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是夜

“有时候真是让人惊讶,费舍尔大人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为了一位亚人甘愿冒这样的险...”

柯丽丽看着天空那一大团在月色之下缓缓下坠的湖泊,这样震撼的景观恐怕这一生能见到的次数都十分鲜少,而旁边已经回来的费舍尔捡起了地上的那件外套,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结果因为烫伤,衣服接触到肌肤时产生的痛感还是让他吸了一口气。

“能这么不顾一切地为那位龙人种付出,您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什么吗?龙人种的部族、奴隶,还是...只是想要那个女孩的身体?”

柯丽丽面无表情地说出后面的句子,却吓得旁边的大蜘蛛西亚抱住了自己的身体,而后往后退了两步。

费舍尔点了一支烟,等了好久才模棱两可地报出一个答案来,

“呵,是为了拯救世界...”

“.....”

只是这个答案说出口来之后,他都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嘴角也微微勾起,把对面两位亚人说得一脸茫然,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而已。

到了目前为止,费舍尔已经基本确定,自己队伍之中的那个红色龙人种女孩就是预言之中的那位【赤红色的龙女王】了。

她比任何一位常规的龙人种都要特殊,至少费舍尔可不觉得有任何一位龙人成年会出现这么夸张的现象,也不会有她那样的双角。

还记得之前在西大陆寻找【不死的魔女】,结果却找到了蕾妮那个家伙,和其他【魔女】什么区别都没有,只是学魔法的速度快了很多而已,好久之后费舍尔才不得不承认他找错了对象...

但现在的问题是,既然预言之中的对象是拉法埃尔,他要怎么阻止预言发生呢?

比如,直接把她给杀掉。

就算现在拉法埃尔已经完全成年,但凭借费舍尔手杖里镌刻的一百多种魔法,杀掉她还是可以做到的...

费舍尔握住手杖的力度渐紧,就连那平淡的眸子里都染上了一层薄霜。

“费舍尔,费舍尔!”

他转头看向那被伙伴簇拥着走向湖边的美丽龙人,在她身前,那一小只的拉尔飞快跑过来想要抱他,却被他一只手指点在额头,阻止了她接着往前走,

“我身上被烧伤了,暂时不要碰我。”

“呜...那拉尔给你吹一吹好了,吹一吹就不痛了,呼~呼~”

拉尔先是有些委屈,而后又突然眼睛亮起来,双手放在嘴前,不停地向费舍尔的身体输送着冷气。

只不过效果微乎其微,甚至还让费舍尔有些痒。

费舍尔看着眼前的拉尔,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几位龙人,包括那又躲避开他视线的拉法埃尔。

可能,杀掉她也解决不了问题。

费舍尔突然这样想。

亚人和人类的问题积重难返,迟早有一天会爆发出最激烈的冲突。

自己所做的不正是将亚人们反抗的希望给摁灭,然后人类把亚人给彻底击溃,让他们的土地沦为财产,他们的生命作为垫脚石,他们的后代将永生永世作为人类的奴隶与牲畜,直到再诞生一个有强大的亚人,领导他们取得胜利。

但自己到底想要看到的是什么呢?

看到自己代表的人类像预言中赤红的龙女王那样,将亚人赶尽杀绝才好吗?

那样的话,如果亚人之中有谁获得了“人类补完手册”,那前面的预言对应的恶魔一定就是费舍尔自己吧。

费舍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杖,那里没有光芒亮起突然将拉法埃尔杀死。他只是沉默了许久,然后站起身子来拍了拍拉尔的头,

“好了,既然拉法埃尔已经成年了就好。现在回去休息,明天接着启程。”

他又看向柯丽丽她们,

“多谢你们的协助,明天我们就会告辞。”

“哪里,这是我们的赔罪...”

柯丽丽也微微向费舍尔低头,嘴角带笑。

......

......

夜晚,费舍尔的马车车厢上,龙人们的寝室里。

和费舍尔住得久了,她们已经知道了怎么开关房间里面的灯了,不过只有到她们睡着之前才会将灯光关闭。现在还会把房门给关上,反正费舍尔睡觉的时候他的房门也是关上的,不会管她们房间的情况。

“拉法埃尔大人,给我看看你的鳞片嘛,求求你了。”

“你刚刚不是看过吗?”

拉法埃尔坐在床铺上,被拉尔求得烦了这才伸出手来,让拉尔两眼放光地磨蹭了一下她美丽的鳞片。

“呜啊,拉尔之后也要像拉法埃尔大人那样,长出这样的鳞片来...哎。”拉尔却突然注意到了什么,而后突然将目光放在拉法埃尔的身前,“拉法埃尔大人的变大了。”

“拉尔!!你在乱看什么?!”

“呜啊...好痛,密尔姐,拉法埃尔大人揍我..”

拉法埃尔脸色一红,一拳揍在拉尔头上,让她捂着自己的头委屈地叫喊起来,跑到了身后密尔的怀里去。

密尔揉了揉她的头,笑道,

“谁叫你这么讨厌,在这里乱摸...成年之后都会这样的啦,这也是成熟的象征。如果在部落的话,拉法埃尔就可以参加适尾宴会了,到时候全部落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都会出现。以拉法埃尔的外貌一定会让很多男孩子适尾的...”

一提到适尾的事情,拉法埃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抖了抖,那被拉尔触碰的微红一点都没有退散反倒是越来越深。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反应,竟然会对那个人类...

“哼哼,以拉法埃尔的标准,部落里肯定没有人配得上她...”

“就是就是,你说是吧,拉法埃尔大...哎?”

法希尔和可希尔坐在拉法埃尔的身边,只是想触碰一下拉法埃尔的身体,却没想到在触碰到拉法埃尔身体的一瞬间她就像触电一样弹开,脸色通红地看着一脸茫然的法希尔。

刚刚她还..以为是费舍尔那个人类走进来了..

而后又像之前那样用他的手触碰自己的鳞片...

等等,自己怎么会这样想?

拉法埃尔的尾巴雀跃地摇动几下,脸庞的粉色渐渐深了。

“怎么了,拉法埃尔大人,怎么脸这么红?”

密尔有些担心地伸手过来,却又被拉法埃尔躲开,她赶忙伸手去把卧室里面的灯给关上,让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今天..今天有些累了,还是快点歇息吧。”

关了灯之后她便立刻盖上了被褥,一动不动地缩在了床铺上,让旁边的伙伴摸不着头脑。

“也是呢,今天拉法埃尔大人才刚刚成年,还很疲惫呢..”

拉法埃尔把脸埋在了被褥里一动不动,只觉费舍尔那个人类讨厌,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但毕竟帮了自己很多忙,对同伴也算友善。

到时候只打倒他不杀他,让他把同伴的奴隶纹章还给自己就好...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