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弱小论

费舍尔的马车跟随着前面看起来装备豪华的士兵队伍,他们的队长旁边的几位亲兵抱着那些瑟瑟发抖的哥布林孩子,被前后的士兵夹在中间保护。

他细细打量着那些士兵的穿着打扮与武器装备,不仅士兵的枪械是纳黎图奇武装公司的最新款步枪,就连军用迫击炮都有,费舍尔还在余光之中瞥见那位哈利长官佩戴的闪烁着魔法光辉的腰带。

这种装备配置,说是圣纳黎国王亲军费舍尔都信。

如果说斐洛恩城能给配军装配这种装备,那就有两个可能。要么城主斐洛恩有皇家的线,说明他背后站着位高权重的人物。

要么,他很富。

费舍尔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前几年纳黎、施瓦利与卡度达成的《南大陆保护条约》之中已经明文规定了官方不得主持进入南大陆。因为明面上三国都冠冕堂皇地对南大陆持保护态度,现在进入南大陆的这些人只是过来“扶持”本地人的友善商人。

如果斐洛恩有纳黎官方的线,这么明显的表现施瓦利和卡度不可能不知道。

费舍尔收回打量前面士兵的目光,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地看向旁边田野的拉法埃尔。

自从上来之后她就一言不发,按照费舍尔猜测倒也不是生自己的闷气。

只是,生那些人类的气。

自从上次在克肯城之后,她已经收敛了许多了,思考不再那么直线,可难免还是有幼稚的影子,例如这次。

赤红的龙女王吗?

那也是很遥远的未来了。

“我们之前约定过,在杀死我的游戏结束之前,禁止你向其他人类出手。这是最后一次纵容你这样,下次你再这样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你就这么想让我杀死你吗?这次也要算一次刺杀然后给我惩罚吗?”

拉法埃尔转过头来看费舍尔,碧色的眼瞳缩成了一条线。

“你之所以没有收到惩罚是因为我赞赏你保护其他种族孩子的勇气,但生气也是因为你依旧没有保持冷静的头脑,只会冲动行事,给我给你都带来麻烦。”

“.....我的错,我不该这样。”

她又转过头去,这次的话语小声了许多。

拉法埃尔不是蠢货,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冲动,只是内心燃起的怒火像是蒸汽机内的蒸汽一样,强推着她做出了不理智的冲动。

“和我谈谈哥布林这个种族吧,在西大陆,哥布林是恶魔的代言词,在各种故事里也不是什么好的存在。但具体来这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哥布林。”

哥布林是他们自己的种族名而非人类取的,几十年前西大陆的第一艘开拓船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见到过这种生物。随行的小说家将他们写进了自己的故事里,将他们描述为吮吸少女血液,劫掠人类的恶魔。

在西大陆他见到过很多哥布林的标本,都是人类猎回来的。

这次没很生拉法埃尔的气,所以费舍尔主动开口缓解起了气氛。

拉法埃尔没回头,只是等待了好久之后,她才平静开口说道,

“哥布林,语意为地精,只是喜好住在天然的洞穴里,都是很友善的生物。你可能不信,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纺织,他们会保养野外那些动物的皮革,会造很多工艺品。”

“这样...”

那些人类话本里可怕生物,与拉法埃尔的描述截然不同、

“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旁边萨特部族的哥布林长老送给了我一串贝壳做的项链,他说这是在石头里挖到的,古代生物的遗骸。”

“那是化石。”

费舍尔用纳黎语补充了一个名词。

“但他们...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都是...都是非常善良,非常爱好和平的种族。在这片大陆的漫长历史里从来没有掀起过争端,即使是居住在这里的人类都喜欢和他们交易。”

“我只是不明白,他们到底犯下了什么罪过,能让那么幼小的孩子都不能留下?难道人类是茹毛饮血的野兽吗?就算听不懂哥布林的语言,那样的求饶,那样的哭喊都不能让他们停手吗?”

拉法埃尔这次没再哭了,到目前为止,她的话语都很平静,只是话语之中带着疑问,仿佛希望费舍尔为她带来答案。

费舍尔点了一支烟,脑中其实有无数回答可以应对。

他可以为人类说很多好话,比如我们之中也有很多好人,很多善良的人,不全都是这样;也可以略过这个话题,让这份悲伤难过藏在她的心底。

再怎么也总比告诉他人类的真实想法要好不是吗?

因为人类根本就不在乎。

无论是哥布林亦或是其他,因为他们的弱小和原始,理所应当地就会被掠夺与侵略,夺走一切。

呵,这样不是正好培养了那个灭绝人类的龙女王吗?

费舍尔嘲讽一笑,下一刻就对拉法埃尔竖起了一根手指,

“拉法埃尔,亚人的罪过只在于弱小...”

拉法埃尔猛然回头看他,那碧绿的眼瞳缩成了一条细线,仿佛是传说之中屠城的巨龙一样恐怖。

但费舍尔却依旧面不改色,

“弱小到,人类根本就不在乎你们的生命,这样弱小的生命,即使是全力发出嘶吼也无法传达到他们的耳朵里;怜悯与恻隐是强大的选择,正因为是选择,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人类主观的选择上,这是何其愚蠢的举动。”

四周的马蹄声响动,被人类军队包围的马车上,费舍尔面不改色地对拉法埃尔说出了暴论。

她的呼吸很慢,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费舍尔。

“所以,你必须足够强大,强大到不能犯任何错误,不能冲动,不能软弱,不能犹豫,不能自傲。而不是像现在,如一个小孩一样凭意气用事,丝毫不考虑后果。”

“也只有这样,强大之后的你们,才有挣脱人类选择的余地,有反抗他们的机会...所以,努力吧,拉法埃尔。”

“你一个人类,居然在教我这些..”

拉法埃尔这样说道,而后转头去看向田野,不让费舍尔看到她现在的表情。

“这些都是浅显易懂的道理,就算我不说,在看见更多亚人死去之后,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只不过提早告诉你罢了,以免下次你因为冲动而丧命。”

“而且,以你现在的水平,打败我的可能依旧微乎其微。”

这次拉法埃尔没再嘴硬,只是强调道,

“呵,我已经在准备制定打败你的战术了,等到时候失败了你会记住今天的话的。”

“我拭目以待。”

拉法埃尔的尾巴摇了摇,等话题结束之后好久,她才往费舍尔的方向靠了一点距离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