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双角

“拉法埃尔,拉法埃尔...”

拉法埃尔的灵魂都好像被那恐怖的温度烧成灰烬了,意识还在一片黑暗之中,她却好像看到了一个细微地光点,她急急忙忙地抓向那光点,让那光点迸射出柔和的光芒来。

下一秒,迷茫地睁开眼睛,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位穿戴着复杂装饰品的白发女性龙人,坐在床边,带着笑看着她。

那是她的母亲。

“妈...妈妈..”

她好像回到了自己正在部落之中的房间,这个被她从部落外面带回的东西铺满,她却始终不肯停留的小房间。

她是父母最小的孩子,也是最特殊的那一个,整个部落只有她一个龙人是红色的,让她总是觉得自己和其他孩子与众不同。

“啊,拉法埃尔,你好像长大了..”

那和善的龙人摸了摸她的鬓角,那里,散发着光芒的红色龙角散发着属于拉法埃尔的能量,但另外一边她的脸颊却好像被岩浆烧出了裂缝,那狂暴的魔力回路还在蠕动着,让她的脸庞有些狰狞。

只不过现在的拉法埃尔好像暂时告别了疼痛,在她母亲的温和目光下。

“但...但我好像失败了,妈妈...太疼了,其他的龙人,密尔她们成年的时候都不会这样痛..我..为什么我和其他龙人都不同?”

“啊,你呀..”

母亲笑着低头,把她金黄色的龙角靠在了拉法埃尔新长出来的赤红色龙角上,两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却依旧能感觉到对方现在的感情,感觉到对方现在的温暖,这就是龙人之间触碰角的意义。

“龙人们的灵魂都是灼热的,很热很热,就像太阳一样。他们总是为找不到回家路途的龙人们指路,也可以跟着他们回到他们的部族,成为那个部族新的一份子。”

“....我..我也是这样吗?”

“是哦,妈妈也是这样呢...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经历了漫长的旅途,而拉法埃尔的灵魂一定是这其中最耀眼的那个。你的灵魂如此优秀,又是我们的孩子,所以,不要害怕,拉法埃尔,你一定会成为那个最优秀的龙人的...”

在那如同摇篮曲的温柔声音里,拉法埃尔好像一下子融化在了她温暖的环抱里,周围的一切一直燃烧着,却再也感受不到滚烫,只剩下了温暖。

此时此刻,另外一根赤红色的龙角在母亲的信任与那温暖的怀抱之中缓慢生长而出,与那已经长成的角一样炙热,一样美丽。

疼痛逐渐远去,拉法埃尔意识也渐渐回归了身体,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轮圆而亮的月亮。

她呆呆地看着这样的美景,额上的赤红色双角修长而优美,一头红如火焰的头发在半空之中散开,如同一大片蔷薇花海一样美丽。

“哎...”

为什么,有风?为什么自己的头发扬起来了?

她愣了一秒,很快意识到自己正在下降。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那怀抱也不是假的,她僵硬地转头过去,却见那面无表情的费舍尔正环抱着赤身的自己。

“费...费舍尔?”

“......”

费舍尔没回话,因为此时此刻他也极其狼狈,上半身的西装已经被完全烧透,只剩下几块烂布搭在他那被烧的通红的身体上。

自己挂着魔法冲到她的身边帮她降低了她身周恐怖的温度,结果还没维持多久,她的角就生长完成了,而后就往下坠,也只能顺势一直抱住她了。

但正是因为这样,拉法埃尔才能瞥见他那破烂衣物下健壮身体的一些细节...

原来...

人类也如此强壮吗?

原来,刚刚那个怀抱是属于费舍尔的吗?

只是这个想法冒出的一瞬间,她那新长出的,如同铠甲一样的坚硬鳞片像是输入了正确的密码一样一层一层地解倒重新变成了平滑模样,修长的红色尾巴也完全僵硬一动不动,而后像是触电一样地抖动了几下。

“你你你!!”

“...干什么?”

这是,适尾的征兆。

在适尾伴侣面前,成年龙人坚硬的鳞甲会为之倾倒,化作柔顺平滑的模样。

只有在龙人最珍视的伴侣面前,那为了战斗而生的鳞片才会解开吧?

“唔...”

但在适尾信号完全传遍她身体之前,拉法埃尔脸色微微红润地把一只龙爪摁在了费舍尔的脸上,而后从他怀里的拉法埃尔疯狂挣扎起来,这个过程里,她明明已经生长出了那样的鳞片,费舍尔却一点硌应感和刺痛感都感觉不到。

这是为什么?

费舍尔刚刚想到这个问题,他们就已经落在了地面上,天空之中因为【重力天环】而悬浮的湖水也开始如同雨点一样落下,只不过等它们重新充盈这片湖泊估计要下很久的雨了。

拉法埃尔赶紧从费舍尔身上跳下来,连视线都不看向他地捂着身体后退了好多步,离费舍尔远了,那还没完全解倒的鳞片又重新立了起来,只不过费舍尔完全没搞清楚她成年之后这些身体反应的含义是什么,只当她是身体还疼痛而已。

“拉法埃尔大人!”

拉法埃尔侧过头去让费舍尔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接过了走过来的密尔递上的衣物套在了身上。

“拉法埃尔大人,你长出两只角哎!!”拉尔也扑了上来,被拉法埃尔抱在了怀里,她又想像之前那样磨蹭一下她的身体,却皱巴着脸说道,“鳞片...硌住拉尔了。”

“...你这个笨蛋!”

拉法埃尔拍了拍她的后背,把拉尔放了下来。

法希尔她们也过来恭喜拉法埃尔成年。

“拉法埃尔大人,您有两只角,所有龙人都没有长两只角的...”

“可能上古的龙廷里有,但都是传说而已,拉法埃尔大人绝对是唯一的一个。”

但的确,自从那两只角生长出来之后,拉法埃尔握了握手掌,之前的疲惫与无力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

她已经完全是一位龙人种的战士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想起了刚才在她快要屈服于痛感的时候感受到的怀抱,又想到了费舍尔那全身被自己烧的不剩多少上衣的身体...

拉法埃尔犹豫了一下,隔开旁边龙人伙伴的身体,寻找起了费舍尔的身影,这次,她还是想要对他开口说一次谢谢。

湖水的雨幕越来越大,很快就如同暴雨一样落下,拉法埃尔的碧色眸子只在一片雨幕里,又只看见那个人类男人半赤着身体拎着手杖越走越远的背影。

她张了张嘴,因为不确定这么远的距离他能不能听到,所以依旧没有开口。

“哇,拉法埃尔大人,你看,湖水都在天上哎...费舍尔的魔法好厉害!而且费舍尔的皮肤很红哎,他的衣服都...”

“拉尔!管好你的嘴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密尔姐姐,法希尔又凶我!”

那句本该说的“谢谢”被淹没在雨幕与伙伴们的吵闹里了,但也许是本来开口的音量本就只在她心底的缘故吧?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