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蕾妮

“该死的,怎么又抓了人进来,还是亚人...她们到底有没有给城主写信,我和克肯城主是朋友,他绝对会来救我的。”

拉法埃尔几位龙娘被那只名叫柯丽丽的脑魔抓住扔进了大厅之中简易的牢房里面,里面还关了三个人类,两男一女。因为有脑魔的存在,拉法埃尔能听懂这些人类的话语,让她侧目看去。

“安静点,还有十天的时间呢,再不拿酬金来交换就把你们给撕票了。”

巨大的蜘蛛西亚在外面恐吓他们道,把里面的人类吓得不轻,

“等等,不要杀我们..我..”

没理会牢房之中人类的声音,西亚顺着旁边的岩壁攀登向上,在上面的一处小小的洞穴处躺下,在旁边的另外一处洞穴里坐着脑魔。

“珐玛西呢?还在挖洞?”

“好像是去洗澡去了。”

柯丽丽把手上的一盒首饰盒给关上,而后转头看向西亚,她的脸上正涂抹着什么白色的物质,但似乎毫无经验,让她的脸苍白无比,再配合她那虚幻的身形,宛如恶鬼一样。

西亚刚才坐下就被对方这奇怪的样貌逗笑,指着她道,

“这是什么鬼东西?你好丑,哈哈哈哈!”

“....”柯丽丽张了张嘴,低头看了看镜子,面无表情道,“在人类的城市里买的东西,她们那里的女性很喜欢涂抹这些,我看过,很好看,但好像我涂得太浓了...”

西亚躺下,巨大的蛛腿在自己身下拉扯几下,从身体之中扯出一点点蛛丝来。蛛人的蛛丝十分宝贵,在他们筑巢的时候必须得使用自己攒下来的蛛丝,吃的越多越好,蛛丝才会又多又白。

只见西亚手中的蛛丝如同白玉一样,她爱不释手地打量了好久,又一点点地像是搓糯米一样,将今天体内产生的蛛丝之中的杂质排出去。

“你这家伙到底存了多少蛛丝了?”

柯丽丽瞥了一眼她身体下庞大的蜘蛛身体,开口问道。

西亚都不看她,

“你懂什么,我这些蛛丝都攒了好几年了,每天吃的东西全部都用来攒蛛丝了,等筑巢的时候一定是最漂亮最舒服的...”

“呵,筑巢吗...”

柯丽丽放下手中的化妆盒,镜子里,她虚幻的表情逐渐变淡,“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人类不会甘心一直待在城墙里的。北边的哥布林有很多部族已经被人类杀掉了,等那些大的部族被人类杀掉之后,到时候整个旷野都会是人类的,我们...”

“啧,那到时候我们就躲到山里去好了,勉为其难地让你住进我的巢穴好了。”

西亚看起来不太聪明,对于柯丽丽话语之中的担忧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反倒是一副乐观的模样,又把她那宝贵的蛛丝全部都存回那巨大的蜘蛛身体里。

柯丽丽的张了张嘴,而后才喃喃道,

“但愿如此吧...和人类接头的事情我去好了,一会我就出发,正好再去看一下人类是怎么用这东西的。”

她把手上的化妆盒放在洞穴旁边,然后看了一眼西亚,

“你们早点休息吧,等我消息。”

“好的好的,你快去吧。我去看看珐玛西那个家伙在干什么,该不会洗到一半又去挖洞去了...”

见柯丽丽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原地,西亚也从洞穴之上跳下,往洞穴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火光微微晃悠着,她那巨大的蜘蛛身影逐渐拉长直到最后完全消失看不见。

“完蛋了完蛋了,要被杀掉了...”

几个人类满脸灰败地低声呢喃着,可此时此刻拉法埃尔却已经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了,那位脑魔种亚人已经离开了。

拉法埃尔还想逞强地去到牢房旁边看看能不能靠肉体把牢房们给打开,结果光是走到那里就觉得身体疲软,鳞片疼得厉害。

密尔见状过去将她搀扶回来坐下,低声开口道,

“没关系的,费舍尔大人一定会过来的...”

拉法埃尔看了她一眼,密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微红起来,慌乱地摆手说道,

“我是说,费...费舍尔大人的马车还在这里...他..应该会过来取马车,而且,顺带..顺带把我们救走..”

“密尔姐姐,你怎么会相信那个人类!”

“就是就是。”

法希尔和可希尔指着密尔说道,让密尔的脸色更红了,

“不是,只是费舍尔和其他的人类不太一样...”

“我要告诉布尔哥哥!”

“哎哎,你不要胡说八道了,可希尔!”

布尔是密尔的适尾伴侣,也是可希尔和法希尔的哥哥。

房间里又开始吵闹起来,但总归还是属于悄声的范围内的,她们不敢太大声地说话,生怕引来之前的那只蛛人,然后让她拿着火枪在她们的胸口开个大洞。

可下一秒,密尔身旁的拉尔却大喊了起来,

“费舍尔!”

“嘘,拉尔,你小声一...哎...费舍尔大人。”

拉法埃尔像是听到了某个名字,而后猛然抬起头来,却见牢房的门口,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类男人正看着她们。

看到拉尔大喊起来,费舍尔竖起食指对着拉尔,示意她噤声。

“费舍尔,你是怎么进来的?”

“先生,先生!我们是纳黎的人,请救救我们,告诉外面的克肯城主我们的位置,等出去之后一定重金酬谢你!”

费舍尔没理会那几位眼睛发亮的人类和叽叽喳喳的拉尔,只是伸出手指点了点龙人的数量,确认一位都没有少之后,他却没有打开牢房的门,反倒是寻找起了他马车的踪迹。

看到停在洞穴旁边的马车之后,他拎着手杖离开了牢房门口。

“喂喂,先生,别走,求你了!”

看着那头也不回的费舍尔,几位人类囚徒脸色愁苦起来。

拉法埃尔靠在牢房门口,也轻轻闭上了双眼,不知道为何,对于他不先打开房门的做法她竟生出了一点不高兴来,但说来也合理,可能对于他来说自己和伙伴的重量还不如他马车的万分之一罢了。

她压下了心中的不快与难过,一言不发。

费舍尔打开了车厢门,进入了那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打开抽屉,发现自己的真皮钱包还不见了,他平淡的面容染上了黑线,握着手杖的力气都更紧了一些。

从自己的房间之中出来,他忽然看见那掉落在地上的深紫色衣裙。微微一愣,他伸手将那套衣物拿了起来,那一环一环的紫色光圈又开始运转,但在费舍尔触碰到的一瞬又完全消失。

看来魔法已经被触发过了...

费舍尔叹了一口气,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那位魔女的身影。

他重新把这件衣服挂在了更衣室的最里面,随着衣裙翻转,原来在那衣服的衣领处,用纳黎的花体字写着一行小小的文字,

“蕾妮”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