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傲慢

“我们正在马车上,正在往北边斐洛恩城走的时候,那路上,一下钻出一只那么大的蜘蛛,把我的马给打死了。”

洞穴之中,费舍尔点了一个火堆,手上握着羽毛笔不停地书写着什么,顺带和救下来的这几位人类交谈一下。

原来他们是一对夫妇,还有那个男人的姐姐,一家人过来南大陆旅游的,本来说是要去科泻宁看马戏团,但中途又决定去斐洛恩城度假,结果路过克肯城的时候被几位亚人绑了票。

“要我说,就不该把安妮送回城里,她都生病了,带上她去斐洛恩城就不会遇到这帮家伙了。”

那男人的姐姐眼角歪斜,一副刻薄的模样,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那旁边几位正在养伤的柯丽丽她们,身为人类的她瞧不起亚人,连带着费舍尔身旁的几位龙人种她都瞧不起,觉得肮脏不堪。

但毕竟那几位龙人是这位年轻英俊的绅士的奴隶,所以也还好,不理会也算了。

哎呀,这样年轻的绅士,真该问问他家住在纳黎哪里,他一定是做律师或者外科医生那样的工作,正好我的女儿也...

“别说了姐姐,安妮也服侍了我们家很久,如果不是她染上了这么可怕的疾病我才不会把她放在这里...嘴巴眼睛里冒蓝血什么的,我打赌,她一定是被恶魔诅咒了!”

想到这里,那男人打了一个寒战。

他们话语之中的关键词吸引了费舍尔的注意力,他书写的动作稍稍停顿,看向了他,

“是不是神智退化,七窍流出蓝血的病症。”

“对对对!她简直就像一个发狂的野兽,大概是几个星期前的晚上吧,在马车上突然过来咬我,差点把我的耳朵给咬下来。”

“在那之前,你们接触过什么东西吗,或者有遇见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这...”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思考了良久才摇了摇头,

“这怎么会有特殊的事情...我们是来旅游的,不敢在荒野里走很久,大都待在城里,其他待在城里的怎么不得这样的病。而且她和我们一直待在一起,如果有特殊的事情的话,我们也应该一起得病才对。”

费舍尔思考了一下,手中的羽毛笔又开始接着书写。

倒是那位夫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唏嘘起来,

“说起来,安妮得病之前才刚刚收到她女儿在纺织厂里去世的消息,本来她丈夫就死的早,真是...”

费舍尔的目光跃动一下,将他们描述的细节给记在脑海里,而后点了点头站起身子来,

“我知道了。明天早上你们就从这里离开吧,尽量在人多的地方走,南大陆不安全,下次不要被亚人或者人类给抓住了。”

“啊,多谢,请...”

那位男士还想表达一下感谢,但费舍尔已经朝着那一群龙人种的方向走远了,让他悻悻地收回了手掌。

费舍尔拿着刚才书写的纸卷走向正在休息的拉法埃尔,她虽然没什么力气但神智还算清醒,正倚在马车边上看拉尔和法希尔她们玩耍,不时也盯一下西亚和柯丽丽那几位亚人,生怕她们逃走或者偷袭之类的事情。

她在这方面的警惕性总是让人吃惊,看到费舍尔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她抿了抿嘴唇,身后的尾巴一动一动的。

总归是他救了他们,但她却无法像拉尔那样没心没肺地说一句“谢谢”,尾巴晃悠了半天她却什么都没说,最后也就作罢。

“这个,拿好。”

“...这是什么?”

拉法埃尔下意识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卷,却见上面简单地写着一些龙语写成的目录引导。

“基础词汇,一至一百一十七页”

“基础语法,一百一十八至二百一页”

“....”

费舍尔又递去一本纳黎语的基础学习书,而后才道,

“才想起来,你不会人类的语言是一件麻烦事,带你回西大陆之后我可不能随时充当你的随身翻译,所以趁着这段时间赶紧学习一下纳黎语。”

拉法埃尔看了一眼手上的书卷,而后将它们丢在了身边,脸上带起了一点生气的表情,对着费舍尔说道,

“你就这么肯定我没办法杀掉你吗?我肯定会把你杀掉离开的,而且就算没办法把你杀掉,人类的语言我也不会学习的!”

她瞥了一眼旁边的书卷,对于人类的语言既没有兴趣也瞧不上,人类侵略者的身份将他们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让人厌恶的颜色。

费舍尔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毫无温度的眸子让拉法埃尔怀疑他又要打自己,或者用同伴来威胁自己...

“拉法埃尔,在你的眼里,人类是什么样的存在?”

而出乎拉法埃尔意料的是,费舍尔只是提出了这样简单的问题,而对于这个问题,拉法埃尔的回答也十分简单,

“无耻的侵略者,歹徒,强盗,傲慢的害虫!”

那些人类,卑鄙地用火焰侵染这片土地的一切,将亚人看做是低劣的畜生,甚至都不需要理由就能夺走他们的一切,这就是人类的本性,贪婪和傲慢。

费舍尔的表情没变,只是接着看着她说道,

“我是这样的人类,却懂得费马巴哈龙廷语,并愿意在这门语言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加深对它的了解,所以现在才能面对面地与你沟通...而你却对人类的语言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傲慢是人类的原罪,看来龙人种也不能幸免不是吗?”

拉法埃尔撇过头去,但对于费舍尔的话语让她无法反驳。费舍尔拿起她手边的学习文书,重新放在了她的手里,这次她没再拒绝,也没有转过头去看费舍尔。

矛盾的内心是拉法埃尔的写照,费舍尔也不再开口,只是默默转头离去,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走去。

拉法埃尔的龙爪捏了捏手上的书籍,又是如此,在费舍尔看不见自己的时候,她才会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所以永远的,永远的,她看见的永远是费舍尔的背影。

......

......

没理会身后傲娇的拉法埃尔,他正准备叫拉尔那家伙别吵闹,是时候该睡觉了,余光却瞥见了那半个虚幻着身体的柯丽丽倚在石墙边,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

她的脚边,那只山甲种珐玛西脸色苍白地睡着了,身上经过了简单地包扎,现在已经无碍了。蛛人种西亚还没歇息,明明身体很巨大,但却一点都不敢看向费舍尔,生怕再触动什么奇怪的开关。

就连她那宝贵的蛛丝都不敢开口要回来。

“有什么事情?”

“您的名字是费舍尔对吗,我是【脑魔种】柯丽丽。”

“然后呢?”

柯丽丽笑了笑,接着道,

“没什么,只是刚才您对那位龙人种女孩的话语让我有了兴趣...关于她的成年仪式,材料大概明日之内就会被我凑齐,所以您请不必担心。”

“嗯,那就好。”

“还有一件事,如果您是要接着往西北走的话,前面可能会遇到一些不太友善的哥布林,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绕开他们比较稳妥。”

“哥布林?”

“嗯...”柯丽丽点了点头接着补充道,“他们是世代居住在洞穴里的生物,但不像山甲种们擅长挖洞,所以一般居住的现成洞穴旁边都有你们人类说的..矿物。自从人类来了之后,很多哥布林部族失去了原本的家园,所以对于人类很有进攻性。”

“虽然您很强大,但一直处理源源不断的哥布林们想必也很麻烦,所以最好还是绕路比较好...”

费舍尔看向那表情平淡的柯丽丽,斟酌了一下她提到的建议,随后点了点头,

“感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你想从我这里换回什么?”

他还以为柯丽丽提供这个情报是想要从这里拿回什么东西,比如那只蛛人的蛛丝什么的。

“虽然不是为了交换才告诉您这件事情的,但如果您把西亚的蛛丝还给她,她想必会很高兴的...”她的目光有些落寞,透明的大脑的光华也跟着暗沉下来,

“我们脑魔种因为能够使得物种之间无障碍的沟通,迫于生存很多族人充当了人类的翻译官。亚人们视我们如走狗,人类视我们如奴隶,所以我才从家园逃出来...可能您说得对,我们,原本都不该如此傲慢的才对..”

她的目光空洞,也不清楚话语之中的“我们”的具体含义,但那样的悲伤与空洞,只是一眼就能看见。

但费舍尔表情却一点不变,似乎与他毫无干系一样,默默回身的同时却将手里的那罐蛛丝丢给了那还在原地发愣的柯丽丽。

柯丽丽接过那闪烁着魔法的罐子,抬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