味。隔壁的施瓦利的人最近对我们的来往都越来越少了,而且还运了好多武器过来..”

马车上,克肯絮絮叨叨地说着西大陆的事情。

费舍尔和拉法埃尔一起看向窗外,那里,他们又路过了街道边贩卖亚人奴隶的地方,只不过这次那个奴隶贩子没在吆喝,反倒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小憩休息。

“他们年年都这样。”

“不是,费舍尔先生,这次是认真的...施瓦利的新女王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南大陆的开发是一次契机,她早就不想在西大陆和纳黎,卡度玩过家家了。”

“...那也得她把国内的那些贵族玩死再说,纳黎和卡度不会让她这么顺利的。”

一边聊着这种花边的政坛新闻,他们的旅程朝着克肯所说的监狱靠近。监狱的位置离贩卖亚人奴隶的地方隔了一条街,等下马车的时候拉法埃尔还朝着那个方向看了很久,表情说不清楚的阴郁。

但她不开口,费舍尔便不主动提,他慢慢从拉法埃尔的身上收回目光,只是督促她跟上脚步,往监狱里面走。

“费舍尔先生,这边,我把他们关在了最高层,和其他的犯人隔绝开。”

这里的监狱环境很差,里面没安煤灯一类的照明物,只有值班的地方点了一盏油灯。而且南大陆的天气本就潮湿,导致这里的石壁上挂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在牢房黑暗的深处传来一声声滴滴答答的声响。

费舍尔拎着手杖和克肯往上,越往上,上面那在楼下听得隐约的“呃呃啊啊”声便愈发清晰。

那是人类的声音,只是听起来万分茫然,仿佛是无意识的野兽一样。

和下面不同,这里被克肯安排了更多的值班室,火把也插满了牢房的外部,这让走道牢房外面的费舍尔能够较为清晰地看见里面的光景。

“费舍尔先生,您看。”

依言,费舍尔透过外面的火光向内探去。只见那宽大的牢房里,行尸走肉般地或坐或躺的十几个人影低低呢喃着。不少人身上还穿着原本的衣物,只不过经过几个月的关押早就肮脏发臭了。

但他们却丝毫不觉得有异样,其中患者有男有女,全部都面容干瘦,形如枯槁一样。

“他们吃东西吗?”

“吃的,他们会无意识地摄入生肉和水,但没什么渴望,不给也不会叫,之前已经饿死过一两个了。他们只对...额,人有感觉,离得近了他们就会疯狂地扑过来。”

听起来像是圣纳黎的科幻小说家创作出来的怪物,但却真的出现在了眼前。

费舍尔站在牢房门口,距离还是有些稍远让他看不仔细,只是从黑暗里能明显看出那醒目的蓝色液体从那些人的面孔上落下,滴在牢房的地板上。

拉法埃尔的瞳孔微缩,龙人特有的眼睛让她在黑暗里依旧能看清那些人类的模样。看着那些样貌凄惨的人类,她的心里不恰当地生出快意,就像是那些人折磨的她的同胞一样。但很快她又不这样觉得了,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愚蠢。

但显然,她不会对里面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